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家。

    慕若刚刚走进院子里,就感觉到几道熟悉的气息。

    果不其然,在她房间的门口。

    跪着四道身影,真是刑天抓去的几人。

    慕若迈脚走上前,便听见四人齐声领罪。

    “季东罪该万死!”

    “季西罪该万死!”

    “季南罪该万死!”

    “季北罪该万死!”

    慕若斜倚在走上柱子上,淡淡的看着跪在脚边的几人。

    “等级都没有提上去吗?”

    四人闻声一愣,抬眸看向慕若。

    “不是……”

    慕若蹙眉,“那是谁没有提上去?”

    四人又同时摇头。

    季东:“都……都提上去了……”

    慕若点头,“恩。”了一声。

    “进房间,有事你们谈。”说罢,绕过几人,走进房间里。

    四人微愕,不懂她怎么对他们被抓一事,绝口不提。

    转头看向房间,几人起身跟了进去。

    慕若坐在桌子前,抬手一挥,关上房门。

    四人感受到一股劲力,纷纷愕然。

    短短三天时间,难道小姐也升级了?

    不等几人多想,慕若冷冷的丢出一句话。

    “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不再是季家护院。”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四人全部跪地。

    他们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绕过他们……

    “大小姐,我们不是故意的。”

    “我们下次一定会小心。”

    “对,我们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

    “求您不要赶我们走……”

    四人低着头,满脸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慌乱。

    慕若看着几人,眼底掠过好笑,不急不缓的说道:“急什么?我是说,我给你们一百万两银票,你们在神武大陆各个地方,建立信息收集所。”

    什么?

    四人全部张目结舌的看着慕若。

    他们不会是听错了吧?

    给他们一百万两?

    咕嘟——

    季东吞了吞口水,问道:“您,您就不怕我们拿钱跑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再说,一百万也不算多。”慕若面色平静,仿佛完全不把这一百万两放在眼里。

    实则,心底在滴血。

    这一百万两银票,拿出去之后,恐怕她就成穷光蛋了。

    原本想拿着这些钱去拍卖晶石的,只可惜这里没拍卖场。

    那她留着钱也没用,既然刑天那条路不可行了……

    还不如借机撒网,收集八大神器的消息。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恐怕靠别人是没用的!

    季东,季西,季北,季南四人低头。

    “大小姐放心,我等定不负使命!”

    “定不负使命!”

    “定不负使命!”

    “定不负使命!”

    四人从小到大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到今天,没想到还有望做出一番事业。

    斗志昂扬,跃跃欲试。

    而且他们相信,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慕若低眉看着几人,微微点头。

    从无人问津的孤儿到四大世家的护卫,这个阅历绝对能让他们有所成就。

    “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叫回原本的名字。”

    四人相视一眼,却纷纷摇头。

    “主子,您姓什么?我们跟您的姓!”

    慕若眼神闪了一下,“名字不过是一个代称,你们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不,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几人坚持要跟慕若姓。

    慕若无奈,轻声点头,“你们实在要跟我姓,就姓冥吧,冥界的冥。”

    这个姓让四人同时一愣。

    怎么还有冥这个姓氏?

    不过四人回神后,便厉声发誓。

    “我冥东,此生只为主子一人效命,一定完成任务!”

    “我也是。”

    “我也是。”

    “加我一个!”

    看着四人热血沸腾的模样,让她仿佛看见了最初的自己。

    只不过,当初她接的任务从来不是为他人而做,只是为了自己兴趣。

    从空间里掏出一百万两银票,放在桌子上。

    “拿着银票就可以离开了,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来站住脚跟。记住,半年后,我会去检查。”

    “是!”

    四人异口同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慕若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

    那个女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被骗……

    罢了,躲一时是一时。

    思及此,又摇了摇头。

    真是丢人!

    在异界居然混到被人追杀的地步。

    转身走到床榻边,甩手抽出剩余的晶石。

    这两块青色晶石,希望能有点用。

    只要能冲破灵宗,逃跑也不至于太狼狈。

    ——

    次日。

    季磊,邢静婉一大早接到通知就赶到慕若的院子里。

    他们到的时候,慕若正和刑天坐在石桌前。

    邢静婉看着慕若和刑天有说有笑,心底渐渐恼怒起来。

    季磊倒是收敛的多,带着她对着刑天行礼。

    不管怎么说,以前独立一方的凤城已经归为朝廷统领了。

    刑天摆了摆手,没有多言,转头继续和慕若说话。

    邢静婉见此,心头更加恼怒。

    她这张脸是她女儿的,她凭什么用她女儿的脸骗人?

    “妖女!你把女儿弄到那去了?”

    季磊闻声,一把将她拽回来。

    “胡说八道!”

    慕若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却没有出声。

    邢静婉见此,直接出口大骂。

    “我什么时候胡说了?你这个妖女,为什么要变成我女儿的样子,你是丑到见不得人吗?非得用别人的脸招摇撞骗!”

    慕若蹙眉,转眸看向发怒的邢静婉。

    就算她用了她女儿的相貌,可是她却不曾害过季家。

    她至于这么激动吗?

    “妖女!告诉你,刑天是我们家思儿的未婚夫……你不要妄想!”

    季磊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把邢静婉的嘴巴捂住。

    “您不要介意……她……她她疯了……”

    刑天皱眉,转眼看向季磊。

    “我早就知道她不是季无思,要发疯滚出去发。”

    季磊低着头,任由刑天训斥,也不出声。

    早就知道这个不是思儿,他还这样?

    邢静婉咯吱咬了季磊一口,破口大骂。

    “你们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把我的家女儿还给我——我,我要杀了你——”邢静婉从袖口掏出一把匕首,对着慕若就捅了过去。

    “住手——”季磊脸色都白了。

    慕若反手一巴掌,将邢静婉抽倒在地。

    当的一声。

    匕首掉地。

    “啊——我不活了……我的思儿……”邢静婉趴在地上,哀嚎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