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66章 悬崖被碎石填平
    冥御煌微睁着眼,抬手附上她的脸颊,语气极为平常。

    “别担心,从魔禁领地出来后,我就知道我的第二个劫到了。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真的……”

    慕若抿着唇,让自己保持冷静,问道:“第二个劫是什么?”

    冥御煌抬眸看向空中,轻轻道:“重生……也是从僵尸蜕变最重要的一步。”

    (煌:本皇不想重生,木子炎滚出来!《帅炎:冤枉~本大人也是为了让你们下次更好重聚啊!》)

    慕若咬着唇,压下心底慌意,极力表现出笑。

    “真的?所以,你还会回来?是不是我以后也会经历这个劫难?”

    “对……会的。”

    慕若伸手紧紧的搂住冥御煌,双眼泛红,却始终克制自己的情绪。

    “好!我等你。”

    我等你三个字,表达她心底最深的情感。

    “若儿……”冥御煌忍住颤栗,从怀里掏出一朵艳红的彼岸花,“花不枯,健在。”

    慕若看着那朵娇艳如滴血一般的彼岸花,颤着手接了过来,使劲点了点头。

    “唔……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成了!”三岁一声欢呼传出,掌心的鳞片成功打入阵法内。

    墨异候甩掉薄奚齐的纠缠,怒吼一声,“住手——”

    说时迟那时快。

    三岁收回掌心之际。

    轰隆隆——

    整个月牙山抖了好几抖,天地色变。

    整个阵法已经开始坍塌。

    冥御煌和慕若坐在崖底,直接被两道金芒击中。

    月牙山的石头,开始往崖下坠落。

    一切都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崖底已经被所有乱石填平。

    欻!欻!

    两道金芒,犹如流星一般,飞向天际,消失不见。

    “二姐——”薄奚齐双脚一软,跪在悬崖边。

    三岁眨着大眼,双拳紧攥,冷静的看向天际。

    希望,一切都能如他所愿。

    墨异候站在被填上的悬崖顶,脸上扬起猖狂的笑意。

    “哈哈哈……”

    云层后的那个人,两个却异常的难看。

    --该死!就这样让他们逃了。

    愤怒的低吼声,把墨异候吓了一跳,全身僵直不敢动弹。

    逃了?怎么可能……

    墨异候眼珠子转了转,把脑筋打在三岁他们身上。

    --上仙,我去把他们杀了!

    --不必,这个大动静只怕已经惊扰许多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原本是想将慕若转送离开,为他所用,当诱饵钓拓跋薄上钩,没想到……

    墨异候的身体微颤,对着云层惧怕的低下头。

    --赶紧滚回来!

    这句话一出,黑雾便开始往空中飞散。

    “你给我站住——”薄奚齐低吼一声,便要追上去。

    三岁连忙伸手抓住他,“舅舅……我害怕……”

    三岁带着哭音的语气,顿时让薄奚齐回了神。

    “别怕,我现在去帮二姐他们报仇!”说罢,又要往上冲。

    此刻,空中黑雾已经消散了,墨异候早已不知去向。

    三岁见此松了手,脸上哪有一丝想要哭的表现。

    转身走到黑桦身边,将它拿起,收入空间戒指中。

    正往回赶的小狐,体内与慕若牵连居然被强行掐断了。

    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难道主人……

    它连想都不敢想,赶回来的时候,现场是剩下三岁和薄奚齐,还有躺在地上的云离。

    “这……主人呢?”小狐一转身,幻化为人形。

    三岁耸了耸肩,“出了一点事情,你送我们回圣灵学院吧。”

    出了一点事情?什么事情?

    小狐有心想要追问,可是看三岁面色平静。

    又不禁思索,难道真的是一点事情?

    身形转动,再次幻为本体,落在三岁身侧。

    三岁看了薄奚齐一眼,“你去抱云离。”

    “我不抱,都是她,要不是救她,二姐他们才不会出事。”薄奚齐冷眼看向云离,还隐约带着杀气。

    三岁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这都是定数。

    就算云离不被抓,还有别人遭殃。

    她只是倒霉被选中而已。

    然而,这些他又不说得……

    “三岁!”

    三岁闻声转眼望去,居然是邪老头。

    “爷爷你怎么……”

    邪老头因为极速赶路,额角还带着一层汗渍。

    “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刚才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力量……”转眼扫视,“小若呢?”

    薄奚齐闻声,双眼泛红,指着悬崖,痛苦吼道:“二姐他们在下面,被碎石埋了……我去把他们挖出来!”

    邪老头心头一惊,“什么?”

    “去!”三岁甩手将薄奚齐的手拍下来,心塞的瞪了他一眼,“挖,挖你自个去,别误导其他人!”

    薄奚齐一愣,低眉看着三岁,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你什……什么意思?”

    三岁撇嘴,没好气的回了句,“字面意思。”

    转身对着邪老头道:“爷爷,我们快带云离回圣灵学院,她好像中毒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邪老头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见三岁这么冷静,暗想应该问题不大。

    转身走到云离的身侧,她的脸色已经发暗,好似中毒很重。

    “得赶回圣灵学院找白雄。”

    三岁狂点头,指着旁边的小狐,“我们坐它回去。”

    邪老头转头一看,微愕,“这,这是幻灵兽?”

    “嗯哪,是我娘亲的魂契兽,厉害吧?”三岁小小得意,翻身跃上小狐后背。

    “嗷呜——”小狐不满的吼出声。

    薄奚齐也跃身而起,坐在三岁身边,但是始终拉着脸,不说话。

    尤其是看见邪老头把云离带上小狐后背之后,更是扭头看向别处。

    三岁咂了砸嘴,这人怎么比他还适合这三岁的名字,真是幼稚!

    随着一行人的离开,果不其然,又引来一众隐藏的高手。

    只是,原地除了碎石,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

    圣灵学院。

    房间里。

    白长老手搭在云离的脉搏上,认真的诊脉。

    半响之后,才斟酌道:“嘶……这不像是中毒。”

    “不是中毒?”

    “没错,应该是一种药效很强的软骨散。一般情况下只有药丸才能将纯粹的药效发挥到极限,但是,炼制这个软骨散的人,炼丹技术登峰造极。即便是普通的粉末,却足以将药效发挥到极致。”

    什么意思?难道不能救?

    三岁拧着眉头,看着云离。

    鳞片的事情还没有问清楚,不能就这样断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