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68章 慕若去处
    “我怪她,跟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喜欢她啊?”

    上官熠吞了吞口水,眼神不自在的看向别处。

    “没有的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她难受而已。”

    薄奚齐深呼了一口气,白了他一眼。

    “我并没有怪她。”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他怪的是自己,对自己的没用感到生气!

    上官熠看着薄奚齐的背影,茫然的挠了挠脖子。

    这人,怎么跟慕若一样难以捉摸,但是性格倒是菱角分明。

    摇了摇头,转眸看向房间里。

    三岁和云离谈了一段时间,却都没有问出对他有用的东西。

    想来,她得到两块鳞片也是巧合。

    “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云离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也很着急。

    三岁看着云离苍白虚弱的脸色,不禁摇了摇头。

    他可不想让一个绝世大美人,就这么被自责给毁掉了。

    “娘亲的事情真的和你无关,当然,如果你非要把责任拦在你自己身上,别拽着我娘亲啊!至于舅舅他的反应,就他那别扭的性格。其实是对自己的不满,你就别再为难自己了。其实说白了,你这次被抓,还是被我们连累的。”

    云离微愕,看向三岁。

    从她醒来开始,就觉得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孩子的表现。

    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这个孩子真的不是普通小孩。

    最起码心智,完全是一个成年人。

    三岁抬手挠了挠下巴,小小的眼神掠过云离的前胸。

    眼珠子转了转,小手一伸,搂住云离脖子。

    “姐姐……你不要再自责了,娘亲知道会不高兴的。”说着话,小脸在她的胸前蹭了蹭。

    哎哟,看不出来,还挺有料的。

    云离倏地一愣,低眉看着三岁,眉头挑起。

    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额……我……”

    不等她说话,三岁已经松开她了。

    “姐姐,那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啊!”说罢,笑嘻嘻的出去了。

    “……”云离嘴巴微张,满脸错愕。

    刚刚她还觉得他心智成熟,一转眼,又变成孩子了……

    转身离开的小三岁,嘴角勾起弧度,极其邪魅。

    乍一看,与冥御煌像极了。

    离开房间后,便往邪老头住所走去,他们得尽快离开了。

    ——

    异世大陆。

    季家。

    慕若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房里的熏香带着淡淡的异味,似乎夹杂着其他的药物。

    眯着眼看着床头粉色帷幔,突然一凌。

    “冥御煌——”

    这三个字,让旁边守候的丫鬟大喊起来。

    “小姐!您醒了?”

    “快来人啊!小姐醒了!”

    “快去找老爷和夫人过来,大小姐醒啦——”

    这些惊呼声,让慕若眉头一跳。

    小姐?老爷?

    怎么回事?

    难道她又穿越了?

    思及此,倏地翻身坐起。

    “思儿!”

    “我的思儿——”

    两位中年男女,跑到了床边。

    “太好了思儿,你没事吗?你都吓死我了!”

    “思儿,你千万别多想,事情已经摆平了……”

    慕若按了按发疼的脑袋,感知了一下身体,除了尸元不在,灵力还在却好像受到了压制。

    本来的灵皇一段,却只剩下灵尊五段,整整被压住了一级三段。

    搞什么鬼!

    到了灵皇等级屁用没有!处处被压制!

    压下心中的恼怒,问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中年男人面露震惊。

    “思儿,你,你怎么了?这里是凤城季家。我是你爹爹季磊啊,她是你娘邢静婉,你,你是我们的女儿,季无思啊!”

    慕若唇瓣紧抿,微微蹙眉。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血玉,还有空间戒指。

    十分确定,她的身体还是自己的。

    所以她并没有再次穿越,更不是季无思。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季磊闻声,连忙对着门口喝道:“这……快去请大夫过来!”

    “思儿……”邢静婉直接往旁边倒了下去。

    “静婉!”季磊连忙接住她,面色着急,额角满是汗渍,“这,这究竟叫什么事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慕若坐在床边,快而精准的整理自己的思绪。

    如果面前的两人不是在演戏,那是哪里出了问题。

    等等!

    她的脸……

    慕若迈脚下地,快步朝着房间里的梳妆台走去。

    她站在镜子前面,暮然瞪大双眼。

    入眼,虽然是一张美艳的脸蛋。

    但是,这却不是她的脸!

    双手附在脸颊,使劲搓了搓。

    掌心略动,一瓶药水出现。

    她将药水倒在脸上,皮肤都被她搓红了,还是没有任何异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

    慕若跌坐在凳子上,有点无法理解。

    她是免疫体,到底是什么药性能将她的容貌改变?

    季磊看着慕若莫名其妙的动作,一颗心凉了半截。

    天要亡他季家,眼看着挽回的婚期将近,他家思儿却疯了……

    旁边的丫鬟们面面相觑,低着头窃窃私语。

    没过多久,大夫就来了。

    季磊怀里的邢静婉已经缓过劲了,看着慕若的样子,满脸心痛。

    “大夫,您可千万要救救我女儿……”

    林大夫是一个小老头,闻声点头,拎着药箱走向慕若。

    “季小姐,老夫需要要给你把脉……”

    慕若转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仅仅是一眼,就将林大夫吓的往后倒退一步。

    “本小姐没病,滚。”

    林大夫脚下仓促,对着季磊和邢静婉拱腰。

    “你家女儿的病,老夫治不了……”

    说罢,转身脚下生风,快速走了。

    季磊和邢静婉错愕的张嘴,看向慕若。

    “我的思儿……”邢静婉抬手捂嘴,就要哭泣。

    慕若轻呼了一口气,起身看向季磊和邢静婉。

    “我……我只是脑袋混沌记不清了……”说罢,甩了甩头,似乎很痛苦。

    她只记得在悬崖崩塌的时候,两束金光袭来,其他就不知道了。

    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也不能乱来。

    只有等会再出去查查,看她到底在哪。

    季磊和邢静婉相视了一眼,“真的?”

    慕若眼底升起不悦,冷声道:“能不能别问了?脑袋疼。”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如果他们女儿性情温婉,她这么一说……

    算了,管她的!

    爱怎么样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