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65章 溺水的错觉
    “你——”拓跋薄周身凝起狂暴的力量,大有下一秒冲上去教训他的打算。

    他花了一千多年的时间,就是为了遵守承诺。

    一共丢在极渊元界三处传承之力,唯独接受传承并且成功的,就只有他一个。

    还那么巧就和他女儿在一起了,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潋阳额角抽搐,连忙摆手,“好了好了……别吵了,我说句公道话,大家都是为了天下……”

    “呸!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冥御煌气得对着潋阳低吼,“我他妈谁都不为,我只要我的若儿好好地。”他抬手指着拓跋薄和潋阳,心底的愤怒完全无法掩饰,“你们的破事老子不想管,少他妈扯上我!”

    说罢,抬手,直接撕破空间,消失了。

    拓跋薄,潋阳直接懵逼了。

    一言不合就跑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这是去哪里了!

    拓跋薄看着消失的人,差点气疯了。

    他只想让事情进展快一点!

    要不是他弄那个什么鬼血契,那个丫头也不会做什么事都处处顾虑。

    他早就看透了,这丫头生来不能有羁绊,可是偏偏算漏了这一遭。

    半响后,拓跋薄才问道:“潋阳,我,我到底哪错了?”

    潋阳耸了耸肩膀,轻叹了一口气。

    “大概是错在没有想到他会心生疑惑,中途返回,最糟糕的是,还被他抓个现行。”

    他们挑准时间,牵魂引线,跨过空间限制,好不容易才设了这个局。

    谁能想到去别的大陆寻找同命精魄的人,突然赶回来了。

    人算不如天算啊!

    估计他们催促他去找精魄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异样。

    冲他喷脏话的模样,估计哄好若若之后,没他好果子吃。

    “唉……”潋阳摇了摇头,面色阴郁,“我真是上了你的贼创,还是想想怎么赎罪吧!冥御煌去找慕若,我的罪行就暴露了……我还是去极渊元界躲躲风头吧!”

    拓跋薄额角抽搐,瞪了他一眼。

    “没出息!”旋即拂袖离开。

    ————-

    黑暗中,破庙里。

    还是那个场景,血色藤蔓纠结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慕若。

    这又过去两天时间了,怎么还是没有动静。

    反射弧也不会这么久吧?

    忽然,一直紧闭双眼的慕若,猛地睁开双眼。

    “啊——”

    她低喝一声,坐起身子,双手抱着头。

    冷汗顺着她的额角流下,衣衫也跟着浸湿。

    本来凝固的血渍,再次被汗水冲洗。

    她转眼看了看四周,黑暗的环境。

    “小主人,您没事了吧?”血色藤蔓的声音传来。

    慕若微愕,转眼望去,熟悉的血影。

    “我……这是哪里?”

    藤蔓,小蓉蓉还有食梦兽都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在看鬼。

    “这里是神武大陆啊?您……怎么了?”

    神武大陆……她还在神武大陆……

    慕若微微垂眸,紧张的面色松了松。

    师父,小爹爹,

    还有冥御煌……

    这应该是梦,不是真的吧?

    ——慕若,你快给我醒过来!

    那句话,好像是冥御煌的声音?

    “主人,您到底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慕若深呼一口气,缓解自己急促的呼吸,摇了摇头,问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吗?”

    “对啊!你之前和水上茉交手,被伤的很严重。”

    “大仙大仙,你该不会伤到脑袋了吧?

    啪——

    食梦兽被小蓉蓉一巴掌掀飞了。

    慕若看着小蓉蓉有些诧异,温柔可爱的小蓉蓉变成女汉子了。

    血色藤蔓见慕若突然不出声,再次追问,“是不是……是不是体内有股力量,想要爆发?您在忍着啊?”

    慕若白了他一眼,继续询问。

    “我昏迷之后,好像去过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到处是白芒。我看见了冥御煌,潋阳还有小爹爹,还能听见他们说话,一切好像真的一样,然后我脑袋一疼就回来了。”

    “奇怪的地方?难道是牵魂引线?”

    慕若闻声皱眉,眼底掠过异样。

    “牵魂引线?”

    血色藤蔓点头,“大致意思就是能将你的魂引入另一个界面,你是虚幻的,但是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真实的。您说脑袋疼,那是有人刺激你的大脑,将你和大陆的牵引切断了。”

    慕若心头微怔,“所以……都真实的……”

    她所看见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棋盘?棋子?

    …冥御煌……

    突然,她有点想哭,可是发现哭不出来。

    心,好重,好沉。有种溺水的错觉。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眼泪流出来。

    血色藤蔓见慕若面色有点不对劲,惊疑不定的问道:“小主人,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慕若深呼一口气,摇了摇头,按着额角。

    “你是多想我出事?”说罢,扯了扯身上满是血渍的衣服。

    结果却发现,衣服的右心口处,被撕开一道长口。

    “谁干的?”慕若双眼半眯,危险的问道。

    血色藤蔓掩唇轻咳,“吾是为了你的安全,别无他意。方才,方才印记全部绽放了,我等还在担心您的安危呢!”

    全部绽放开了?

    慕若面色一凌,连忙掀开衣服上口子。

    当即挑眉看向血色藤蔓,“你的玩笑不好笑。”

    “什么玩——”

    血色藤蔓嘴里的“笑”字还未说出,就看见慕若掀开右心口花蕾所在的位置。

    原本绽放的花蕾,此刻,正紧张的包裹在一起。

    虽然有点松开,但是比起绽放还有点距离。

    血色藤蔓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印记还能开开合合的吗?

    慕若见血色藤蔓怔住,并不像开玩笑,立马双腿一伸,直立而起。

    “真的开了?”

    “恩。您身体真的没事吧?”血色藤蔓极为不放心。

    慕若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看向门外。

    是不是……就连她万种蛊毒的后遗症,也有可能是一步棋?

    眼前,突然闪过以前和拓跋薄生活的场景。

    虽然那个不是现在的她,但是那个记忆却无比的清晰。

    嗷呜——嗷呜——

    耳边,传来阵阵狼嚎的声音。

    在黑夜中,显得有点阴森。

    她茫然抬起双眸,似乎在黑暗中看见一双双绿色的瞳眸。

    心底渐渐涌起一股嗜血,想要来场厮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