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08章 别恶魔还恐怖!
    瞬间,狂躁的戾气,将她覆盖。

    黑色,白色,犹如两级八卦围在她的一周。

    花谷轻面色微寒,咬牙挥动手中的仙魔戦。

    各种叮叮当当的声响,奈何,仙魔戦就好像是去了功效。

    慕若面前的两级八卦一般的光芒,就好像战神铠甲,油水不进,刀枪不入。

    一双血色瞳眸,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

    “你刚才说什么?”

    就连说出的话,都带着一股嗜血。

    花谷轻有点慌了,看着手里的仙魔戦使劲甩了甩,轻抬眸看向空中。

    “怎么会这样?她……不是僵尸吗?为什么仙魔戦没有用……上仙……上仙……”

    这一刻,暗中支持她的人,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没有半点动静。

    咻!

    一道暗芒闪过。

    花谷轻惊恐的瞪大双眼,脖子已然落入慕若的手心。

    慕若扭着脖子,嘴角露出泛着寒芒的獠牙。

    低头附在她的耳边低语,“呵……你说我的男人怎么了?”

    一股冰寒的气息掠过耳畔,花谷轻身体却好像结冰一般僵硬了。

    “你……我……”

    慕若抬手捂住她的嘴,一字一句道:“你刚才说他死了?”

    “唔唔……”花谷轻使劲摇头,惊恐的全身颤栗。

    她不知道自己报着必死的决心,为什么还会害怕。

    可是那种死亡恐惧,完全不是她能控制住的。

    突然,慕若掐着她脖子的手,移到她的后脑勺。

    花谷轻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想要挣扎,全身就好像被下药,瘫软无力。

    慕若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下一秒猛地低头。

    咯吱——

    两根獠牙,准确无误的咬断花谷轻的颈部动脉。

    “唔——”花谷轻瞳孔一缩,叫也叫不出来。

    双手紧紧的抓着慕若捂着她的手。

    咕嘟,咕嘟……

    鲜血不停地滑进慕若的喉间,被她吞入腹中。

    藏在牙齿中的尸毒,随着慕若的动作,全然侵入花谷轻的体内。

    花谷轻全身颤抖,身体的表面,渐渐浮起黑色僵尸纹路。

    慕若却没有停止吸食她的鲜血,直到将她体内最后一滴干净的血液吸完,她才停止。

    一把将花谷轻推倒在地。

    抬手擦拭嘴角的血渍,冷漠的视线落在花谷轻的身上。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僵尸?不,你只是被僵尸咬过的低级僵尸。”

    低级僵尸?僵尸……

    花谷轻趴在地上,惊恐的捂着脖子,瞳孔渐渐放大。

    “不……你这个魔鬼……你是恶魔……啊……”

    她惊恐的嘶吼,大喊,大叫。

    “我怎么可能是僵尸?我不是僵尸……”

    她掏出匕首,使劲在手臂上割破。

    鲜红顺着手臂流淌下来。

    “我是红色的鲜血,我是人,我不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流淌出来的鲜血,已经变成暗黑色了。

    就连刚刚割破的伤口,都渐渐开始愈合。

    “啊——”花谷轻抱着头,再次大喊。

    慕若脸色波澜不惊,迈脚往前一步,一脚踩在她的脚骨上,用力的碾压。

    咯吱——

    “啊——你有本事杀我了……”

    “杀了你?”慕若睫毛颤了一下,曲身蹲下,伸出手指的瞬间,指甲猛然增长。

    长长的指甲,带着锐利的寒芒。

    “你以为我把你变成僵尸,是想让你活下去吗?”

    这句话一出,花谷轻莫名害怕,下意识往后移移。

    只可惜,她的脚还在慕若的脚下,根本动弹不得。

    看着花谷轻痛苦挣扎的模样,慕若一脸漠然。

    右手不经意间来到她的手臂处。

    “你刚才说,卸掉我一条手臂是吗?

    花谷轻脸色苍白,痛苦的摇头。

    “我没——”

    噗嗤——

    “啊!!!”

    花谷轻两眼往上翻,差点直接晕过去。

    慕若将手里的断臂丢在旁边,笑不达眼底,“舒-服-吗?”

    那笑容在花谷轻的眼里,比恶魔还要恐怖……

    “我……不要……”

    慕若起身,睨着花谷轻,“不要什么?”

    “不要过……”

    咔——

    慕若迈脚,踩在她的膝盖骨上,脚下使力直接碾碎。

    “啊——”花谷轻直接晕倒了。

    慕若面无表情的掏出一瓶毒粉,一整瓶都倒在她的断臂上。

    毒素不断刺激肉的生长,很快,花谷轻的伤口就停止流血。

    昏迷的花谷轻,又因为伤口刺痛醒了过来。

    慕若弯腰,蹲在她的身侧,冰冷的说道:“我的男人有没有死,我不知道。但是你别说是鬼,就连一缕魂魄也不-会-有!”

    什么?

    花谷轻还没有回过神。

    慕若提起她之前掉落的仙魔戦,对着她的头,就是狠厉的一斩。

    噗嗤!

    一个鲜血淋漓的头颅滚开。

    仙魔戦的刀口,隐隐掠过白芒。

    花谷轻的尸体,突然化为一滩血水。

    无尸,无魂,无魄。

    此为仙魔戦,三无之利也。

    慕若手撑仙魔戦,身体周围的戾气渐渐消散。

    旋即,她的身体晃了三下。

    扑通——

    直接倒在地上。

    慕鸩感觉到慕若的状态,连忙冲出空间。

    一见慕若的状况,心下一急。

    “姐姐……姐姐……你怎么样了?”

    慕若双眼疲惫,摇了摇头,“帮我护法……我需要休……”

    “息”字还没有说出,直接昏睡过去。

    “姐姐!”慕鸩连忙抬手搭在慕若的脉搏上,舒了一口气,“还好只是疲惫过度……”

    慕鸩转眼看向慕若手里的仙魔戦,吓得倒退了两步。

    “我去……这玩意怎么在这……”

    乖乖!

    这要是戳一下,估计他也得玩完……

    慕鸩环视一周,发现这里十分偏僻,又摇了摇头。

    这要是敌人追来,姐姐绝对是挂掉!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思及此,慕鸩扶起慕若,半拖半拽,往芦苇深处走。

    反正事情都这样了,他担心也没用。

    他倒是想得开!

    要是小狐知道,估计和扇他一巴掌!

    在附上一句话,你丫心宽,宽的能装下一个灵气弹!

    -----

    极渊元界。

    碧蓝色的天空,温和阳光。

    三岁和薄奚齐正游走在,前往柩辕宫的路上。

    薄奚齐脸色不悦,斜了一眼身边的小家伙。

    “喂,小家伙带他们来这干什么?不嫌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