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两人真是见色忘儿子!

    他们去卿卿我我,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上官熠和凌萧晗见三岁杀气腾腾,都往旁边退了退,生怕再惹着他。

    这个小家伙别看人不大,但是脾气可不小!

    前方,冥御煌搂着慕若,浮空而立,十分享受这样两人的时光。

    不过,他怀里的女人,倒是有点担忧。

    “你内伤还没好,这样消耗真的没有关系吗?”

    冥御煌放在她腰间上的手紧了紧,嘴角勾起邪笑。

    “要不然,我可以给你表演一下,空中耕耘。”说话间,大掌往她屁股移了移。

    “……”得乐您嘞!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眼角余光瞥见慕若乖乖不说话,冥御煌才暗自舒了一口气。

    “对了,你身上的蛊毒印记,还有发作吗?”

    “没有。”慕若回答的果断,似乎真的没有发作过一般。

    冥御煌蓝眸微闪,意有所指,“花蕾是不是开了一点?”

    慕若不急不缓,瞥了冥御煌一眼。

    “几个月不见,你连我身上的东西形状都忘了?”

    “……”冥御煌闭嘴了,这小女人太冷静了,完全套不出话。

    慕若嘴角不经意间的勾起一弯弧度,低眉看向云层下方。

    “到了。”

    轻声一句,后面小狐便随着她缓缓落下。

    上官熠看了一旁边的月牙山,“就在这,那次就是在这里被抓的。”迈脚往前走了两步,“看,这里是上次战过的痕迹。”

    慕若鼻尖嗅了嗅,眼神一紧,转眸和冥御煌相视一眼。

    尸元的味道!

    两人同时四下看了看,迈脚朝着前面的月牙崖走去。

    “那边是悬崖,你们别过去。”凌萧晗紧张的喊道。

    慕若微微抬手,对着旁边的小狐喝道:“送他们离开。”

    “嗷呜~”小狐低吼了一声,猛地掠起。

    伏地将上官熠和凌萧晗驮在后背上,朝着来路飞去。

    “哎哎——”

    “怎么回事?”

    上官熠和凌萧晗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飞上高空了。

    两人坐在小狐后背想要往下跳,又太高。

    纵然上官熠的实力不低,这么高跳下去不死也残废。

    只得被迫,任由小狐往前飞。

    三岁迈脚往前一步,抓住慕若的手,“娘亲,怎么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

    “乖。”

    慕若甩手唤出黑桦,抱起三岁,跃身落在黑桦头顶。

    “冥御煌,我们下去看看?”

    “恩。”冥御煌飞身落在慕若身侧,低眉看着下面的浮动的尸元,眼底陷入沉思。

    吼——

    黑桦低吟一声,将冥御煌的思绪打断了。

    “黑龙?”

    淡淡的疑惑声,黑桦颤了一下。

    “是的,姑爷。”

    冥御煌眉头微挑,不吝于夸奖,“表现不错。”

    黑桦干笑两声,继续往前飞行。

    慕若一蹙眉,“你能听到他说话?”

    冥御煌耸了耸肩膀,一脸得意,“为夫能听懂各种语言,你信吗?”

    “嘁,继续吹!”

    “娘亲,快看,那是不是云离?”三岁指着崖底一处,喊出声。

    慕若转眼望去,一眼便看见穿着白衣的云离,躺在地上。

    “过去。”

    黑桦闻声,飞身而去。

    慕若翻身跃下,将躺在地上的云离抱起。

    “云离?云离?”

    云离吃力的睁开双眼,脑袋嗡嗡响,“你们……快走……”

    砰!砰!砰!

    三道炸耳的响声传出。

    无数的石头从崖上砸了下来。

    “陷阱。”冥御煌丢下两个字,甩手一挥。

    吼——

    一道金芒闪现,一条五爪金龙凭空出现,身上如同淬金一般惹眼。

    下一秒,挥动身体,将所有砸下来的大石块,甩开。

    砰啪-砰啪-砰啪——

    碎石满天乱飞。

    慕若抱着云离跳到黑桦后背上,“快走。”

    黑桦尾巴一摇,直冲天际。

    “哪里跑!”

    一道低沉嘶哑的声音传出。

    慕若和冥御煌同时一震。

    墨异候?!

    此刻,半空中出现一道黑雾。

    黑雾站在一道身影,而他,正是当初在柩辕宫被人拽进空间裂缝的墨异候!

    嗖嗖两道冷风声。

    天空乌云密布,崖地显出完成的阵法。

    黑桦的动作直接被空中阵法弹了回来。

    吼——

    黑桦骨头一阵麻木,盘旋在半空中游荡。

    “主人,这个阵法太硬。”

    慕若咬唇,心头暗自发冷,这个局一开始就是冲着她来的,幸好薄奚齐那小子没跟来!

    冥御煌沉着脸,低语道:“这是锁灵阵,一旦时间过久,我们的实力就会被封存,就连灵魂也会被锁住。”。

    说罢,飞身跃起,对着空中阵法就是一击。

    嘭!

    咔的一下,阵法竟然生出间隙。

    “若儿,你快带着三岁走!”

    冥御煌沉着脸,转身对着冲着墨异候就是一抓。

    咔嚓——

    耀眼的彼岸花凭空出现,却咬了一口空气。

    黑雾中的人,并非是本体。

    空中打破的间隙,开始修复。

    “走。”冥御煌冰冷的眼神睨了黑桦一眼。

    黑桦低吼一声,再次往空中飞去。

    吼——

    气势磅礴的吼声,传遍整个山头。

    咯咯咯!

    黑桦头出来了,尾巴却卡在了缝隙。

    阵法还在缓慢修复,黑桦的骨头受到严重的挤压。

    “吼——”黑桦凄厉的吼出声,尾巴无力下垂,“主人,您快走……”

    慕若连忙把云离和三岁放在地上,不舍的看着三岁一眼。

    毫不犹豫转身,跃至黑桦后背,甩手挥起紫芒。

    黑桦瞬间变小,掉落在地。

    “娘亲——”三岁低呼一声,咬着唇站在原地。

    慕若双手呈爪,扣住裂缝。

    手掌的力量,滋滋作响。

    咬牙往旁边一扯,“唔——”

    咯吱,两条血口出现在慕若掌心,鲜血顺着流淌下来。

    冥御煌一边抵抗各种飞石,一边抵抗那股时不时袭来的黑雾。

    当他看见慕若挣扎的模样,心都快碎了。

    “笨蛋!别进来——噗——”冥御煌紧咬牙口,吐出一口黑血。

    该死!这个锁灵阵果然对他影响太大!

    这样下去,他的肉身和灵魂恐怕很快就要分开了……

    “冥御煌——”慕若眼神一紧,着急了。

    不顾掌心抓来刺骨的疼痛,咬牙坑着劲,将所有灵力集中在手上。

    “啊——”一声低喝。

    轰隆!

    阵法一阵颤抖,松开了一点。

    就在这时,慕若借机钻进了阵法内。

    阵法内的禁锢,让她身体一个倾斜,完全无法控制,整个人面朝下,往崖底跌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