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688章 真季无思
    宋兰菁?她不是季无思的朋友吗?

    那她为什么一直站在人群里?

    难道……知道她是假的?

    慕若眯着眼,掰断手中的树枝。

    “有没有季无思的下落?”

    慕鸩摇了摇头,“没有,我上次找到宋翊是在城外的林间小屋,也没有看见其他人。”

    慕若眼底若有所思,她下午利用从店铺里拿来的晶石,灵力已经到达的灵尊六段。

    就算如此,还是太弱。

    血玉中和尸元掺杂在一起的灵力,同样不能使用。

    这个认知让她十分憋屈,又觉得好奇怪!

    “你去打听一下,凤城有没有拍卖场之类的。”

    与其寻找大量的晶石,倒不如找到几块晶石灵力浓郁度极高的。

    被压制的等级,升级虽简单,却要有足够的灵力,来冲破那道坎。

    怕只怕,她兜里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提至灵宗等级。

    慕鸩感觉到慕若心中所想,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天色渐暗,慕若坐在假山上,眯着眼看着远方。

    在这片和小爹爹有牵连的大陆,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上一次水底所见的幻影,又有什么预兆?

    慕若甩了甩头,手撑着石壁,便要起身。

    倏地,掌心一疼,鲜血流淌了出来。

    转眸一看,刚才手撑的地方,是一块尖利而凸起的石头。

    嘀嗒——

    鲜血滴落在石头上,往下滑落。

    慕若凝视着血液,一道亮光从脑袋里快速闪过。

    那个速度,快到让她还来不及抓住,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此刻,掌心的伤口,已经开始缓缓愈合,直至恢复原样。

    慕若拭去掌心的血渍,定定的看着掌心。

    “血……”

    刚才那一刻,就差一点,她仿佛就能知道什么了。

    可是就这一点,好似差了整个世界!

    慕若一掌拍在假山上。

    咔咔!

    假山显出裂痕。

    慕若甩手掠过一道浮光,将石头上的血渍清理掉,闪身离开。

    原地,慕若离开瞬间。

    哗啦!

    嘭——

    假山碎石散落一地。

    整个季家抖了三抖。

    季磊坐在房间里,不用说也知道这么大动静是后院的那个女子弄出来的。

    邢静婉刚坐在床边,就惊站起来,“磊哥,怎么回事?是不是思儿出事了?”

    “没事没事,赶紧睡觉吧!”

    自上次被警告之后,季磊让慕若顶替自己女儿的念头,再也不敢出现了。

    加上今天赌石市场的事情,他对这个慕若已经完全改观了。

    能让刑天帮她,还能把季家威信提上去。

    比他家思儿强上太多了!

    那个死丫头抛下季家逃跑,要是敢回来,他一定打断她的腿……

    ----城郊以北。

    夜风拂动竹叶,飒飒的响声,不绝于耳。

    竹与竹的碰撞,谱出节奏感的乐曲。

    林中有一处林间小筑,四周围着栅栏。

    竹屋门口,挂着一盏明灯。

    宋翊正在炼丹房里,对着药鼎忙着炼制丹药。

    从他泛白的脸色来看,已经炼制了很久了。

    竹屋里间床铺上,一位身形高大的神秘男人隐在黑色的房间里。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药鼎,渐渐传出药香。

    成了!

    宋翊激动地跳了起来,捧着刚炼制出来的丹药,跑向房间里,“师父,成了!”

    神秘男人双眸紧闭,微微点头。

    “明天你过去找她,把丹药和这块玉石一起给她。”

    宋翊拿起桌面的玉石,奇怪的看着他。

    “那您……”

    神秘男人低着头,却再也没有出声。

    “……您保重……”他摇了摇头,转身往门口走去。

    心底已经知道师父只怕又得离开了。

    神秘男人暮然睁开双眼,露出那双锐利的黑眸。

    垂眸看着凝视着地面,眼底满是凝重。

    小丫头,你要快点成长!

    眼下,他还不能出现,否则一切前功尽弃……

    抬眸看着宋翊离开的背影,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宋翊转身进入隔壁房间后,径直朝着床榻走去。

    他却站在床榻半米处的位子,停了下来。

    双手挥动,掠过白芒,打开隐身结界。

    结界打开之际,画面一转。

    空荡的床榻上,多了一位红衣少女,正抱着腿坐在床榻上。

    少女感觉到有人,她猛地转身,露出一张美艳的脸庞。

    赫然正是那个消失的季无思!

    季无思看见宋翊之后,脸上露出了欣喜。

    “翊哥哥,你终于来看我。”

    宋翊淡淡看了她一眼,伸出手,“东西交出来。”

    季无思脸色僵硬了一下,旋即装傻问道:“你,你在说什么?我……就拿了你一粒药,而且还被你及时发现了……”

    宋翊根本不想多言,眯眼看着她,冷冽的吐出一个字,“花。”

    季无思眼神闪烁,避开了他的视线。

    “花?什么……什么花?翊哥哥……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翊冷睨着她,迈脚往前一步,快而准的抓住她的手腕。

    “那个东西要命的,别忘了你这条命是捡回来的,要是再装傻,别怪我不客气。”

    季无思看着宋翊冷漠无情的样子,手心渗出冷汗,使劲扭了扭手腕。

    “翊哥哥……你,你弄疼我了……”

    宋翊定定的看着她,一把将她甩回床榻上。

    嘭——

    一个闷响。

    季无思的额头撞在床框上,紫青一片。

    宋翊沉着脸,别开眼看向别处。

    季无思抬手抚着额角,心里的不甘与愤怒渐渐升起。

    暮地抬眸,泪目瞪着他,“宋翊,你就是个负心汉,那个女人就那么好吗?”

    宋翊眼角余光留意着季无思泛红的眼睛,心底却波澜不惊。

    如果不知道她那些行为,他或许真的会对她心生怜惜。

    最起码半个月之前,他是对她有感觉,甚至是喜欢的。

    可惜,这个女人的行为举止,狠毒到令人发指。

    就因为他救了一个女人,居然趁他出门,给她喂毒药!

    “你要那朵花没有用,但是那朵花却是别人的命。”

    意味不明的话,顿时让季无思面色骤然转变,露出嫉妒的表情。

    “别人的命?上次是你妹妹?这一次是那个女人。那个狐狸精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可是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我的八卦牌强行压住等级!”

    宋翊听见她提到妹妹,眉头紧皱,一股怒火往上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