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77章 相似眼睛
    “表妹,我等下要去宋家,你要去吗?”刑天突然问道。

    慕若眼珠子转了转,据说她和宋家小姐是好朋友,以前经常在一起玩。

    去了不就穿帮了……

    “不用,我今天哪都不想去。你要是实在无聊,就去怡红院。”

    怡红院?

    虽然凤城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地方,但是一听就不是好地方。

    刑天看着慕若着急赶人的样子,眼底渐渐酝起不悦。

    这个季无思就算是欲擒故纵,也太过了吧?

    眼下不悦,继续询问:“你,真的不去?”

    慕若面带刚睡醒懒怠,不以为意。

    “我说,不用了。你耳朵听不见吗?”

    “我说,不用了。你耳朵听不见吗?”

    咯-咯。

    刑天暗自攥拳,眯眼的看着对面那张脸。

    非常确定这个女人,就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蛮横无理,眼高于顶。

    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表-妹”。

    可是,隐约间,又觉得哪里不太一样了。

    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慕若眼角余光留意到刑天明明在生气,却还忍着的模样,心底渐渐雀跃起来。

    活该!最好气死!

    反正就算不联姻,她也有办法护的住季家。

    刑天沉默了几秒,面色便恢复了平静。

    “看来表妹现在并不喜欢我。”

    肯定的语气,眼底浮起一层薄冰。

    慕若眨了眨眼,红唇微挑,“不要说得本小姐何时喜欢过你似得。”

    刑天没有接话茬,默默地观察慕若。

    从出来开始,她就没有正看过他。

    就算以前他们关系不好,凭他这张脸,还是会让她忍不住看了一眼。

    思及此,刑天眼底突然掠过异色。

    慕若眼角余光瞧见他的打量,有点担忧。

    这个男人眼神很锐利,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我累了,你请回吧。”说罢,转身就走。

    就在她起身之际,刑天身形快速闪动,便将她去路拦住。

    慕若淡淡的抬眸,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人。

    刑天双眼半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兴趣。

    “无思……我是诚心想要娶你的……”

    这句话什么意思?

    慕若眉头微皱,抬眸看向刑天。

    忽然,眼神一紧。

    颤着手,遮在眼前。

    透过指缝,看向刑天那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眸。

    她终于知道那抹熟悉感从哪里来的了……

    这双眼太像冥御煌了!

    刑天看着她莫名其妙的举动,心中感到好奇。

    当他看见她突然流泪,又莫名不高兴。

    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缓缓收紧。

    “为什么哭?”

    我哭?

    慕若抬手抚上脸颊的湿润,微微一愣。

    “我没哭,只是眼泪掉下来了而已。”

    甩开刑天禁锢的手腕,掩去眼底多余的神色。

    抬眸时,已经恢复常态,看着刑天的目光,嗤笑道:“表哥,你对我这么关心,该不会是喜欢上一个讨厌你的人吧?”说罢,转身离开了刑天的视线。

    刑天站在原地,缓缓抬手,眼底错愕。

    刚才那冰凉的触觉……

    根本不是正常人的体温。

    还有,她说没哭,只是眼泪掉下来了而已?

    这是什么理论?

    刑天甩了甩头,心底装着浓浓的疑惑。

    就连慕若的嗤笑都没有放在心上。

    ——

    回到房间的慕若,一阵气闷。

    那个人除了眼睛有点像冥御煌,跟冥御煌完全不一样。

    根本就是两个人。

    慕若甩了甩头,叫出了慕鸩。

    “姐姐,您怎么啦?”

    慕若手托着下巴,“这个大陆会不会有隐藏的超高级炼丹师?”

    “啊?姐姐是找到恢复容貌的丹方了吗?”

    慕若心头一梗,她是免疫体,为何能被药物改变容貌这个结她都没有打开。

    更何况,就算她找到丹方也没用!

    她没有火种,压根连完整的丹药都练不出来……

    “慕鸩,你出去帮我找在超高级以上的炼丹师。”

    慕鸩闻声一愣,“超高级以上啊?那岂不是要到至尊级?”

    “差不多。”

    “这么……季无思她哪来的这种等级的药?”慕鸩问完之后,沉默了。

    他都想到这个问题,姐姐肯定早就怀疑了。

    慕若手托着下巴,指尖在桌面点了点。

    “我一开始都怀疑,我的行踪暴露了。”

    光是她变脸这件事就重重疑点,不管是她的免疫体,还是对方的炼丹师的等级。

    如果对方给季无思丹药,只单单让她脱身。

    可是,这个可能性显然不大。

    因为,如果对方都知道她的身份了。

    那为什么迟迟没有行动呢?

    所以,她变成季无思,归根结底,凑巧的可能性较大。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行事方便,记住一旦有这种实力的炼丹师,就盯死他。”

    就算她现在各方面都受阻,也不能坐以待毙。

    而她这张脸也不完全是坏处,暂时是一张很好的隐匿武器。

    “好嘞!”慕鸩身形一转,消失在房间里。

    慕若咬着下唇,眼底闪过流光。

    这种被动感,让她很不舒服……

    虽然只见过刑天一面,但是从他给她的感觉来看。

    这个男人不可小觑,而且野心勃勃,善于隐藏。

    像他这种人,不可能甘心碌碌无为,哪怕是四大世家之首,恐怕也异常不屑。

    也许,她可以和他合作。

    ——

    --熟悉的黑色大殿。

    依然,幽深,晦暗,静默。

    高座上的白芒还是那么醒目。

    只是,坐在下面的白衣男子,脸色却带着阴郁。

    “上仙,您瞒着本尊单独行事,是不是太过分了?”

    白影看向气势凌人的人,嘴角浮起淡笑。

    “皇甫沧月,是你隐瞒我在先,本座真是不知道,你们俩在极渊元界还有那等渊源,上次让你去围堵灵脉,真是为难你了。”

    缓慢的语气,却带着隐藏的怒意。

    皇甫沧月面色微寒,一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

    白影见此,眯眼看着皇甫沧月,额角狂跳了两下。

    “不知道你可认识此人?”

    只见他抬手一挥,墨异候的身影便落在大厅里。

    墨异候跪在地上,满脸局促,“上,上仙!您叫小的来有何事吩咐?”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到底是本座冤枉了皇甫尊上,还是你说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