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53章 总是爆丹怎么办?
    不,不需要——

    慕长丰紧抿双唇,使劲摇了摇头。

    他哪敢……

    花貂,醉幽舞背对着桌子,还是后心冒冷汗。

    反倒是萧逸愕然的看着冥御煌。

    慕长丰对慕容的态度是尊敬。

    但是对他的态度却完全是害怕和畏惧。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慕长丰有口难言,可怜的看着慕若求救。

    慕若低着头喝茶,假装没看到。

    有道是,该出卖的时候,还是得出卖……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慕若=_=!)

    “……”慕长丰欲哭无泪,小姐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冥御煌端起茶水,晃了晃,又不说话了。

    你说,你要是直接给人一刀,还爽快一点。

    可是他偏偏故意吊着他,不给他痛快。

    “听说,你有的女人和孩子流落在外了……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怎么,今天她也跟着一起来了吗?介绍一下吧?”

    慕长丰微怔,总算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到他耳朵里的?

    他,他可是被冤枉的啊!

    苍天可见,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少主——呃……陛下……我……冤枉啊……小姐,您快帮属下说两句话……”慕长丰快哭了。

    冥御煌眼神暗了暗,端起茶水饮了一口。

    轻声问道:“你刚才叫若儿什么?”

    “小……小……不对…是夫-人!对,夫人!”慕长丰额角渗出一层冷汗,他这是造什么孽了!

    “哼……算你改的快。本皇饶你这次。”

    冥御煌陡然甩他一道冰冷刺骨的眼神,那眼底的戾气,让人心惊肉跳。

    慕长丰吓得到退一步,连忙低下头。

    这个男人的手段他是见过的,当时送来回人界,真是差点没把他折腾死。

    那种深深的恐惧感,存在脑海,挥之不去。

    客栈客堂里吃饭的众人,早就僵住了。

    一眼扫去。

    有的菜夹到一半。

    有的端着饭在往嘴里扒。

    有的手里端着酒正在喝。

    奇形怪状,只有一点是相同的。

    所有人后背衣衫,不知不觉都湿透了。

    在那一刻,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冰寒,直窜心尖。

    等到他们缓过神之际,丢下手里的东西,奔着客栈外面逃去。

    天啊!

    今天撞鬼了,太可怕……

    “哎哎哎——你们还没有结账呢?”

    “你们这帮龟儿子!快回来把账结了——”

    掌柜站在门口,大声嚷嚷。

    奈何,吃饭的人都跑了,谁还回来啊!

    气得掌柜掐着腰,冲着慕若那边大喊。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知不知道我损失了多少钱?我今天真——”

    冥御煌眼梢微敛,指尖一弹,黑芒掠过。

    砰!

    一颗指甲大小夜明珠,镶进门框内。

    “这个够补偿你的损失了。”

    “一个破珠——”掌柜话还没有说完,就顿住了。

    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瞪着门框里的夜明珠,好极品的夜明珠!

    “够够够……够了,你们慢用……小二,在给那桌客人多加两样菜!”掌柜喜笑颜开,身后去抠门框上的夜明珠。

    结果,根本抠不出来。

    夜明珠被死死地打进门框内了。

    最终,掌柜牺牲了这扇门,才把夜明珠取下来。

    一顿饭吃下来,异常的安静。

    全场都是低气压。

    慕长丰极为后悔走过来,吃完饭之后,直接消化不良了。

    薄奚齐拿着筷子装模作样,实际上啥也没吃,也压根不能吃!

    倒是慕若和三岁吃的倍儿香。

    冥御煌瞥了慕长丰一眼,嘴里说着不计较,心底想着等晚上要不要去中东部一趟。

    转眼看向淡定的慕若,抬手拿出一竹筒兽血,仰头饮了一口。

    淡淡的血腥味传进三人鼻尖,让三人都震了一下。

    极品兽血?!

    慕若咬牙瞪了他一眼,他这个时候拿这玩意出来,肯定是故意的!

    果不其然。

    冥御煌就好像没有看见他们似的,仰头一口一口的喝着。

    那刺鼻的诱惑,当即就让薄奚齐和小三岁暴走了。

    身上涌动,肌肤表层旋起黑色。

    “爹爹——”小三岁委屈的喊出声。

    冥御煌大方的递出一竹筒新鲜的,“乖。”

    “谢谢爹爹!”三岁咧开嘴,甜甜的,转而抱着竹筒食用起来。

    薄奚齐立马现学现用,“姐夫——”

    冥御煌白了他一眼,将手里剩下的塞进他手里。

    咕嘟——

    薄奚齐哪里会介意,仰头狂饮。

    那兽血钻进体内,顿时让他身体得到补充。

    被太阳晒后的枯燥感,立马就没了。

    冥御煌淡淡瞥了慕若一眼,傲娇的扬起下巴,轻轻“哼。”了一声。

    慕若放在桌面的手攥了攥,夹了一块肉放进碗里。

    掏出瓶毒粉,撒了上去。

    然后咯吱咯吱吃了起来。

    每一口都好像咬在冥御煌身上似得。

    幼稚的家伙,真以为她稀罕吗?

    她不稀罕行不行?!

    “小若,你撒的什么?感觉好香……”花貂直着双眼看着慕若旁边的小瓶子。

    慕若低声吐出两字,“毒药。”

    “毒药?”花貂眨了眨眼,觉得慕若肯定是在开玩笑。

    哪有人拿毒药当调味料的。

    就连萧逸,醉幽舞也都觉得慕若在说笑。

    慕长丰却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他知道,慕若说的是真话……

    突然,慕若开口问道:“幽舞,炼丹最重要的就是凝丹吗?如果总是爆丹怎么办?”

    醉幽舞有点不确定,慕若这是在问她炼丹吗?

    --你要是真不过意,过两天可以教我炼丹技巧。

    脑海里突然响起这句话,醉幽舞一下就清醒了,合着她不是说笑……

    “呃……对新手来说,能炼制出成品就已经是成功了。至于凝丹,那是决定成品吸收度和融合度最重要一步。你……爆丹的次数高吗?”醉幽舞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

    何止是高,用药鼎练出来的丹药,她就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那你使用的是什么火种?”

    慕若闻声一愣,“火种?”

    醉幽舞眨了眨眼睛,迟疑道:“你新生课没有上吗?”

    慕若突然意识到,似乎哪里搞错了,当时邪阳明给她的丹药书籍都是讲解炼丹和丹方的……

    “……灵学算吗?”

    醉幽舞额角抽搐了一下,怪不得她连火种都不知道。

    “难道你炼丹的时候白长老没有告诉你这种基本知识?”

    慕若掩唇轻咳了一声,“如果我说,他一次都没来得及指导我呢?”

    “额……”

    醉幽舞僵住了,这怎么可能?

    可是,她连火种都不知道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