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64章 气爆冥御煌
    黑暗中,突然迎来一丝光明。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是冥御煌……

    她凝视着床榻上的男人,欣喜若狂。

    “冥御煌——”

    快步的扑上前,想要抓住冥御煌的手。

    只是,下一秒她却愣住了。

    她的手直直穿过了冥御煌的手,根本触碰不到实物。

    这是怎么回事?

    “冥御煌你听得见我说话吗?”慕若压下心底震惊,冲着床榻上的人呼喊道。

    床榻上的人根本没有反应,睡得非常安详?

    慕若心底有点不踏实,站在床边深呼了一口气。

    屏气凝神,抚了抚手腕的血玉,再次伸手探向床榻上的人。

    就在她手要触碰到床榻上的人之际。

    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慕若猛的回身,拧着眉头看着来人。

    来人一袭青衣,五官深邃,凤眼凌厉十足,气质寡然淡漠。

    可是,这张脸……她从来没有见过……

    不对!

    慕若咬着下唇,落在对方衣着上后,脑袋里闪过一个想法。

    难道……这个青衣男人……是潋阳师父?

    “师父?”慕若迟疑的喊道。

    潋阳眼皮不经意间跳了一下,却没有回应,迈脚径直的朝着床榻边走去。

    慕若皱着眉,不确定他是真的没有听见,还是假的没有听见。

    她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只见,他走到床榻边,指尖搭在冥御煌脉搏上。

    “脉搏有点小。”潋阳眼梢余光一直留意着房间里的人影。

    转眸扫了扫床榻上的冥御煌,得赶紧转移注意力才行。

    慕若眉头直跳,迈脚走到床榻边。

    潋阳抬手,指尖凝起白芒,装模作样的查看一番。

    慕若见此,脸色微变,“师父……冥御煌怎么了?他是不是很严重?”

    “呃——额咳咳咳……”潋阳抬手挥了挥面前,揉了揉鼻子,“咳咳……今天怎么这么大灰尘……”

    慕若拧着眉头,双眼半眯看着潋阳,凑近附在他的耳边,低吼,“师-父?潋-阳?死-老-头-子!!!”

    潋阳额角抽搐,搭在冥御煌手腕的手指,差点没把他腕给掐断。

    “阿哈——”他仰头打了一个哈切,起身往门口走去。

    慕若见此,差点郁结。

    这个老家伙,明明能听见他的声音,却故意不搭理她!

    她跺脚坐回床榻边,抿唇凝视冥御煌。

    到门口的潋阳,仰头看向外面的天空,嘴里喃喃自语。

    “偏落异地被人欺,真相大白是欺人……”

    慕若挑眉,他在瞎侃什么?

    潋阳回眸,瞥了慕若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旋即转身又迈脚往外走去。

    慕若转眼又看了看冥御煌。

    忽然心头一凛,难道师父想暗示她什么?

    忙快步往外面跑去,出门之后,径直的跟上潋阳的脚步。

    潋阳双手负背走在前方,脚步时快时慢。

    这看在慕若的眼底越来越奇怪。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潋阳兜兜转转,走到后院的一间厢房。

    这时,慕若才后知后觉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一个陌生的宅院,整个宅院似乎都围绕这一股力量。

    很熟悉的力量……

    “拓跋薄尊上,还有什么吩咐?”

    潋阳的声音,陡然从厢房传出。

    拓跋薄尊上?

    慕若双目圆睁,掠身上前。

    根本不用推开紧闭的房门,便直接穿了进去。

    当进入房间之后,她震惊的瞪大双眼。

    真的是小爹爹……

    桌旁,坐着一位戴着斗笠的男人,那双犀利的寒眸,让她熟悉到骨子里。

    她忍住惊愕,默默地站在旁边。

    拓跋薄手指敲在桌面,半响才回了一句。

    “丫头那边正常进行中,千万不要让冥御煌出事。”

    潋阳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那当然,当年您那千年尸毒那么强悍。还不是我将它控制住,才让冥御煌得以存活。说来,冥御煌还得谢谢您,没有您哪有他的今日。”

    拓跋薄斜眼看向潋阳,嘴角勾起意味。

    “下棋的人是千年以前的,棋子也是千年历练挑选出来的。这盘棋,能赢的就是胜者。”

    潋阳的眼神,陡然转阴。

    “那这盘棋的棋子,有谁是在你们意料之外的?”

    拓跋薄闻声,笑了笑,“那自然是我那聪明的女儿,她让时间全部都削短很多。”

    一丝宠溺的笑意,在他眼底,极快的掠过。

    慕若的脸色,却如同掉冰渣。

    千年之久是棋盘……

    就连她也是棋子……

    潋阳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门边,眼底有些不忍。

    “哦,这么说,她就只是一枚棋子了?”

    拓跋薄指尖颤了一下,冷冰冰的瞥向潋阳。

    “这你不需要过问,八方神器找到之后,我会让冥御煌骗过来。当初不是看他可怜,我会尸毒给他一个废物?还有我那个被爱冲昏头的傻女儿,丝毫不知道,他就是他安插的眼线。”

    潋阳看着拓跋薄冰冷的侧脸,眼梢又扫了一眼门边。

    慕若瞳孔微缩,脚下一个仓促。

    冥……冥御煌他……

    “慕若,你快给我醒过来!”

    一道爆裂的声音,击中慕若的脑袋。

    慕若的脑袋,突然爆裂般疼痛起来,让她忍不住蹲下身子。

    “啊——”

    凄厉的吼声传出,慕若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

    就在慕若消失之际,一股暴戾的气息从门外传来。

    砰——

    房门直接被人踹开。

    一袭黑衣的冥御煌,犹如地狱修罗一般。

    “你们两个真有本事!”

    拓跋薄皱着眉,看向门口的男人。

    “这件事情是我的主意,她是我的女儿,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倒。”

    潋阳看了一眼冥御煌,立马举手投降,“我是被他逼的……”

    冥御煌气得额角青筋直跳,咬牙扫视着两人。

    “从现在开始,修复魂魄的事情终止。”

    拓跋薄拍案而起,脸色阴沉。

    “你不可以停止修复,只差一个精魄,你的身体就能完全复原了。只要找到九仙帝尊,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复原?找到九仙帝尊?

    冥御煌冷然一笑,“你放心,如果我找到九仙帝尊,一定第一个掐死他!”

    “不要任性,你接受我的传承,就必须得完成使命。”拓跋薄强硬的瞪着冥御煌,毫不相让。

    冥御煌仿若未闻,一字一句道:“一个破传承而已,你拿回去便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