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54章 一室旖旎
    就旁边的听完两人对话,都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慕若揉了揉鼻尖,不耻下问:“那,火种……是什么?”

    花貂,萧逸,慕长丰全都低下头了。

    醉幽舞面色尴尬,干笑了两声。

    这要是换一个人问,她都不会奇怪。

    偏偏是慕若问,她就觉得颠覆认知了。

    毕竟她可是曾经救活中毒至深的萧逸,她以为她对炼丹方面,至少基础知识就知道的吧?

    可是结果,显然是她想太多了。

    慕若倒是一脸平静,反正她又不是圣灵大陆的人,就算不知道也正常。

    醉幽舞缓了一口气,才一点一点解释道。

    “圣灵大陆有四种火种。地火,兽火,天火,异火。地火是最低级的火种,也就是柴火,炼制出来的丹药吸收度和融合度会很低,变卖的价值也不高。而兽火,是将兽类体内的火种占为己有。天火也是同理,异火几乎是没有的。相比之下,兽火最普片,炼出来的丹药质量也不错。成为一个炼丹师,不仅需要精神力充足,炼丹的火种也至关重要。这些……”

    这些都常识啊!大姐!

    慕若听完之后也是默勒,她是阴寒之体,火根本碰不得。

    这个炼丹还能继续学下去吗?

    醉幽舞见慕若不说话,连忙安抚,“没事,你是初学,可是直接用地火。等到有合适的兽火到时候在更换,也是一样的。”

    慕若低着头,拨了拨碗里的菜,突然没了胃口。

    原本嘚瑟的冥御煌见慕若有心事,哪里还嘚瑟的下去。

    连忙掏出一竹筒新鲜极品兽血递给慕若。

    “别担心,或许,你会开创第一个不需要火种就能炼制出丹药的呢?”

    慕若接过兽血,抬眸之际,露出皎洁的笑容。

    “我当然有信心。”说罢,抽掉塞子,仰头狂饮极品兽血。

    唔……极品兽血的味道就是好!

    这个家伙居然还藏着这么多,没事得再坑来一点。

    冥御煌见此,额角抽搐了几下。

    不过见慕若神色恢复,又缓缓吐了一口气。

    旁边的几人都无语了。

    这俩人,一个比一个幼稚!

    休闲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吃完饭后,几个人就分开活动了。

    花貂和醉幽舞终究是小姑娘,自然喜欢看热闹了。

    两人吃完饭就出门了。

    慕长丰的住宿都有弄苍穹安排,所以他并不住在这里。

    吃完饭后,便带着萧逸和几名护卫,直接进皇宫了。

    薄奚齐看了一眼慕若的冥御煌,当下自觉地抱着三岁离开。

    不能打扰人家小两口子单独相处的时间。

    二楼房间。

    终于只剩下慕若和冥御煌两人。

    冥御煌拽着慕若就要奔向床榻。

    结果被慕若一巴掌拍掉了。

    “你去休息,我研究一下炼丹的问题。”

    不可能没有火种就不行吧?

    制毒术还不是光靠尸元调制出来的……

    她的一颗心都在炼丹上。

    走到桌边,拿出白长老给她的药鼎。

    左右寻思着,什么能代替火种?

    唉,虽然灵体对她帮助很大,但是也改变不了她阴寒躯体的事实啊!

    慕若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药材,定定的看着药鼎。

    冥御煌的俊脸黑了,自从他回来之后,除了喝点肉汤,就没有吃到肉。

    他一个正常男人,不,是比正常男人还要强壮有血性的男人。

    每天看的着吃不着,那种痛苦谁能体会?

    冥御煌湛蓝的双眸转了转,身形一转,斜倚在床榻上。

    抬手解开衣带,露出胸膛强健的线条。

    “若儿~”

    磁性的低音,带着一丝蛊惑。

    慕若眉头微挑,转头望去,“你干嘛——”

    咕嘟——

    狠狠吞了吞口水。

    这家伙大白天的发什么騒……

    “若儿……过来……”冥御煌对着慕若抛了一个媚眼。

    修长的手指将解开的领口,继续往下褪,露出那完美的人鱼线。

    咔咔咔!

    慕若手掌心的药材断成几截。

    “别闹!”

    冥御煌嘴角勾起邪肆的笑,伸手一勾,将剩下的衣衫扯去。

    慕若见此,神智回归,转身就要门外跑。

    只是,她还未到门口之际,就被强行拽了回去。

    冥御煌甩手一抽,收回卷着慕若花茎,翻身将慕若压在身下。

    “投怀送抱?”

    慕若仰着头,瞪着压着自己的男人。

    真是不要脸!

    冥御煌抬手,温柔的抚了抚慕若的头发,低眉轻轻吻在她的额头上。

    “若儿,如果哪天我发生意外,不要怕。无论多艰难,我都会平安无事。”

    慕若心下一慌,双手圈住他的脖子。

    “什么意思?”

    上一次他说着话,不久之后就出事了,这一次又怎么了?

    冥御煌眼底带着揶揄,十分享受慕若的主动,还故意在她身上蹭了蹭。

    慕若身体一顿,心下恼怒。

    “好啊你,敢忽悠我——”说罢,张嘴在他脖颈咬了一口。

    咬下去之后,她愣了一下。

    她真的不是故意喝他血的,可是她尖锐的牙齿就这么出来了,直接咬进了他的动脉里。

    “唔……”冥御煌眼底闪过蓝芒,低吟了一声。

    但是这声音却让慕若觉得十分怪异。

    怎么听起来,好像是舒……舒服?

    而不是难受?

    什么鬼?!

    浓稠的血液,滑入的喉间。

    慕若松口,无辜的看着冥御煌脖颈的咬痕。

    “我,我不是故意的……”

    冥御煌看着慕若嘴角的血渍,邪邪一笑。

    伏身擒住她的双唇,将那一丝暗血吞入口中。

    两人忘情的相拥,相吻。

    半响后,才气喘吁吁停下。

    慕若身上衣衫半褪,冥御煌薄唇在慕若肩膀轻咬。

    “若儿,为夫想让你更舒服……”

    慕若“嗯?”了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脖颈就是一疼。

    “啊——”一声惊呼。

    夹杂难以言喻的欢悦。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就好像两人灵魂结合,不停在飘荡。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两人就算不是身体的结合。

    居然也能带来如此刺激的感觉……

    就在这样的时刻,冥御煌坏笑了一下,毫无预兆,直接攻入堡垒。

    没有任何预兆,他就那样袭来。

    “啊——”慕若张口,反咬在他的肩膀上。

    痛,并快乐着……

    二楼房间,一室旖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