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07章 因祸得福,冲破!
    于是,慕若一边躲避,一边求饶。

    “大姐……你真的认错人了?”

    “慕若是谁?长得有我好看吗?”

    “别再打了,我打不过你……大姐……阿姨……大妈……别打了……”

    他妈得!只要停下来,让她叫祖宗都行!

    然而,她这一句一句。

    知道的她是求饶,不知道的根本就是在添火!

    听在花谷轻的耳朵里,不止是刺耳,根本就是拿针扎她的耳朵!

    “你找死!”

    慕若差点翻白眼,“大姐,你到底要怎样?我真的不认识慕若!”

    “不管你是不是慕若,今天都死定了!”花谷轻杀意凌凌,不在拖泥带水的试探了,直接抡起仙魔戦,下狠招。

    仙魔戦卷起一股狂暴的气息,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道。

    径直的朝着慕若面门而来。

    这股气息还未到慕若面门之际,她便心头一阵翻腾。

    靠!什么鬼?

    这种感觉就好像花貂靠近那股难受劲。

    而现在这股气息,比花貂身上的气息要重好几倍!

    眼看着仙魔戦就要到面前。

    慕若也不再隐藏,甩手抽出寒月鲛。

    嗡——

    砰!砰!

    两道爆裂的响声。

    “噗——”慕若口吐鲜血,直接飞了出去。

    她单膝跪在芦苇中,拿着寒月鲛的手微微发颤。

    垂下的双眸,掠过惊骇。

    正当她要起身再迎战的时候,一股剧烈的疼痛纠结在她的身体内。

    体内封起来的灵力和尸元,在这一刻产生了反应。

    两个互相抵抗,在她血脉中不停冲撞。

    花谷轻看见慕若手中的寒月鲛,咬牙切齿道:“哼!你怎么不装了?继续装啊?”

    “咳咳——”慕若轻咳两声,鼻子里都灌进了血腥味。

    花谷轻畅快的笑了,“哈哈哈——是不是觉得气血翻腾,全身都快爆了?我这仙魔戦虽然没有寒月鲛有分量,但是别忘了,你是一只三界之外僵尸,这把仙魔戦是一把除魔仙器,对付你还绰绰有余。”

    慕若抬眸看向立在芦苇顶上的女人,轻呼了一口气。

    先前娇蛮的语气也骤然变得冰冷。

    “你怎么知道是我?”

    花谷轻一听见这语气的声音,就各种愤恨的情绪上升。

    旋即,她又阴毒的笑了。

    “呵呵……你想要当个瞑目鬼,我偏偏不。因为死在这仙魔戦下的异端,别说是鬼,就连一缕魂魄也不-会-有!”

    慕若拧着眉头,额角显出两条黑色僵尸纹路。

    “花月潇是你什么人?”

    原本看着慕若痛苦,心情舒畅的花谷轻,听见花月潇三个字便抓狂了。

    “你给我闭嘴——”

    飒!撒!

    先后两股杀气从仙魔戦挥出。

    劈开茂密芦苇,直劈慕若而去。

    嘭!嘭!

    慕若低着头,嘴角再次溢出鲜血,身体却没有动半分。

    身上的僵尸纹路,却因为仙魔戦的气息,渐渐全部显露出来。

    然而,经过仙魔戦三次的重击。

    慕若却感觉到一丝异样,体内暴动的尸元再次被压住。

    这让她有了些许时间,来调节尸元和灵力的平衡度。

    花谷轻见慕若突然不动弹,隐隐觉得不妙。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语毕,抡起仙魔戦,在半空中挥舞。

    “斩群魔!”

    嗡——

    刺耳悠长的响声漾开。

    花谷轻双手举着仙魔戦,对着慕若直劈而下。

    仙魔戦的杀气,直奔慕若面门。

    慕若低着头,紧咬牙齿,感觉到被封掉的等级关卡也开始渐渐奔溃。

    狂风随着仙魔戦杀气临近,而更加暴躁。

    哧——

    慕若身旁一周的芦苇全部开始倒下,随着狂风的搅动,化为碎渣。

    花谷轻脸上扬起了报仇的快感,就差半米不到,仙魔戦就要将慕若劈开了。

    慕若双眼紧闭,额角渗出了冷汗,心底比谁都着急。

    之前的暂且不论,但是这一招要是劈中,估计就没命了。

    该死!

    快点,再快点!

    就只差一点点了……

    慕若倏地睁开双眼,咬牙怒吼一声。

    “快破啊——”

    咔-

    灵宗一段!

    紧接着她的等级就好像暴走了一般,开始传出破开封印的声音。

    咔-咔-咔-咔!

    灵宗二段,三段,四段……

    叮——

    灵皇二段!

    就在这时,仙魔戦的杀气,几乎就要碰到慕若的鼻尖了。

    慕若猛地将寒月鲛抽起,一边做出后退动作,一边发起寒月鲛的优势。

    哧溜!

    寒月鲛发出青芒,直接将杀气冻住。

    慕若咬牙对着杀气横刀一砍。

    咔嚓。

    哗啦——

    冰渣掉了一地。

    慕若轻呼了一口气,对着手里的寒月鲛道:“老伙计,给力!”

    不枉费它能冻结一切的傲称。

    嗡嗡——

    主人,小意思~

    慕若指尖弹了它一下,挑眉看向浮在半空的女人。

    “上次加这次的账,一起算了吧。”

    花谷轻手中提着仙魔戦,看着地面的冰渣,胸脯上起下伏,双眸幽幽闪着光,好似淬毒。

    “你说算账?你杀了我姐姐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我来找你算账?今天就是死,我也会拉着你垫背!”

    “花月潇是你的姐姐。”

    肯定的语气,已经明了了。

    花谷轻暴跳如雷,“你这个贱-人,不要叫她的名字。姐姐花容月貌,大好年华。可是,你这个贱人却杀了她,今天我就要杀了你!”

    慕若面无表情的看着花谷轻,她从来没有后悔杀花月潇,是她自己找死。

    “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

    “你知道我最讨你什么吗?我最讨厌你那冷傲不可一世的脸,看的我想摧毁你那张虚伪的脸。”

    突然,花谷轻没有预兆的动了。

    她的速度极快,最起码之前这个速度慕若是有点吃力的。

    可惜,慕若恢复实力之后,一切都好像慢动作。

    花谷轻的实力,终究还是比她低了一段!

    这时,慕若也动了,她的速度稳稳凌驾于花谷轻之上。

    “慕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就算我这次杀不了你,也要卸掉你一条胳膊!”

    “啊哈哈……你那个短命僵尸男人已经死了……”

    砰砰砰!

    空中,传来道道撞击的声音。

    还有花谷轻各种嚣张的声音。

    一开始的话,慕若一句都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在她提到冥御煌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变了。

    瞬间,狂躁的戾气,将她覆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