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65章 第二个劫
    慕若看了冥御煌一眼,双拳紧攥,内心极度挣扎。

    “若儿,别任性。”冥御煌咬着牙,转过脸,挡住嘴角不停流出的鲜血。

    他抽出剩余的所有力量用来打开阵法缺口。

    如果她不走,那一切都白费了……

    “你再不走,我就自废!”

    --你再不走,我就自废!

    慕若瞪着大眼,紧咬下唇,一股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

    下一秒,将体内尸元和灵力调动,朝着冥御煌打开地方急速而去。

    痛,如毒药腐蚀着冥御煌内脏和肢体。

    随着慕若就要冲出去之际,他的身体渐渐麻木。

    额角的图案淡了几分,就连脚下妖娆的花朵也枯萎了些许。

    慕若冰冷的双眼看向空中,狂风划破她的脸,鲜血乱飞。

    她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那幽深的目光直直的看进墨异候的眼底。

    墨异候骇然,有种今天不把她解决,以后绝对是他的灾难的错觉。

    他眯着眼,看了一眼云层后,嘴角勾起阴狠。

    是你自己找死!

    眼看着慕若的身体到了豁口边缘。

    墨异候扬手一甩,另一道阵法如同天网一般,撒了下来。

    慕若眼神一滞,连忙凝聚力量,双手横在头顶。

    砰!砰!

    --咔。

    这一道新的阵法威力,比之前大出一倍。

    慕若本身实力本被阵法所累,根本发挥不出来,被震得七窍流血。

    脑袋嗡的一声响,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若儿——”冥御煌双目微睁,发狂一般朝着慕若飞去。

    慕若感觉到自己在急速下降,直接甩了甩发懵的脑袋。

    猛地翻身,扭头却看见快速赶来的冥御煌。

    当她看见他衣领上的血渍后,一颗心如刀扎一般。

    掩去脸上异样的神色,双腿一翻转,悄然落地。

    “若儿,你没事吧?”冥御煌脸色青灰,将慕若紧紧搂在怀里,“都是我的错……都怪我……”

    慕若闻声,张口无言。

    心底极为酸涩。

    她不知道该怪他什么……

    该怪他瞒着自己身体的状况……

    还是怪他狠心自己承受痛苦?

    抬手拍了拍他隐隐发颤的身子,低声安抚。

    “现在不用赶我走了吧。”

    冥御煌听见这句话,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

    薄奚齐站在悬崖边,看的揪心。

    “这到底该怎么办?这个阵法能破吗?”

    薄奚齐抬头看向将崖地整个笼罩覆盖住的阵法光环。

    三岁小脸微怔,若有所思的看向天际。

    确切的说,是在看那藏在乌云后面的那个人影。

    他,居然亲自动手了!

    低眉看着掌心的两块鳞片,三岁沉吟了一下。

    “舅舅……”三岁拽住了薄奚齐一把。

    薄奚齐一脸惊慌,连忙将三岁抱起,“三岁你放心,我,我会保护你的……”

    三岁皱着眉,掐了薄奚齐肩膀一下,帮他恢复冷静。

    “你帮我一个忙……”低眉看着两块鳞片,叹了一口气,接着道:“这两道阵法都是五行阵,但是都是死阵,破不掉。”

    “破不掉?”薄奚齐满脸惊慌。

    完全没有注意到,为什么三岁会知道这些。

    “破不掉,但是可以毁。”

    “怎么毁?”

    三岁眼神闪了闪,咬唇看向天空,这一毁掉娘亲就要离开这里了。

    沉默了两秒,终究还是决定了。

    “你掩护我,我要将这两块鳞片,打进阵法中。”

    “什么?”薄奚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怀里的小孩并不是普通小孩,便又点了点头。

    “时间来不及了,快去吧。”

    三岁话音刚落,就从薄奚齐怀里离开了。

    小小的身影,走到阵法边。

    薄奚齐见此,一咬牙,飞身掠至半空。

    “老臭虫,看本小爷怎么教训你!”

    墨异候拧眉看向薄奚齐,刚才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眼下定睛一看,居然不是人类!

    “嘴贱的狗东西,本尊劝你不要乱逞强,滚开!”

    滋的一声响。

    一条黑色闪电般的流光,击向薄奚齐。

    薄奚齐沉着脸,双手结印,全身尸元大开。

    紫色的双眼闪烁着幽芒,凝结尸元,不退反攻。

    墨异候微微恼怒,“不知死活!”

    黑雾窜动,奔着薄奚齐攻击而去。

    与此同时,三岁咬唇看了冥御煌和慕若一眼。

    “娘亲……爹爹……”

    慕若和冥御煌防护听见他的呼喊一般,同时看了过去。

    “三岁……”慕若迈脚往前一步。

    冥御煌刚要迈脚,脚下微微一晃,直直往后倒去。

    “冥御煌——”慕若一把将他拽住。

    三岁面色一凌,糟糕!

    爹爹的灵魂和肉体开始分离了……

    事不宜迟,他赶紧将手中的两块鳞片按在阵法浮光上。

    嗡~

    整个阵法都颤抖了两下。

    慕若转眸看向三岁,目光落在他的掌心上,那块泛着金芒的的东西是什么?

    三岁额角渗出冷汗,成功将一块鳞片打入阵法中。

    砰!砰!砰!

    空中传出三道震耳欲聋的响声。

    薄奚齐漂浮在半空中,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

    只是一个虚体,居然实力这么强。

    眼角余光看了看三岁,深呼了几口气,秉着转移注意力的任务,对着墨异候怒吼。

    “老东西,小爷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后浪把你拍死在沙滩上!看招!”

    残影闪动,再次与那道虚影撞击在一起。

    三岁甩了甩发麻的手掌,抬眸看向半空中的那块阵法。

    想要将另一块鳞片打入,恐怕就会惊动他们。

    不管了!

    一道淡淡的白芒在三岁周身衍起。

    下一秒犹如利箭,朝着右上角的阵法掠去。

    黑云层里的某人见此,面色大惊。

    --蠢货!保护阵法。

    墨异候脑袋里响起嘶哑的声音,让他一个激灵,转头看向阵法。

    此刻,阵法已经开始闪烁,明显不平稳了。

    再一看,阵法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吓得墨异候连忙转身,冲着阵法掠去。

    “不好!”薄奚齐身体往前一倾,连忙上前阻拦墨异候。

    墨异候已经无心纠结,只想赶紧将妨碍他的人给除掉。

    可惜,还是被薄奚齐缠住脚步。

    三岁此刻已经站在所需要的位置上,另一块鳞片已经开始往里面输入。

    慕若坐在崖底,看着怀里的人,心揪在一起。

    “别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