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60章 自食恶果
    这时,有两个人,抬着轿辇走了过来。

    “太后娘娘!雷老国丈,属下把人带来了——”

    雷泰?

    雷太后和雷栋,心底一咯噔。

    人带来了?

    楼倚玥不是在这里吗?

    他带的谁来?

    两人相视一眼,暗觉不对劲。

    奈何,轿辇已经抬了过来。

    “慢着——”雷栋刚喝一声,还没有来及跑上前。

    雷泰双目无神,伸手掀开帘子,木纳道:“太后娘娘,已经找您的吩咐安排好了……”

    众人抬眸望去。

    嗬——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赤条条的两个人,一上一下,坐在轿子里。

    正在,正在激烈办事中……

    弄苍穹伸手将楼倚玥双眼遮住。

    暗道,慕若这女人,出手够狠的!

    冥御煌也快速转过慕若的身子,将她按在怀里。

    低眉见她不乐意,还低声威胁了一句。

    “再乱动,为夫就把你就地正法。”

    “……”不要脸!

    慕若撇着嘴,安静的趴在冥御煌胸膛,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你们也别看!”萧逸身后就去捂花貂和醉幽舞,“哎,你去哪?”

    “有点事。”醉幽舞摆了摆手,已经离开了。

    人群里,渐渐有人认出的轿辇里面的男女,下巴掉了一地。

    “我的天呐!那,那不是雷家的少爷和小姐?”

    “对对对,男的是雷军,女的是雷珺!”

    “嚯……这雷家心可真大,居然乱-伦……”

    雷栋气得两眼一翻,仰面倒地。

    啪!

    雷太后一掌拍在扶手上,起身颤抖着手,指着轿辇怒喝:“放肆!成何体统!”

    吱吱!呀呀!

    回应她的之后那疯狂晃动的轿辇。

    雷太后的脸色变了又变,浑身发抖。

    “把……把他们给本宫-拉-开!”

    两名护卫看了弄苍穹一眼,得到示意才走过去。

    走到轿辇下面,伸手拽了一把。

    两人懵了一下,根本拽不动。

    女上男下,坐在轿辇中,贴的严丝合缝。

    两人脸色潮红,都是双目紧闭,唇间还流出欢愉声音。

    雷太后见此,气得直哆嗦。

    “哎哟,让一让啊!”

    一道惊呼声传出,紧接着醉幽舞端着一盆冷水出现了。

    哗啦——

    一盆冷水浇在轿辇里的两人身上。

    浇完之后,赶紧丢盆走人。

    回到位置上,花貂和萧逸都僵了僵,这丫头刚才跑了就是为了去端水……

    慕若则给了她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

    只有坐在那里的慕长丰,深深感受到,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的意思了。

    轿辇里,赤条条的两人,被浇得透心凉,渐渐有了清明。

    雷珺迷迷糊糊看着眼前的雷军,“啊……大哥…你怎么样了…”

    娇媚的语气,好像被雨露润湿的感觉。

    雷珺愣了一下,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密室里。

    “妹妹你怎么样了?”雷军甩了甩头,手撑在手背,后背一挺。

    “嗯——”雷珺不受控制的低吟出声。

    下一秒魂归本体,惊恐的瞪大双眼。

    “啊!”

    雷军也是吓得不轻,连忙往后缩。

    可是两人还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时,两名护卫抓住时机,一把将坐在雷军腿上的雷珺扯掉。

    “啊——”雷珺连忙伸手捂住挺立的胸口。

    扑通!

    两名护卫直接将人丢在地上。

    雷珺转眼一看,当她看见这么多人最后,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雷太后嘴唇发乌,“把这两个孽种,拉下去斩了,本宫没有这种侄女!”

    雷栋刚刚醒来,听见自己女儿的话,要杀了自己的亲孙子,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雷军是唯一还清醒的,连滚带爬掉落在地。

    “姑妈!我是被冤枉的……都是那个死丫头,肯定是她干的……”

    雷太后听见雷军的话,一个激灵,指着他喝道。

    “放肆!来人,快把他们拉下去,简直是皇室的羞辱!幸好皇上娶得并未这等下贱货色,否则本宫有何颜面再面对弄家祖上——”

    她越说越激动,脚下一软又跌坐在椅子上。

    雷太后从始至终的表现,像足了一个关心皇上的母亲和心系弄家的好太后。

    怕是清楚这件事的就只有弄苍穹他们了。

    弄苍穹看了雷太后一眼,冷声下旨。

    “传朕的旨意,雷珺与朕有婚约,却与亲哥哥情意绵绵,简直是不将皇室放在眼里,将两人推出午门斩首。收回雷家所有兵权,念雷栋是两代老臣,特例批准他回乡颐养天年。雷家其他人,全部逐出皇都。从今往后雷家子弟不得入朝为官!”

    人群里遭到牵连的人全部脚软跪地。

    怎么也没有想到成也雷家,败也雷家。

    雷太后胸脯上起下伏,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

    之前那是明哲保身,这可是真被气倒了。

    雷家就此败落……

    “来人,送皇太后回宫,以后没有朕的手令,不得踏出半步。”

    这句话,无疑是将皇太后软禁了。

    若不是因为太后是他的亲生母亲,恐怕就不是软禁这么简单了。

    楼倚玥看着众人的下场,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如果她没有出现,会不会就不会有这么多惨剧?

    “师父——”

    弄苍穹低眉微微摇头,“玥儿,这些路是他们自己选的,与你无关。”

    话是如此,楼倚玥心底还是难免有些忧虑。

    弄苍穹知道,让她懂得这一切还是需要时间。

    没关系,他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告诉她……

    弄苍穹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喜宴上,大家都喝的畅快。

    深夜,街道上。

    花貂和醉幽舞烂醉,慕若拽着醉幽舞,萧逸拉着花貂。

    两人都喝醉了还在说话。

    “呃……我那盆水浇得是时候吧?”

    “对对,你……你学坏了……呵呵呵……”

    “我坏?你才坏……你坏……”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还对打起来。

    惹得慕若和萧逸,差点把两人丢在地上。

    冥御煌蹙着眉,满脸不乐意。

    既不想看见慕若受累,又不想接触别的女人。

    “快走!”别扭的吐出俩字,伸手揽住慕若的腰间,飞身往前移动。

    萧逸见此,连忙大喊:“哎哎——等等我……”

    --客栈,一楼客堂。

    薄奚齐抱着三岁,无语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