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去死吧——”水上茉面色狰狞,双手抓住剑柄,想要将银剑横向劈开慕若的身体。

    咔的一声响。

    居然是子母剑!

    慕若面如冰寒,直攻而去。

    叮叮当当传出一阵响声。

    两人居然打在了一起。

    不过从一开始,慕若就是弱势。

    加上伤口流血过多,没多久就开始承受不住了。

    “唔——”鲜血从慕若嘴角涌出。

    她黑色的瞳眸已经完全成为血色,

    血色的瞳眸,带着一丝邪性。

    抓着寒月鲛的手,使劲攥了攥。

    死?

    开什么玩笑!

    她什么都会写,就是不会写死字!

    一道道僵尸纹路,随着慕若的情绪而渐渐浮起。

    慕若的身体在这一刻,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冲击着。

    黑色白色交错的力量,环绕在她的周身。

    每人每秒,都在迅速修复她的伤口。

    水上茉怎么可能看着慕若恢复,当即甩起一道厉芒。

    狂暴的灵力,带着毁灭性的杀伤力。

    慕若猛地抬头,冰冷的眼神,带着无尽戾气。

    水上茉心头一突,那一秒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她甩了甩头,没有理会这一丝异样。

    挥动手中银剑,奔着慕若脖颈刺去。

    慕若额角涌起黑气,一股刺痛扎在她的神经上。

    银剑临近,她忍着疼痛,猛地翻身。

    身体一个倾斜,再次往小溪里跌去。

    小溪里的水面全是冰渣。

    慕若直接面朝地跌落,冰渣如刀刃,扎进她的身体内。

    脸上以及其他露在外面的部位。

    慕若趴在地上,额角渗出冷汗。

    刚要翻身而起,却被迫僵住。

    该死……

    她动弹不得了?

    怎么回事?

    哗——

    风声掠动,水上茉一脸得意的站在她的身边,抬脚踩在她的后背上。

    “当初你毁了我的婚礼,就该想到今天!”说罢,抓起银剑,对着她的后背一阵狠戳。

    嗤!嗤!嗤!

    每一个伤口陡然慕若倒吸一口冷气。

    她不怕她自己受伤,而是怕那个男人因她出事。

    害怕,这两个字,钻进慕若的脑袋里。

    不行,她不能死……

    慕若咬着牙,使劲调动卡住她身体的那一道禁锢。

    水上茉脸上挂着阴笑,“区区灵皇等级,还想挣脱我的禁锢,简直就是做-梦!”

    她一把将手里的剑拔出,一股鲜血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涌出。

    慕若趴在地上,双手抓紧冰渣里。

    血,染红了冰渣。

    ——姐姐!!!

    慕鸩惊呼一声,就想要出来,却被慕若禁止了。

    慕若紧咬下唇,唇瓣渗出血迹。

    嗡——

    主人,我救你!

    寒月鲛奋力挣扎,剑身腾空而起。

    奔着水上茉袭去。

    水上茉看都没看,挥手一弹。

    当的一声。

    嗡嗡——

    嘭!

    寒月鲛被砸进旁边的石头中。

    尤其可见,水上茉的实力有多强。

    然而,就在她分心对付寒月鲛的时候。

    慕若却找到了突破口。

    她刚刚发现,沾上血渍的冰渣被融化了。

    而她流出鲜血虽多,但是僵硬的身体,却得到了缓解。

    可谓是因祸得福!

    慕若不动声色,趴在地上,气喘吁吁。

    水上茉扭头看着砸进石头的寒月鲛。

    “哼,没有九仙帝尊寻,你也不过是一个废物!”

    慕若眼底荡起波澜,寒月鲛以前的主人是九仙帝尊?

    嗡嗡——

    去你大爷!

    慕若额角抽搐,瞥了一眼砸进石头又被困住的寒月鲛。

    仿佛在说,她又听不进。

    嗡嗡嗡——

    过过嘴瘾……

    慕若默勒,这么严肃的场景,这是闹啥嘞?

    害她紧张的情绪都没有了……

    嗡嗡!

    主人,打死这个小-贱-人。

    慕若:“……”她现在是被打的一方好吗?

    砰——

    慕若后背毫无征兆挨了一脚。

    水上茉脚踩着慕若的后背,面色阴森。

    “等我割下你的头,看你还怎么修复!”

    哧!

    一把黑色匕首出现在她的手里。

    噗嗤——

    慕若身体一僵,后肩再次被扎进一刀。

    水上茉嚣张的笑出声,“哈哈哈……你真以为我会给你一刀痛快吗?你做-梦……”

    她伸手拔出匕首,眼睛都不眨一下。

    噗的一下,便又插进慕若另一边后肩。

    慕若唇瓣微白,但是身上那莫名疼痛却渐渐消失了。

    仿佛水上茉扎在她身上的不是尖锐的匕首,而是不值一提的针灸!

    这种感觉,慕若自己也有点懵逼了。

    这到底咋回事?

    水上茉丝毫不知道,阴差阳错之间,反而帮了慕若一把。

    如果知道,只怕得后悔的想死!

    慕若趴在地上,一副快死的模样。

    事实却是身体的机能,几乎全部恢复了……

    水上茉折磨慕若,也折磨的差不多了。

    “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冥御煌以后有我照顾,不管怎么样,我也和他圆房了。”

    呕——

    慕若差点一口喷出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水上茉看见慕若毫不掩饰的面色,伸手一把抓住她的后襟。

    附耳,一字一顿,“只要你死了,我再回去杀了那两个小臭虫,不会有人知道我到底跟谁在一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就是冥-御-煌……”

    慕若被迫仰着头,却完全没有被俘虏的样子。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水上茉凝视着慕若的平静的神态,颠了颠手中的匕首,“我都不想听!去死!”

    她拿起手中的匕首,反手对着慕若后颈扎去。

    慕若面色一凌,屏息凝神半天,可不是等死的。

    说时迟,那时快。

    慕若双腿猛地一蜷,同时生出利甲的右手,奔着水上茉的心口袭去。

    在水上茉眼里,慕若就是待宰羔羊。

    一个全身上下都是血窟窿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反击之力。

    她的轻敌,间接导致她此举的失败。

    噗——

    水上茉手中的匕首,直接扎进慕若刚才所躺的地方。

    慕若双脚紧跟着而下。

    噗通——

    水上茉面朝下,被砸进水中。

    慕若一把抽掉水上茉身上的被单。

    飞身掠起,抓住寒月鲛,便要离去。

    飒!

    寒风掠起。

    慕若眉头轻挑,看着赤条条的女人。

    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好身材!”

    愤怒,燃烧至定点,水上茉头发湿淋淋,胸腹上起下伏。

    “慕-若——”

    ————————

    木子炎:好啦~我知道你们久等了好几天了,我今天把问题都解决了。今天早睡,明天好好更新,还有冥御煌,快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