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丫鬟吓得一哆嗦,连忙缩身子退出院门,快步朝着前厅走去。

    慕若瞥了一眼季磊,晃动着手心的茶水。

    眉头轻挑,低声道:“你没事做啊?”

    淡淡的一句话,季磊就好像得到了特-赦,连忙点头,转身离开。

    慕若端着茶杯,饮了一口茶。

    啪的一声,将茶杯拍在说面上。

    茶杯直接碎成粉末。

    她抬起幽深目光,看向院门外。

    宋翊……

    她还没有去找他,他倒是找上门了。

    “姐姐!”慕鸩的声音陡然出现。

    “恩。”慕若拿起新的茶杯,又到了一杯茶,“有收获吗?”

    慕鸩端起茶杯,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好茶!”

    慕若斜了他一眼,又重新倒了一杯茶。

    “说重点。”

    “嘿嘿,拍卖场倒是没有,但是我偷偷经过戴家的时候,得到一个消息,据说这次赌石大赛,他们挑选的原石料,百分之百是极品水晶石!”

    慕若微挑眉头,淡淡瞥了他一眼。

    就算是一流的赌石高手,也不敢这么笃定吧?

    真是有意思……她倒是不介意拿来玩玩……

    “宋少爷,里面请。”季东领着宋翊从院门走了进来。

    慕若端着茶杯,垂眸品茶,眼角余光却留意着宋翊。

    季东领着宋翊进来后,转身出去了。

    宋翊看着这张脸,有些愣然。

    虽然和季无思那张脸一模一样,但是周身的气质天差地别。

    “季小姐你好。”

    这么客气的打招呼,似乎和她了解到的有些不同。

    慕若抬眸望去,对方相貌清秀,文质彬彬,表情柔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只是,周身隐隐流动着几分熟悉的气息。

    “宋大少爷,有何贵干?”

    宋翊淡笑,自顾自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端起刚才慕若倒得那杯茶,毫不客气的仰后饮尽。

    “好茶!”

    慕若默默地看着宋翊,冷不丁问道:“你不怕我下毒吗?

    宋翊紧紧顿了一下,便笑道:“季小姐别忘了,我是炼丹师,普通毒药我不放在眼里,当然,如果是您身上的-毒,恐怕在下就真的药石无医了。”

    慕若神色一凌,目光犀利的看向宋翊。

    “我的容貌果然和你有关系。”

    笃定的语气,让宋翊笑意更浓。

    “你的洞察的能力确实不低,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已经调查到跟我有关系了。”

    慕若凝视着宋翊坦然自若的样子,不禁有些诧异。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宋翊嘴角的笑容一收,转眸定定的看着慕若。

    “你不会。”

    慕若眼底浮起一抹欣赏,旋即扬声一笑。

    “哈哈哈——”

    宋翊见此,脸上也重新挂起了笑容。

    忽然,宋翊脖子一凉,一只小手按在了他的命脉上。

    慕若转动着手里的杯子,嘴角勾起一弯弧度。

    说出的话,却极为冰冷。

    “不可否认,我很欣赏你。但是,没有我的允许,你轻易动我的东西,是要-命的。”语毕,微微抬眸,冰冷嗜血的眸子,让人不寒而栗。

    宋翊瞳孔微微一缩,好像看见某个熟悉的场景。

    怪不得师父要他无条件帮她……

    她说的东西,恐怕是季无思偷偷藏起来的花吧?

    宋翊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呵,女人不可以这么凶,容易找不到夫君……呃……”

    宋翊被迫仰起头,眼角余光往旁边看了看。

    明明是一只手掐着他,但是他却看不见!

    “姐姐,这个人油腔滑调,居然敢说您找不到男人!”

    宋翊听见声音,后背渗出寒意。

    靠!见鬼了!

    慕若定定的看着宋翊,清楚的看见他额角渗出的汗渍,才摆了摆手。

    “哼!下次再敢瞎说话,小爷我拿针把你嘴巴封上。”慕鸩横了他一眼,转身走回慕若身边。

    宋翊抚着脖子,扭了扭,头还在脖子上……

    “大小姐,我今天来绝对不是和你作对的,我是受人之托。迫不得已才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你变成这样,也是保护伞啊!”

    宋翊一脸委屈看着慕若,他哪里想到,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的美人。

    醒来之后,居然是个全身上下长冰锥的冷美人。

    连说都说不得!

    慕若手撑着下巴,幽深的瞳眸,定定的看着宋翊。

    看的他心底发麻,才懒懒的问道:“谁的托?”

    宋翊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道:“呃……就是一个人托,反正…反正你现在靠这张脸安然无事,我也算是帮了你一个忙,并不是你的敌人啊!”

    慕若垂眸,眼底若有所思。

    她敢肯定,她安然无事并不是光靠这张脸,还有莫名其妙被封起来的尸元。

    “我身上的力量——”

    她话还没有问出口,宋翊就急忙帅锅。

    “我承认我看护不当。但是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是季无思搞的。我…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

    慕若脑袋快速运转,最起码从他的话里得到两点。

    看护,说明她当时昏迷是被宋翊救回去了……

    而她的尸元和等级则是季无思的手笔。

    宋翊见对面的慕若不出声,眉头纠结到了一起去。

    “你……还在生气吗?”

    慕若眉头动了动,看向宋翊,面无表情道:“你觉得我改开心吗?等级被压制,从高处跌落的失重感你能体会吗?”

    宋翊心头一梗,“那,那有什么我能做的?我……要是知道会这样,当时肯定不会离开房间……”

    慕若眉心微蹙,垂眸看着手里的茶杯,浓密的睫毛微颤。

    似乎十分痛苦,却还在压抑。

    宋翊看的一阵不忍,心生愧疚。

    “我,我……我嘴笨,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

    此刻,宋翊已经完全把之前那个不寒而栗的眼神,给抛出脑后了!

    慕若指尖拨动杯沿,轻叹了一口气,“我听说戴家有一块原石料,里面有极品水晶石。我的实力受阻你也知道,最缺的就是灵力。”

    低沉无力的声音,仿佛真的被打击到了一般。

    “我可以去——”宋翊张嘴无声,自己就答应了,可是戴家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他面色纠结,连忙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掏出石块二十块赤色晶石,十块黄色偏青的晶石,还有三块隐隐泛着绿色的晶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