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78章 沧月的怒意
    “啊——小的,小的绝对没有说谎,皇甫老板之前和慕若是很好的朋友,好像还叫她姐姐……上仙明鉴,小的半句假话都不敢说……”

    墨异候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当初突然被救已经够错愕了,没想到救他的人来头这么大!

    就连那个在皇都城神出鬼没的皇甫老板也在,而这个皇甫老板他还认识……

    更是恰巧知道了一点他的事情……

    随着墨异候的话说出之后,大殿里陷入了寂静。

    白影看着沉默不言的皇甫沧月,冷冷问道:“这件事,不是本座冤枉你吧?皇甫尊上!”

    嗤——

    皇甫沧月嗤笑一声,脸上带着漠然,转眸淡淡的看向墨异候。

    “这人是谁?您堂堂九大上仙之一,居然相信一只僵尸说的话?你这是在和本尊开玩笑吗?还是当做本尊好欺负?!”

    语毕,周身旋起狂暴的力量,白衣飘起,银发飞扬。

    白影看着皇甫沧月发怒的模样,似乎真的受到冤枉一般。

    尤其是他身上暴动的力量,好像随时都准备散伙。

    他沉吟了一下,眯眼看向墨异候。

    “你说,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突然,一股威压对着墨异候迎面袭去。

    --认错!

    墨异候抬眸,愕然看着对自己说话的上仙,那摆明是要牺牲他。

    “啊……上仙……饶命…小的什么都不知道……”

    白影咬牙吐出一个字,“滚!”

    “慢着!”

    白影看向皇甫沧月,语气也缓和了很多。

    “皇甫尊上,这件事是本座的失误,这个蠢货本座会好好调教的。”

    这句话一出,就是要保墨异候了。

    墨异候很轻轻舒了一口气,额角渗出一层冷汗。

    只可惜,皇甫沧月向来不是见好就收的人,他冷然一笑,拒绝了他的话。

    “不必,调教人本尊最拿手。”甩手一挥,一道白芒击向墨异候。

    “不要!上仙救命——”

    唰!

    墨异候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白影抓着扶手紧了紧,“皇甫沧月!本座已经说了会好好调教。”

    “本尊也说了,对调教最在行。”皇甫沧月面无表情的说完,转身离开。

    等到皇甫沧月的身影渐渐消失之后,白影抓着扶手的手一紧。

    噗!

    直接粉碎。

    好一个皇甫沧月,等利用完你,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原本想用墨异候敲打他一下,结果,他却反将一军,把他的一枚棋子带走了。

    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

    魔界-白云殿。

    砰——

    皇甫沧月一脚将墨异候踹倒在地,脸上的杀机完全不遮不掩。

    “啊——皇甫老板,饶命……我什么都不就知道……”

    砰!

    皇甫沧月面色一凌,一脚踹在他的嘴上。

    “噗——”

    墨异候吐出一口血液,里面还带着几颗断牙。

    皇甫沧月看着墨异候这般模样,完全没有消气。

    抬起脚又踹了几脚,只给他留下一口气。

    “说,慕若他们去哪了?”

    “唔……呜呜……”墨异候嘴巴肿的高高,趴在地上摇了摇头。

    皇甫沧月弯腰,提起墨异候,拖着他往旁边蛇窟走去。

    “到底在哪?”

    冰冷刺骨的声音,让墨异候打了一个冷颤。

    “我……真的,不知道……”

    砰!

    皇甫沧月连迟疑都没有,一脚便将墨异候踹翻,掉入蛇窟。

    “人血你吸食了不少,看看是你的尸毒厉害,还是本尊惯养的毒蟒强。”

    “啊——”

    一道惨叫声传出。

    墨异候的尸元完全被压制,旁边的毒蛇尖锐的牙齿,不停的啃咬在他的肉上。

    他甚至能感觉到肉被一块一块咬掉。

    “尊上饶命——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凄厉的吼声,一声惨过一声。

    皇甫沧月面无表情的看着墨异候,看着他身上的肉被一点一点啃掉,剩下一堆白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皇甫沧月双拳紧攥,额角绷起青筋。

    抬眸看向空的圆月,双眼迸发出冷芒。

    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如果她出事,别说你是九仙之一,就是九仙之首,本尊也不会放过你!

    他周身浮起道道黑芒,双眸转向蛇窟。

    嗤!嗤!嗤!

    转眼间,刚才活跃吞噬人肉的毒蟒,全部被皇甫沧月的力量击爆。

    嚯——

    旁边的魔徒见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些毒蛇可是都饿了百年之久,尊上都不准喂食。

    今天不仅将人丢了下去,还将吃了肉的毒蛇宰了。

    这是多大的愤怒,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神武大陆,凤城。

    夜色寂静,一抹黑影如同鬼魅般快速移动,飞檐而上,钻进一所富家大院。

    邢家比慕若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也许这就是第一世家的区别。

    里面有好几处的房子与摆设,似乎都别有深意。

    摸摸索索,找到了刑天所住的偏院。

    侧身隐在暗处,透过窗户看向房间里。

    入眼便是喷鼻血的一幕,居然是刑天在洗澡!

    慕若双眸半眯,嘴角勾起邪笑。

    转眸看向走廊,脚尖微点,飞身掠起。

    刑天眉心不经意间跳动了一下,眼角余光快速搜索,手却已经往旁边的衣服伸去。

    飕!飕!

    房间灯灭,刑天手心只抓住一块布料。

    旁边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掳走了。

    刑天暗赞,好快的速度!

    慕若抱着双手,倚坐在窗户上。

    视线落在黑暗中的刑天身上,由于视力太好,让她下意识转移了视线。

    “邢大少爷,方便谈谈吗?”

    刑天深邃的眼眸沉了沉,转头看向窗边突显的人影。

    “你是何人?”

    “应该算是朋友。”

    刑天低眉扫了自己赤条条的身子,冷然一笑。

    “朋友,恐怕不算吧?”

    慕若撇了撇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不这样,你会安稳坐在这里听我说话吗?”

    “这样,我也未必会听话!”刑天低喝一声,眼底快速掠过一道寒芒。

    同一时间,捞起水中的洗澡巾,灌上劲力,奔着慕若面门甩去。

    慕若翻身而起,伸手快速抓住洗澡巾

    趁着夜色掩护,指甲猛然增长。

    嚓嚓嚓!

    细微的响声传出。

    哗——

    碎布如白雪一般,满天飞。

    慕若增长的指甲掠过寒芒,对着屏风甩去一股暗芒。

    刑天身形一闪,站在木桶中,身上没有寸衫遮掩。

    慕若见此,直翻白眼。

    靠!

    虽然福利好,但是她真的不想长针眼啊!

    刑天的眼神却闪了闪,莫名觉得眼前的身影有些熟悉。

    忽然,眼神一滞,“你是季无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