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72章 惹上桃花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难道以前的嚣张傲慢都是假象不成?”刑天凝视着慕若的睡颜,喃喃自语。

    慕若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冥御煌真的回来找她了……

    她也成功找到了小爹爹,然后带着三岁,他们回到了极渊元界。

    住在了世外桃源,与世无争。

    这个梦很美,美到连她睡着了,也不禁溢出笑容。

    这个笑容不可避免的落入了刑天的眼中。

    一夜的时间,刑天完全忘记自己是来杀人的。

    而是坐在旁边陪了慕若一夜。

    直至外面的天色亮了,他才悄悄松开慕若的手离开。

    刑天刚走,慕若双眼暮然睁开。

    她抬眸看向窗外,那个极速掠走的背影。

    “该死!”

    慕若恨不得甩手给自己一巴掌。

    不但把人当错认成冥御煌。

    而且还抓着他的手睡了一夜。

    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也不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慕若使劲甩了甩头。

    想到昨夜疼痛的图纹,忙解开衣衫看了看,当即眉头紧皱。

    糟糕,花瓣又开了一点。

    看来这玩意,只要她情绪波动过大,就会有反应。

    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她不是挂了,就是灵力和尸元相冲而亡。

    不对,尸元现在又消失了,这个可能性不大。

    只是,为什么尸元又再度消失的问题,她体内并没有封印的痕迹啊?

    忽然有种脱离一个泥潭,又掉入另一个深泥潭的感觉。

    即便是沉着冷静的慕若,也开始烦躁了……

    离开的刑天,直接取消了绝杀令。

    这一次任务的失败,也是邢法阁开阁十年。

    唯一一次以失败告终的任务。

    邢扇站在刑天身侧,极为不解。

    “大少爷?难道季家那个丫头,实力有精进了?连你也……”

    刑天抬手示意,阻止了他的话。

    一双深邃的眸子掠过意味。

    “去下聘礼。”

    “啊?”

    邢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这才三天就改变主意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刑天瞥了他一眼,不悦道:“还不快去。”

    “是是……”邢扇点头,连忙转身出去。

    刑天端起茶杯转了转,眼底满是趣味,一抹邪笑掠过嘴角。

    “季无思是你招惹我的……”

    ——

    季家。

    “大小姐,大小姐——”丫鬟在院子里就开始喊了起来。

    慕若坐在房间里修敛生息,感觉等级门槛有了一点松动。

    待到丫鬟进门,才淡淡的看去。

    “何事?”

    “好事……刚才表少爷让人来下聘礼了……”

    “嗯?”慕若微怔。

    这什么表哥不是不愿娶人吗?

    还有五天的时间,也不努力反抗一下。

    就这样下聘礼了?

    真是没有没道德,没品性,没……没用!

    她哪曾想得到,人家本来都打算杀了你了。

    结果被你那么乌龙一弄,还拽着人家手臂睡了一夜,直接让人转变心意了。

    可怜无辜的刑天,就这么被慕若嫌弃了。

    “大小姐……您,您不高兴吗?”丫鬟弱弱的问道。

    慕若斜了她一眼,“高兴?要不你替我嫁?”

    扑通——

    “大小姐饶命……奴婢,是奴婢嘴贱……”丫鬟跪在地上,甩手对着是自己的嘴巴打了过去。

    慕若指尖掠动,一股劲力打下她的动作。

    “出去。”

    丫鬟跪在地上,错愕的瞪大双眼。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小姐居然居然没有惩罚她,还……还拦住她自掌嘴的动作……

    丫鬟惊恐的看着慕若的背影,咽了咽口水,赶紧溜了。

    都说好人做不得,这句话也不是完全错的。

    就好比这个丫鬟,慕若随手阻止的动作。

    结果这丫鬟跑了之后,到处宣传季无思的脑袋出问题了。

    这不,又迎来了这两尊大佛。

    慕若倒了两杯茶,看向季磊和邢静婉。

    “喝茶。”

    季磊和邢静婉走上前,神色严谨。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你爹的意思是,你身体真的没有问题了吗?”

    慕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听见他们的问话,抬眸望去。

    “如果我说我不是,你们信吗?”

    季磊和邢静婉相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天底下哪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更何况,他们就只有这一个女儿。

    慕若耸了耸肩,“那我是。”

    季磊额角跳了跳,脸色又沉了下去。

    啪!

    一掌拍在桌面。

    两个茶杯的水都洒了出来。

    “季无思,你到底想干什么?你非要逼死我吗?”

    慕若将剩余的两杯茶水都喝了下去,才淡淡回了句。

    “是你们想让我干什么,而不是我想干什么吧?”说罢,淡漠的眼神看了过去。

    季磊面色一滞,他承认自己有私心,但是这件事还不是她自己惹出来的事。

    “你,你别转移话题。”

    “呵呵……思儿,我们就是关心你,你别太多心了。”邢静婉是标准的知书达理的女人,不管是性格还是说话,都让人感觉的出良好的教养。

    可惜,太过溺爱季无思了。

    面对邢静婉的态度,慕若还真挑不出刺。

    少倾,才道:“我只想在婚前好好放松一下。你们把我困在家里,我只会更加都想不开。”

    季磊当即拒绝了慕若的问题,“不行,别以为你这么说就能出门,你想要什么可以吩咐下人去买。你就安安心心待在这里,等着做新娘吧!”说罢,便又佛袖离开。

    邢静婉面色尴尬,“呵呵……思儿,你爹就这个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你要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娘说,我先去看看你爹,那个倔脾气……”

    慕若扬起浅笑,点了点头,“恩。”

    看着邢静婉离开的背影,慕若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

    不是慕家的那个,也不是邪舞,更不是小爹爹的媳妇。

    而是那个在二十一世纪,仅仅陪着她过完六岁的女人。

    那平凡简单却幸福的短暂时光。

    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恋旧的情绪,握拳感受体内的灵力。

    也许,可以去季家的矿山转转。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只是,她刚走出自己住所的院门,就碰见昨天那四个护院。

    四人同时低头,满脸恭敬。

    “大小姐好!(大小姐好!)”

    “大小姐好!(大小姐好!)”

    四人态度上的改变,十分明显。

    慕若挑眉,看来昨天人情卖得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