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若微微抿唇,晃了晃手里的茶水。

    有趣有趣,有趣极了。

    不管是他们两个的侦查头脑,还是他们的出处。

    似乎都极具探索的价值!

    眼角余光瞟见越来越近女子,默不作声的喝了一口茶。

    “这位姑娘,能交个朋友吗?”

    风桦站在慕若旁边,轻声问道。

    慕鸩昂头一看,好像是昨天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姐姐,他们不会有什么目的吧?

    慕若斜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王大鲁抬眸望去,见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姑娘家的事情,他一个大男人,还是不插嘴的好。

    慕若放下手中的茶杯,转眸看了看她。

    “四海之内皆朋友,不介意的话,当然可以。”

    风桦眼睛一亮,这句话她爱听。

    “哎,伙计,再来两笼包子,今天我请客。”

    九尊鬼闻声脸色一黑。

    什么她请客,明明都是他的钱!

    磨磨蹭蹭,还是走了过去,不吃白不吃!

    “失礼了。”九遵鬼冷着脸,不情不愿的说了句,直接往慕鸩的位子坐去。

    慕鸩看他的样子就不高兴,双手一合,对着他的屁股,招呼了过去。

    “啊!!!”九遵鬼捂着屁股,痛的蹦了起来。

    那一刻的菊花残,应该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了。

    风桦拧着眉头看着九遵鬼的举动,脸色有点发黑。

    “九遵鬼,你在干嘛?”

    “有……有有东西戳我……”

    风桦凝视着空挡的长凳子,翻了一个白眼。

    “说你瞎,你真瞎!有什么东西?自己看!”

    九遵鬼使劲蹦了蹦,看向刚才的位子。

    果然空荡,没有东西。

    可是捂着屁股,他却不敢再坐上去了。

    走到风桦身边,把她往里面挤了挤。

    噗——

    慕鸩捂着嘴巴,脸都憋红了。

    慕若手放在唇边,低着头摆弄茶杯。

    其实,也差点出内伤。

    偷偷对着慕鸩点了一个赞。

    干得好!

    两人眉目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姑娘,昨天晚上的事情,有点误会,其实我是找我妹——”

    啪——

    风桦一巴掌拍下去,毫不留情。

    转脸对着慕若笑了笑,“我是姐姐。”

    九遵鬼低着头,咧着嘴瞪着她。

    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有一天要弄死她!

    慕若将两人得互动看在眼底,觉得分外有意思。

    “昨夜的事情,我没放在心上。”

    “恩恩。”风桦忙点头。

    “早饭来了——四笼包子,一碗白米粥。”

    店小二将早饭放在桌面,转身走了

    九遵鬼抽出筷笼的筷子,使劲敲了两下。

    反正有这个多事的女人在这里,他就负责听着就好。

    “唔……味道不错……”

    吃吃吃,怎么不吃死你!

    风桦收回视线,看向慕若。“呵呵,姑娘,我叫风桦,他叫九遵鬼。”

    慕若眼神闪烁,淡淡道:“恩,我叫鬼见愁。”

    说罢,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风桦后背却僵了僵,凝视慕若几秒。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观察力比他们还要厉害。

    从始至终他们说话都是用代号互称。

    她居然猜到他们的名字是假的……

    “鬼见愁?我叫九遵鬼,也有一个鬼字。说不定上辈子是一家人呢!”

    风桦听见之后,差点一巴掌把他拍进地坑去。

    等回岛第一件事,就让他重新滚去上课!

    反观慕若倒是平静,从始至终,没有因为两人的话,改变神色。

    听见九遵鬼的话,低声呢喃了一句。

    “人溜狗,狗咬人。难道也是一家吗……”

    九遵鬼这下可算是听出来了。

    这女人是在骂他!

    手中筷子往桌面一拍,怒目而视。

    “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跟你道歉了,刚才你也说不计较了,你怎么还骂我?”

    慕若筷子也顿了一下,抬眸看向九遵鬼。

    “我骂你了?什么时候?”

    “就刚才,什么人咬狗,狗咬人的。你转着弯骂我是狗呢?!”

    慕若蹙眉,带着不解。

    “刚才?我有对你说话吗?”

    “怎么没有?你还狡辩是不是?你们说有没有?!”

    风桦:“……”

    王大鲁:“……”

    两人低着头,纷纷沉默无言。

    这年头领什么的都有……

    还没有见过领骂的……

    “我……你刚才分明……”刚才还理直气壮的九遵鬼,顿时僵住了。

    仔细想想,她刚才声音却是很小,并不是对着他说的。

    慕若看着僵直在原地的九遵鬼,双手一摊,提醒道:“事实是我没有骂你。而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跟我道歉过。”

    风桦抬手尴尬的挠了挠额头,好像还真是……

    “别丢人了……”拽了他一把,将他拉回座位上。

    九遵鬼咬着唇,偷看了慕若一眼。

    “对……对不起……你一个女人就不能心宽点啊?我做错事,我道歉,我对不起——”他咧着嘴,冲着慕若的方向,故意拖长声音。

    那无赖的欠抽的模样,真是绝了。

    风桦脸色微黑,她真的很想说,她不认识这个男人!

    “你的道歉,我接受。”慕若扬起假笑,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饭。

    完全不受刚才的影响。

    九遵鬼见此,气得拿起一个包子,使劲咬了一口。

    风桦低着头,再也没有出声。

    她怕她忍不住,把身边的男人给掐死。

    回岛之后,她一定要让他把全部的课程,都重新上一遍。

    这个笨-蛋!!!

    王大鲁一直尴尬的看着,感觉他们就是小孩子打打闹闹的。

    吃完饭之后,结完账,慕若便和王大鲁离开的客栈。

    马车,很快离开了城门。

    风桦站在客栈门口,手里牵着匹骏马,冲着后院的方向大喊。

    “你快点,人都走了!”

    九遵鬼拉着一批黑马,故意磨磨蹭蹭的走出来。

    嘴里嘟囔着,“走了就走了,有什么好追的?”

    “你嘟嘟囔囔什么呢?要是走散了,回去之后,我要你好看!”

    九遵鬼仰头翻了一个白眼,咧嘴学着风桦的语气嘀咕着。

    “哼,回去要你好看!”

    “嘁!有地位了不起啊?偷偷出岛还有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