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若冰冷的眼神掠过波澜,掐着她脖子的手,松开了。

    “你倒是说实话。”

    路绫双手揉着自己的脖子,偷偷地看向慕若。

    “我也想撒谎,那也得能让人……相…相信啊……”

    慕若又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迈脚朝着野狼的尸体走去。

    路绫见此,不知为何,刚才的惧意退散了。

    反而想要跟上去,一看究竟。

    心底这么想着,双腿就更不听使唤了。

    她本就是一个胆大的主,虽然刚才一时间被吓到了。

    不过缓过这个劲之后,余下的就只有好奇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路绫忍不住问道。

    慕若低着头,拿出竹筒将狼血装进去。

    听见路绫的问话,淡淡的丢出一句话。

    “放你走还不快走。”

    路绫挠了挠脖子,满脸好奇。

    “你,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慕若动作一顿,轻飘飘的问道:“你会吗?”

    路绫心头一紧,连忙摆手。

    “当然不会了!我是那种人吗?”

    慕若瞥了她一眼,眼底带着揶揄。

    “怕吗?”

    路绫闻声,双眼看向了慕若手下的野狼。

    脖子上的伤口很小,肉却往外翻,鲜血也极涌而出……

    “你,你真的不是人吧?”

    慕若抬手摸了摸嘴角的血渍,淡淡道:“除了偶尔需要血之外,应该和你没有区别。”

    “哦……”路绫明显松了一口气。

    她肯定是得了什么怪病,所以得喝血……

    如此一想,路绫变释然了。

    抬眸四下扫视一眼,问道:“那你现在还需不需要血了?我去帮你再抓两头猎物过来。”

    慕若将装满兽血的竹筒收入空间戒指内,才起身回答,“为了不想今天这么狼狈,当然越多越好。”

    “好嘞!你给我竹筒,我去帮你抓。”路绫的心情早已从惊恐害怕转为激动兴奋了。

    慕若也没有客气,直接给她几个竹筒。

    “你去那边,我去这边。“说罢,率先闪身离开。

    路绫满脸战意,俨然一副比赛装兽血的架势,下一秒冲了出去。

    就在两人积极收集兽血的时候。

    凤城也正在上演一场,一面倒的战伐。

    赌石大赛已经到了尾声,却生生中断。

    刑皓起身,不悦的斥责,“你知不知道在做什么?回去!”

    虽然他早就想称霸凤城,但是眼下根本不是时机。

    这个臭小子是要怀了他的大事!

    刑天面色冷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抬起手示意。

    欻!欻!欻!

    数道身影出现,将在场所有比赛的人,通通围住。

    路展迈脚往前一步,厉声喝道:“这是我们战王殿下!休得无礼!”

    “战王?”刑皓眼底升起浓浓的惊色。

    刑天往前站了一步,冷漠的视线看向刑皓。

    “你没想到吧?当年你亲手救了一条狼,一条只有十岁,却带着满腹仇恨的小狼崽。”

    刑皓额角狂跳,咬牙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皇伯伯,一切都结束了。”

    皇伯伯三个字!

    让刑皓脑袋轰的一声响,炸开了!

    他看着刑天的容貌,瞳孔渐渐缩小。

    “你,你是刑魂的儿子……”

    他脚下一个仓促,跌回椅子上。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是刑魂的儿子……

    刑天看着他的样子,冷笑道:“呵呵……没想到吧?这二十五年的奋斗,一朝皆无。”

    刑皓恶双手发颤,抬眸恶狠狠地看向刑天。

    “当年我能杀了你父皇,如今我一样能杀了你!来人,杀了他!”

    “……”静默。

    站在刑皓身后的一众人,毫无反应。

    刑皓微愣,回眸喝道:“我让你们动手!杀了他!”

    “……”还是无人回应。

    “呵呵……”刑天低着头,笑出了声,“你该退位了。从现在开始,凤城不再是独立的,给你们一句忠告。”

    他顿了一下,扫向众人,丢下一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众人早在得知刑天不是刑皓的儿子后,就懵逼了!

    再加上他们两人刚才的对话……

    这刑天虽然不是刑皓的儿子……

    可却是这神武大陆上的皇室,是刑魂唯一的儿子!

    也就是将来的帝王!

    邢静婉错愕的看向刑皓,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刑皓,根本不是她的哥哥刑皓?

    这……这怎么回事?

    季磊抓住邢静婉,生怕她突然冲起来。

    戴元德,宋莫仁,寒着脸,纷纷起身。

    “刑天!我们不管你是谁,和刑皓有什么恩怨。凤城是我们四大世家的,你要是再咄咄逼人,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对,不管邢家怎样,我们宋家可从来跟皇室没有过牵扯!”

    季磊坐在旁边,动也没动。

    完全没有站起来说话的打算。

    宋翊皱着眉,转眸看向刑天那张脸,心底暗暗觉不妙。

    十多年的潜伏,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报仇。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绝对不会暴露身份的。

    还有……

    他看向慕若之前所在的地方,这件事只怕……

    “不客气?我倒想看看你们怎么个不客气!”刑天眼梢微挑,满脸嘲弄。

    周围护卫,同时呵了一声。

    那战意昂扬的模样,着实把参赛的人和围观的群众吓到了。

    “我们投降——我们只是来这里参加赌石大赛的——”

    “对对,我们就是参赛的,不是凤城人……”

    “我们是您疆土上的臣民……”

    除了四大家族的人之外,所有人都跪地表示衷心。

    开玩笑!

    不下二十名灵宗高手将他们团团围住,还有其他护卫,等级都不是太低。

    这根本就是精英暗卫,一队人马就顶的上千人军马。

    他们还不想死呢!

    邢静婉刚要起身,又被季磊一把拽住。

    “我们季家愿意听从战王指令!”季磊说罢,率先单膝下跪。

    这一天,他早该想到了。

    反正,季家在凤城四大世家的地位,根本不值一提。

    “季磊!你敢背叛我们吗?”宋莫仁怒目圆睁,指着季磊怒喝。

    宋翊额角狂跳了两下,“爹,我们——”

    “老子绝对不投降!”宋莫仁脸色铁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