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17章 有本事你打我啊?
    风桦抬眸看着二楼,面色沉吟了一下。

    “什么时候神武大陆来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了?连你都不是对手吗?”

    九遵鬼嘴角一僵,看着风桦定定道。

    “实话跟你说,我压根没有反手的余地。”

    所以,根本都称不上对手!

    风桦闻声,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看来,得让人查查她的底细。

    这样的人才,要是能收编,也是极好的。

    九遵鬼一看风桦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得了吧!还想着收编别人,先想想这次擅自离岛的后果吧!”九遵鬼扶着腰,一瘸一拐的朝着客栈里走去,远远地问道:“你到底住几号房啊——”

    风桦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之际,又看了一眼二楼。

    看来,这一次仙门之行,会很有意思。

    二楼房间,慕若靠在窗边。

    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中。

    擅自离岛。

    这下有趣了……

    叩叩——

    “送洗澡水。”

    慕若迈脚上前,打开房门。

    店小二和小厮,两人都提着一大桶热水。

    慕若额角跳了跳,让人全部换成了冷水。

    开玩笑,这么热的水是要把她皮剥了吗?

    店小二和小厮一脸无辜,连忙又去换了两桶冷水。

    慕若则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冷水澡。

    安静的睡了一宿。

    而慕鸩则爬上房顶睡了一夜。

    第二天,天色刚亮,他就着急忙慌的钻进慕若的房间。

    “姐姐,天亮了!”

    慕若打了一个哈欠,翻身起来。

    她向来眠浅,倒没有起床气。

    不然,要是换一个喜欢赖床的人,估计慕鸩也别想活了。

    有条不紊的穿戴好,又在脸上倒腾起来。

    “姐姐……你不会还要画那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妆容吧?”

    慕若撇了撇嘴,不以为意。

    “当初,冥御煌就是这张脸,我喜欢。”

    “……”会喜欢才怪!

    慕若挑着眉看着镜子的妆容,咂了砸嘴。

    虽然她不是外貌协会,但是如果冥御煌之前一直那个样子……

    那接吻应该也是问题吧?

    不过,比起这个,她还是比较好奇他以前那个咸萝卜干的问题。

    貌似那时候……他身下确实是没用的……

    可后面真的又变的雄伟了……

    慕鸩双目微睁,倏地打了一个冷颤。

    天呐!

    他偷听到什么东西?

    他要去洗耳朵……

    慕若斜了一眼旁边翻白眼的慕鸩,“你很闲是不是?”

    “呃……嘿嘿……姐姐我去帮你找早饭!”说罢,转身就要离开房间。

    慕若收回视线,继续在脸上捣腾。

    只是,这一次的易容到没有之前那么雷人。

    象征性的把五官画的普通一点,也点了许多小黑点。

    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是不丑也不美的平凡!

    看着镜子里大变模样的脸蛋,拿起一瓶黑色的药粉,直接盖在迷穴上。

    朱砂红变成了黑色,与脸上其他的黑点没有半点区别。

    立马将她整个人的气质拉下。

    拉了拉头发,她顿了顿。

    巧妙地长发编了起来,经过她的掩饰手法。

    及脚踝的长发,编完之后,直到腰部,短了很多。

    这时候再看镜子里,整个人已经成了普通姑娘。

    丢在大街上也没有人看一眼。

    拍了拍手,转身往门外走去。

    ----楼下客堂。

    天色才刚亮,依稀间三三两两的身影,坐在饭桌前吃着早饭。

    慕若下来之后,看了一眼有些诧异。

    没想到王大鲁比她起来的还要早。

    “姐——”慕鸩捂住嘴,对着慕若招手。

    慕若迈脚径直的走上前,坐下。

    王大鲁看见一个陌生女子坐在桌上,连忙客气提醒,“这位姑娘,这里有人了。”

    “不是等我吗?”

    王大鲁心想,这大庭广众下,你一个都能做我女儿的丫头,怎么不害臊啊!

    “我说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出口,脑袋陡然穿过一道亮光。

    “你,你是……”

    看着他激动的样子,也知道他猜到了。

    “是我。”慕若点了点头,对着旁边的小二道:“一碗白米粥,两笼包子。”

    “我,我吃过了……”王大鲁忙说道。

    自己到底护送了个什么人啊?怎么每天脸都不一样啊……

    慕若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是给你吃的。”

    王大鲁闻声一脸尴尬的挠了挠头。

    慕若仿若无事,倒了一杯茶。

    眼角余光却停留在角落里,紧盯着自己的人身上。

    而盯着她的人,自然是昨夜弄出乌龙的九遵鬼了!

    “风桦,这个女人长得真……普通。昨天晚上我还以为是个大美人,唉,眼睛瞎了。”

    风桦白了他一眼,“你确实瞎了。”转而对着慕若的方向努了努下巴,“她除了脸色暗黄之外,你看她的手,不过她也心细的很,脖子下的肤色都被她遮盖了。”

    九遵鬼顺着风桦的提醒,看向了慕若的手。

    那端着杯子的手,真真是芊芊玉手,白嫩细滑。

    “嚯,好像真的是……”他盯着那双手,缓缓往上移,移到脖子以上,又转开了,一脸为难,“我,我想象不出她好看的样子……”

    啪——

    风桦恨铁不成钢,一巴掌甩在他的后脑勺。

    咬牙切齿的低喝,“你这个人真-是!察言观色的课程,你是怎么糊弄过去的?”

    九遵鬼揉了揉头,往旁边的移了移。

    “怎么过?当然是凭真本事过的!还有,你这个野蛮的女人,不要打我的头。”

    “我,我打——”风桦挥手又甩了过去。

    九遵鬼身体往后一仰,板凳翘了起来。

    安全的避开了风桦的手,旋即嘚瑟的颠了颠腿,“来啊,来啊!有本事你打我啊?”

    风桦见他得意的样子,眼皮跳了跳。

    往下看了看他的板凳,脸上扬起一抹笑容。

    旋即快速出脚。

    喀嚓——

    凳子腿断了。

    扑通!

    “哎哟——”九遵鬼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索性客堂里也没有人,他又龇牙咧嘴爬了起来。

    “哎,你们两个干什么?”店小二忙喝道。

    风桦指尖一弹,对着柜台弹去一两银子。

    “凳子钱。”

    九遵鬼瞪了她一眼,“败家婆娘!给他几个铜板就是。”

    “啧啧,真丢人!”风桦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我去会会她。”说罢,起身往慕若的方向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