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13章 永远的天使
    皇甫沧月的脸色十分难看,盯着慕鸩的眼神,几乎要将他吃掉。

    “我问你,姐姐怎么了?”

    姐姐?这个人喊姐姐叫姐姐?

    慕鸩皱着眉头,一脸纠结。

    “你就是冒充薄奚齐,你也得把你头发给变黑吧?”

    皇甫沧月俊脸一黑,甩手一挥。

    啪!

    一巴掌就把慕鸩给拍开了,弯腰便要将石床上的慕若抱起来。

    “哎哟……”慕鸩扶着腰,使劲把脸从石壁上拽了出来。

    他奶奶的!

    双手一挥,张口就要攻击皇甫沧月。

    “快点放下姐姐,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皇甫沧月面色微寒,眼角余光泛着冷芒。

    “滚!”

    慕鸩心头一窒,张目结舌的看着皇甫沧月。

    “你……你你到底是谁?”

    他怎么好像在他身上看见那个人的影子了……

    “唔——”

    一声轻吟传出,慕若僵硬身子动了动。

    紧闭的双眼,睫毛颤了颤。

    皇甫沧月眼神一滞,忙将她放在床上,身形一闪,一拽。

    砰!

    一声闷响。

    “哎——”慕鸩头被撞进了石床上,龇牙咧嘴,使劲往外拔。

    他今天是和石头干上了!

    嗤的一下,他将头拔了出来。

    转眼刚要发怒,皇甫沧月已经冷漠的站在一旁,不动弹了。

    这个男人该不是有病吧?

    而这时,床榻上,慕若已经睁开了双眼。

    她眨了眨眼,凝视着头顶的石壁。

    “慕鸩,这是哪?”

    刚说完话,嘴里就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慕鸩坐在地上,听见慕若的声音,激动地连忙转身。

    “姐姐,姐姐……您,您没事啦!太好了……呜呜……”

    慕若见慕鸩哭的跟泪人似得,感觉好笑。

    “我只是休息一会,你哭什么?”

    睡一会?

    慕鸩眼睛都直了,“姐姐,您可不是睡一会,您睡了三个月啊!”

    “什么?”慕若微怔,猛地坐起身子。

    “小心——”

    皇甫沧月提醒的话还未说完,脖子就传来凉意。

    慕若凝视着这张熟悉的脸,尖锐的指甲暮然收回。

    心口的气血翻腾,也不难解释,他的话只是简单地关心。

    皇甫沧月看着她,拧着眉头,双眼不自觉染上一层委屈。

    “姐——”

    慕若倏地抽手,冷漠的打断他的话,“来杀我吗?”

    皇甫沧月心头一窒,轻呼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压抑住。

    少顷,平静的回道:“杀你自然不需要我这种高手,自然会有别人动手。”

    慕若睫毛狠颤了一下,旋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也是,不过花月潇的妹妹已经死了,你们可能需要重新选人过来了。”

    皇甫沧月面色一紧,花谷轻死了?

    糟糕!

    怪不得水上茉出来了!

    “姐……慕若,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慕若耸了耸肩,波澜不惊。

    “我知道。”

    皇甫沧月见此,有些着急,“那你还不走?”

    慕若转身坐回石床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走?往哪走?你觉得我能躲过仙界的追踪吗?”

    皇甫沧月神色一凌,盯着慕若,问道:“你,都知道了?”

    “知道?不,我不知道……”

    慕若不急不躁的模样,着实让皇甫沧月无奈。

    从她的话里看来,她已经知道是仙界的人找她了。

    至于为了什么找她,这个不确定她知不知道。

    “也许别的事情我不能帮你。但是,冥御煌……我一定会帮你找的。”

    慕若抓着裙角的手顿住了,低眉沉默的几秒,才淡淡道:“谢谢。”

    是“谢谢”而不是“不用”。

    皇甫沧月愣怔在原地,心底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个冷漠,高傲的女人,居然为了冥御煌的生死,选择相信他。

    慕若眼角余光一直在皇甫沧月的身上,见他突然沉默,眼神闪了闪。

    他,在她眼里,永远都是那个阳光、善良的天使。

    所以,只要他说,她就信。

    她甚至在想,如果他现在跟他说,他和杀她的人没有半点关系。

    她,应该也会选择相信。

    “姐姐?”慕鸩突然出声。

    慕若收回视线,淡淡对着皇甫沧月道:“你回去吧。”

    皇甫沧月猛地回神,转眼看向慕若,迈脚往前走了两步。

    “你,要保护好自己,我一定会把他安全送回来的。”

    听见这话,慕若下意识皱眉,语气颇淡。

    “你还是保护好你自己的吧。我的事情,你以后就别管了。”说罢,对着旁边的慕鸩道:“等会去打猎,等我身体恢复好,就离开这里。”

    “恩恩,姐姐这里还有兽血,都是我为你准备的。”慕鸩讨好的将地上的装满兽血竹筒拿起来,递给慕若。

    “谢谢,你最好。”

    皇甫沧月站在旁边,眼底带着一丝忧伤。

    曾经,喊姐姐的人是他……

    定定的看了慕若一眼,深呼了一口气,转身一步一步,朝着洞外走去。

    慕若耳朵微动,听着皇甫沧月的脚步声,眼神有些飘忽。

    “姐姐,兽血翻了——”

    慕若微微抿唇,凝视手心的血渍。

    竖起竹筒,仰头一顿豪饮。

    鲜血的血液,顺着慕若的嘴角流了出来,浸湿她的衣领。

    慕鸩愣愣的看着慕若。

    总觉得……自从那个银发男出现后……

    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他甩了甩头,瞎想什么呢?

    “姐姐……您这张脸,什么时候才能换下来啊?”

    慕鸩的疑问,让慕若微怔。

    这才想到她的脸是季无思的。

    转念想到刚才皇甫沧月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看来,她的举动,就算瞒也瞒不住。

    思及此,便将宋翊给她的丹药吃了。

    吃完丹药不久,她的脸上有浮起一层黑色的污渍。

    “姐姐——”慕鸩笑呵呵的指着山洞旁边的泉水,“您快去洗洗脸吧!”

    慕若挑眉,迈脚走上前。

    将脸上的污渍洗的干干净净。

    晶莹剔透的肌肤回来了,潋滟惊人的容貌也回来了。

    右眼角下的血色迷穴,将皮肤衬的吹弹可破。

    “姐姐……您好美!”

    “马屁精。”慕若斜了他一眼,起身甩了甩手上的水渍。

    “嘿嘿……那人家也就只拍您的啊!”

    慕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