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若双眼半眯,不知道风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不可能,看不出来旁边这个人是女人……

    徐睿眼神闪烁,转过身子,直视慕若。

    “姑娘,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徐公子,小女子的名字不足挂齿。”说罢,垂眸掩去眼底的不耐烦。

    徐睿却误以为她不好意思,羞涩了!

    “哈哈……你应该知道,我很喜欢你,你放心我没有恶意的……”她推开折扇,摇了摇,将脸上志在必得的笑容挡住。

    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一定经不住美男的猛烈攻势。

    只要她倾心,她就有机会!

    双眸凝视着低头的慕若,眼底掠过阴冷。

    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的,你的牺牲一定不会白费。

    “我回来啦——”风桦欣喜的喊出声,走进座位。

    徐睿对着风桦,扬起一抹笑容,眼神里带着一丝勾-引。

    风桦忍住呕吐的心,看向慕若。

    “哎呀!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俊俏的公子哥,真是……”说话间,低下头。

    实则,在努力的翻白眼。

    妈得!

    还没吃饭,差点就被恶心出来了。

    敢戏弄你姑奶奶,以为你姑奶奶是好惹得的吗?

    半响后。

    九遵鬼和路展端着两托盘的菜色走了过来。

    后面还跟着两名仙徒,手里还端着两托盘菜色。

    桌面,很快就被菜色摆满。

    “你们快坐下,吃吧!”风桦热情的拿起筷子,递给徐睿。

    徐睿做出受宠若惊的模样,嘴角勾起淡笑,“谢谢。”

    “哎呀,客气什么嘛……”风桦掩唇一笑。

    慕若拿起筷子,完全无视旁边那炙热的眼神。

    徐睿夹了块肉,就往慕若碗中送。

    慕若故作不知,端起碗避开了。

    将刚刚夹得一块鱼肉送进嘴里,就是送进嘴里的那一刹那,后背狠狠地一僵。

    徐睿皱眉,将夹起的肉,送进自己嘴里。

    慕若面色凝重,看向风桦,九遵鬼,还有路展。

    他们几人已经相继吃了下去。

    “你们——”

    “这是赠送的美酒,味道还不错。”路展说着话,将美酒饮下,给几人都倒了一杯。

    风桦,九遵鬼都喝了一点。

    慕若抿着唇,缓缓地嚼了嚼,眼底蕴藏着狂暴的寒意。

    鼻尖嗅了嗅酒香味,端起酒杯晃了晃。

    真是好心机!

    既下毒,又解毒。

    为了让她失去抵抗能力,还真是煞费苦心。

    就是不知道,这次派的谁过来?

    居然不惜铤而走险,让这么多人给她陪葬。

    “姑娘,你多吃点……”徐睿目光灼灼的看着慕若,那眼神温柔似水。

    慕若掩去神色,点头“恩。”了一声。

    低着头,夹着菜若无其事的吃着饭菜。

    没有一人发现慕若的心思,更没有一人察觉饭菜和美酒的不妥。

    众人只觉得菜色美味可口。

    桌面的饭菜,不停地减少。

    一桌五个人,基本上都吃的差不多了。

    风桦低着头,眼珠子转了转,“啊……我忘记带钱下来了……小若,九九还有展展……你们的钱都在我房间里……”

    慕若闻声,嘴角僵了一下。

    总算知道她卖的什么药了,这么低级的借口……

    风桦眨了眨眼,将双眼弄的通红,可怜兮兮的看着徐睿。

    “睿哥哥,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点钱?”

    “呃……多少?”徐睿眼角抽了抽。

    风桦嘴角咧开的笑容,“不多!”比出一根手指,“就,就一千两。”

    “一……一千两?”徐睿面色有点变化。

    这一千两一顿饭钱?怎么可能!

    风桦撇了撇嘴,“这个里的饭菜很贵,你不信等会去问问嘛,再说……我就是问你借钱,又不是不还了,等会我亲自送到楼上去。”

    徐睿纠结的看着风桦,放在桌面的拳头攥了攥。

    她逃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装多少钱。

    全身上下,加在一起才一千多两。

    慕若淡淡瞥了她一眼,“既然要不愿意借,那我上楼取。”说罢,便要起身。

    徐睿见此,咬牙说道:“借,我借……”

    旋即,肉疼的从怀里掏出五百两银子和五百两的银票。

    风桦对着慕若挑了挑眉,伸手去接,“多谢睿哥哥,你人真好!”

    徐睿又看了一眼银票,心头暗道,成大事者不惜小费!

    咬牙将一千两都递给了她。

    风桦装模作样的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呵呵……我现在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了吗?”

    “冥若。”慕若轻声回了句。

    “呵呵……真好听……”徐睿双眼泛着光,凝视着慕若的侧脸。

    慕若转眸看向窗外,故作不知。

    路展伸脚踢了九遵鬼一下。

    九遵鬼无声望去,似乎在问,干嘛?

    路展下巴对着对面的两人努了努,怎么回事?

    九遵鬼双手一摊,就那么回事。

    慕若眼角余光将两人得互动看在眼里,这两人什么时候好到连不说话都能交流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同性才是真爱?

    “我上楼了。”慕若突然起身。

    “我也上楼……”徐睿赶紧说道。

    慕若皱眉,挑眉看向徐睿,娇羞一笑,“哎呀,人家……”说罢,转身快速朝着楼梯口跑去。

    这样的慕若,让徐睿更有胜算了。

    “呵呵……二位继续聊。”她抿着笑,赶紧往楼上跑。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九遵鬼:“……”

    路展:“……”

    他们刚才肯定眼花了?

    他们要去洗眼睛!

    “嘿!”风桦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按住两人的肩膀,“路展,这是你刚才付的十两银子。”

    路展看着桌面的十两银子,扭头看向身后。

    “你刚才要了一千两。”

    “那是我赚的。”风桦摇着头,吐了吐舌头,“我回房休息了~”

    转身,开开心心的跑了。

    九遵鬼:“……”

    路展:“……”

    她这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划算!

    他们做了半天的托,倒是白做了!

    ----

    八楼,一号房,房门紧闭。

    房间桌子被砸碎了,椅子也倒了一张。

    徐睿头发散乱,错愕的躺在碎木里面,还没有缓过神。

    刚刚她跟来之后,进门正想要诱惑她,结果就被猛地一个过肩摔。

    慕若拉着椅子上,懒懒的坐下去。

    转眸,凝视着躺在地上的女人。

    她倒是想跟她慢慢玩,只不过,当她发现仙门是圈套的时候,她已经没有耐心了。

    “你是谁?目的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