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43章 做什么亏心事了?
    所以,仙门不可能拥有圣灵果,还拥有大量的叶子。

    也许,这些根本不是仙灵果的树叶。

    九遵鬼扬了扬手里的叶子,“这应该是放在灵力极深的东西边,沾染了灵力,这种灵力持续不到三天,就会消失。消失之后,它的叶子依然是翠绿色。一般人就很容易误解,以为是什么稀有的东西。”

    “所以,这不是——”路展连忙捂嘴。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风桦奇怪的看着九遵鬼。

    九遵鬼抬手摸了摸鼻子,“我以前第一个任务,你忘记了?”

    风桦眼神闪了闪,脑海里闪过某个场景。

    当场笑喷了。

    “哈哈哈……我想起来了……噗……”

    慕若见此,问道:“这么好笑?说出来听听。”

    “就是——”

    “你给我闭嘴,不然你的糗事,别怪我不客气。”九遵鬼厉眼警告。

    风桦撇了撇嘴,“不说就不说……”她起身,裂开,往后退了一步,眼底掠过坏笑,“不就是某人把一块烂石头当成聚灵玉,有什么好丢人的?”

    呃……

    石头当成聚灵石?

    这个太夸张了吧?

    不管是色泽还是形状,差异不是一点点大。

    就好像脚趾跟手指一样,容易分辨。

    九遵鬼额角狂跳了一下。

    “风-桦!”

    “你打我啊?”风桦得意的吐了吐舌头,转身朝着楼上奔去。

    “你给我站住!”九遵鬼起身面朝着她跑去。

    两人离开之后,慕若无奈的摇了摇头。

    “呵呵……他们俩还挺有意思的。”路展跟着笑了笑。

    慕若闻声,瞥了一眼他面前的空碗。

    “早饭好吃吗?”

    路展不明所以,点了点头,“还不错。”

    慕若忍住笑意,丢给他一粒丹药。

    “心真大,送你救命的。”说罢,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路展低眉凝视着手心的丹药,忽然心底一咯噔。

    难道……饭里有毒?

    压下心底的震惊,赶紧将丹药吞下

    这才知道风桦和九遵鬼为什么没有吃!

    他转眸看向饭厅里还在吃饭的众人,吞了吞口水。

    这,太恐怖了……

    皇上没进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明月客栈。

    “主公,他们已经成功出城,去调遣最近的暗卫了,但是也需要五天的时间才能到达。”

    刑天面色凝重,手指在桌面敲了敲。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他没有想到连徐盛这个城主都沦陷了。

    他必须得做足准备,以防万一!

    “路绫,你去四周城镇,把邢法阁分阁内所有的杀手都召集起来,隐于城外等候调遣。”

    路绫一惊,“主公,凤城是总舵,他们都是内部人,这分阁……”

    刑天抬手制止了路绫还未说出口的担忧。

    “无碍,公开邢法阁是小事。之前冥若灵宠来通知的事情你也听见了。冥若和路展还在仙门……徐盛被困绝对不简单。”

    路绫看着刑天面色凝重,深深点头。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罢,转身离开。

    刑天坐在房间里,看向窗外。

    看来,今夜,他得夜探城主府。

    这时,慕鸩的声音突兀响起。

    “啧啧,得了吧,城主府你就别想着去了,我刚从那里回来。”

    比起第一次出现时的戒备,这次刑天已经能坦然若之了。

    “哦?小兄弟可是有什么发现?”刑天好奇的问道。

    慕鸩走到桌边,双手一撑,坐在桌面。

    “发现倒是没有,以你现在的等级,基本上是有去无回。”

    “那你可有见到徐盛?”

    慕鸩点了点头,“见到了,算是半死不活吧!”

    半死不活?这么严重!

    刑天沉着脸,眼神一片幽深。

    “你们是不是知道仙门的背后是什么人支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总觉得冥若肯定知道什么。

    慕鸩哪里会说真话,直接唬了过去。

    “我们怎么会知道?我家姐姐是人,又不是仙。你还是兴国皇帝,你怎么都不知道?”

    刑天面色僵了一下,看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回道:“好吧,帮我谢谢冥若,这件事情我会看着办。反正拍卖会那天我们也是可以进去的。”

    慕鸩撇了撇嘴,上下环视着刑天。

    突然眼神一凝,嘶……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现在才发现,你好面熟啊!”

    “面熟?”刑天挑眉,眼底带着不解。

    倏地一道亮光在慕鸩脑袋里闪过。

    “啊!你,你这双眼睛和他太像了——”

    刑天眼神一沉,“和谁?”

    “就是姐姐的夫………”慕鸩连忙捂住嘴,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后脊蹿起一阵寒意。“呵呵……没事,没事……我出来太久了。要回去和姐姐复命了……”

    一道冷风窜过。

    啪啪!

    窗户一关一合。

    慕鸩已经快闪离开了。

    刑天坐在原地,全身僵硬。

    脑海里闪过当初见到慕若时的种种画面。

    她抓着心口痛到不能自己,浑身颤抖,背对着他。

    说出那句,--你回来了……

    虚弱却又带着安心的语气。

    现在就好像针扎在他的心口一般。

    搞了半天,真的有那个人存在!

    所以,她那天晚上是把他当成了别人?

    第二次见面是在季家前厅。

    当时他就觉得她有些异样,原来是这个原因……

    --想我最爱的男人。

    --我已经成婚了。

    现在这些话,尤其刺耳的话。

    可却是真的,一直都是他在自欺欺人!

    心底这一抹刺痛是什么?

    这时候,他当然知道,那根本不是因为好奇产生的感觉。

    刑天苦笑出声,他真是笨蛋,居然会相信她那完美的搪塞。

    狗屁的好奇心,根本就是他——

    有的时候,愚蠢和无知,真的只是一线之差。

    他仰头深呼了几口气,使劲甩头,挥去头顶上的乌云。

    不过,他也认知到一件事情。

    她是真心不想和他为敌……

    ----

    慕鸩回到古楼后,乖乖的回到了幻灵空间。

    安静到让慕若怀疑,一把将他丢了出来。

    “哎哟——”慕鸩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慕若低眉冷睨着他,“说,出去这么久,做什么亏心事了?”

    “啊?没……没有啊!”慕鸩眨了眨眼,拍了拍屁股坐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