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09章 三岁的心思
    三岁精致的小脸,带着贼笑。

    “嘿嘿……反正这里一片祥和,带他们过来长长见识,而且邪陌尘他……”

    虽然他话未说完,薄奚齐也懂了。

    邪陌尘已经不是人类了,也许来这里,他肯能才能更加放松吧!

    如果他一直留在圣灵大陆,身份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

    “好吧,就算邪陌尘是因为这个,但是……你为什么要把他们三个也带过来?”

    薄奚齐脚步一顿,看向远在身后的四道身影。

    三岁眨了眨眼,轻咳了一声。

    “我是怕云离有心结,所以才让她过来的。至于那个上官熠,是他自己要跟过来的啊!”

    薄奚齐眯着眼,额角青筋直跳。

    “那-请-问,为什么醉幽舞这个,低级炼丹师,也跟过来了?”

    “哎哟!我们都是僵尸,醉幽舞就算是低级炼丹师,那也是炼丹师。她能够照顾云离他们啊!”

    “是-吗?”

    薄奚齐依然满脸怀疑,总觉得这个小家伙心思不纯。

    “当然是真的……”三岁撇了撇嘴,靠在旁边的石头上,“而且,我累了,还有人抱我。”

    薄奚齐嘴角一抽,什么鬼?

    三岁对着他眨了眨眼,转而对着身后的人喊道。

    “云离姐姐……我累了……”

    云离闻声,身形快闪,来到他的身前。

    “我抱你。”

    三个字落音,三岁已经落入她怀中。

    “谢谢姐姐……”三岁低着头,靠在云离的胸口,对着薄奚齐得意挑眉。

    薄奚齐看着三岁的表情,心头恶寒。

    他……他怎么觉得这个小家伙居然有男人的思想?

    而且……

    咕嘟——

    薄奚齐咽了咽口水,视线掠过云离脸上,飘来飘去,落在三岁的脸上。

    三岁在她身上蹭了蹭,嘴角挂着坏笑。

    “姐姐,我们快走吧……”

    云离点头,并未发现异样,在她眼里,三岁就是个孩子。

    转身对着身后的三人道:“快点。”抱着三岁,快速往前走。

    薄奚齐的眼睛都看直了。

    这个小家伙!

    居然……

    天呐!

    二姐到底生了个什么孩子?

    从小就这么色!

    三岁下巴搭在云离的肩膀上,对着呆愣的薄奚齐喊道:“快点过来带路——”

    薄奚齐眼皮跳了跳,看着三岁,无法用语言形容心底的感觉。

    这个家伙的目的,估计就是这个舒服的肉垫吧?

    不可否认,这个云离还真有料!

    走在最后的邪陌尘,醉幽舞和上官熠也连忙加快脚步。

    他们能跟着来到这里,已经够惊奇的了。

    当他们踏入这个神奇的地方之后,才感觉自己是井底之蛙。

    总之,人类,僵尸,他们都不知道了。

    因为这的僵尸,不管男的还是女的。

    除了皮肤过白之外,都美得不像话!

    他们简直就是一饱眼福。

    一直因为自己变成异类,而心忌的邪陌尘。

    在这里也找到了新的自我,也不用再穿着那些黑漆漆的斗篷。

    这些的阳光非常温和,对他完全不会有伤害。

    柩辕宫的上下,石梯依然蜿蜒,也勾起了薄奚齐的记忆。

    踏上石梯之际,便不知觉得加快步伐。

    只可惜,几人赶到柩辕宫的时候,却扑了一个空。

    潋阳不在柩辕宫!

    “怎么会这样?”薄奚齐有点无法接受,语气也冲了,“那个老不死的,他不在柩辕宫待着,乱跑什么啊!”

    云染见薄奚齐着急的样子,不禁想到了慕若身上。

    “难道是,小若出事了?”

    三岁一听,多看了云染两眼,怎么觉得怪怪的。

    该不会……是老娘惹得烂桃花吧?

    薄奚齐摆了摆手,“有事没事你们也帮不上忙,你们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潋阳大师去哪,你觉得我有可能知道吗?”

    云染十分无奈,就算他现在是柩辕宫的掌权者。

    但是潋阳大师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他!

    薄奚齐沉默了,弯腰坐在椅子上,半响没有出声。

    三岁坐在云离的怀里,眼珠子转了转。

    这个潋阳,他能去哪?

    “既然他不在这里,我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出去找吧。”

    云染听见三岁的话,连忙看去。

    倏地,瞪大双眼。

    这张脸……

    “你,你是……”

    三岁仰着头,道:“我是慕若和冥御煌的儿子。”

    话中满是骄傲。

    云染垂眸,眼底掠过异色。

    抬眸之际,恢复原样。

    起身走到三岁身旁,掏出一块羽毛,“我是你娘亲的朋友。这是见面礼,希望你喜欢。”

    三岁眉头一跳,接过东西,故作好奇问道:“这是什么啊?”

    三岁天真无邪的样子,让云染心生喜意。

    “这是一种灵兽身上的羽毛,只要你轻轻一挥,便能化为坐骑代步而行。”

    这个雀羽是潋阳大师送给他的,据说是什么灵界之物。

    反正他从来不下山,留在身边也没用。

    “谢谢。”三岁将雀羽攥在掌心,低着头,双眼满是幽深。

    雀羽,那是他曾经的坐骑,没想到他亡故,居然连坐骑毛都被拔了!

    云染见三岁的情绪低落,忙问道:“怎么了?不喜欢吗?”

    三岁眨了眨眼,抬眸便又扬起了笑。

    “谢谢,我喜欢。”

    云染凝视着这张小脸,心底有点酸涩。

    没想到慕若和冥御煌离开的这几年,孩子都这么大了。

    他转眼看向其他几人,骤然拧起眉头。

    “你们……你们怎么把人类带进来了?”

    醉幽舞往邪陌尘后面躲了躲,虽然这个男人长得很帅。

    可是……她害怕……

    薄奚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你管的真宽,我带他们进来自然会负责。”

    云染嘴角抽搐,忍不住说道:“薄奚齐,再怎么说我曾经还是你师父,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薄奚齐眼梢微挑,语气薄凉,“要面子行,以后二姐的消息,我一个字都不告诉你。”

    “……你行。”

    云染面色僵硬,认输了。

    薄奚齐也没有再多说,转眸看向了邪陌尘。

    “他是二姐的亲人,你也看出他现在的情况了。希望你能把他安排在柩辕宫学习。”

    邪陌尘低着头,神色复杂。

    他真的要留下吗?

    可是,这里似乎真的是他的归宿。

    --哥哥!你一定要回来,我会努力保护你,一定要回来。

    耳边传来邪陌茹哭腔的哀求声,他开始迟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