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容芸双目圆睁,只注意了后面的话,却未关注后面的话。

    当下怒极攻心,呕出一口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她又惊又怒的看着李轩,双眼中还带着不能理解的情绪,“为什么……就算我不喜欢你……为什么你要伤害李浩?他是我们的哥哥不是吗?”

    离魄微微闭眼,不忍再继续说下去。

    她可能是真的太爱大哥,以至于什么都看不见了。

    就好像他,一切的一切,到此为止吧!

    “部主——”

    离魄的话还未说出口,负伤坐在地上的石桌康,扬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蠢女人……哈哈哈……”都这个时候了还是看不清楚,当时我和李浩合谋,本以为用你这个小娇娘能换来权利地位。毕竟在这地下城,像你这样相貌身材条件好的女子太少了!只要将你推出去,哪怕是部主身边的一条狗,也比普通人的权力大,谁知道!”石桌康面色阴狠,瞪向离魄,“谁知道,居然被李轩给听见了,他不仅一怒之下杀了李浩,甚至想要解决我。我有李浩那么蠢吗?凭他一个废物也想动我?”

    什……什么意思?

    慕容芸全身冰凉,惊恐的看着石桌康,“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拿我换地位……”她脚下一个仓促,差点摔倒。

    “什么意思?就你是蠢,不但被我利用,还被我给睡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李轩得知我们婚讯时候的惨状!而你这个蠢女人,居然相信了我的话,甚至恶毒的设计李轩,还毁了他。哈哈哈……一个最疼爱你的男人是被你亲手毁掉的……哈哈哈……太好笑了!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不相信李轩,居然相信我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这也说明,你天生就是贱!”

    石桌康大概自知活不下去,破釜沉舟,破罐子破摔,干脆把什么都抖了出来。

    慕容芸双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不是真的……”

    她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脑袋里不停回放自己虐待李轩的画面。

    她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割破他俊逸的脸庞。

    每一刀都带着恨意,每一刀流出很多鲜血……

    “我……我做了什么……我……”

    慕容芸茫然的抬起双手,她就是用这双手去折磨他,毁了他……

    “啊啊!呜呜……啊——”她猛地捂住脸大哭,崩溃的喊出声。

    石桌康看着慕容芸崩溃,还有离魄变掉的脸色,畅快的笑了。

    “慕容芸你就是犯贱,你喜欢李浩吗?你不喜欢,你喜欢他就不会嫁给我。你嘴里说着报仇,他死了你可曾想过他?”

    “你闭嘴!”

    离魄怒吼一声,闪身一脚踹出。

    石桌康嘭的一下撞在墙壁上,又滑了下来。

    他呕出一口血,边笑便说。

    “咳咳……哈哈哈……你恼羞成怒了?我的夫人慕容芸可都没有生气呢?”

    慕容芸抱着头,双手插进头发里,全身颤抖不已。

    石桌康似乎还觉得不够,他脸上带着邪恶的笑,继续道:“嘶……你知道她的味道,有多香吗?你知道他左臀下有一颗黑痣吗?你知道她被我压在身下,销魂的叫声吗?”

    慕容芸紧咬下唇,想到种种,整个人都抓狂了。

    “啊啊——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离魄双拳紧攥,一把提起石桌康,便要将他掐死。

    “慢着。”慕若闪身来到旁边,折扇搭在他的手背上。

    离魄一顿,拧着眉看着慕若。

    “部主……”

    慕若下巴微昂,平静的看着离魄,

    离魄瞬间无声,将石桌康丢在地上。

    慕若眼梢微敛,蹲在石桌康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死。本想自杀,可是又没法自己动手。所以激怒离魄,想要一个痛快。”

    说话间,嘴角勾起一丝淡笑。

    然而,这一丝笑意看在石桌康的眼底,比恶魔还要恐惧。

    “你怎么会知道……”他瞪大双眼看着慕若,“是你搞的鬼……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心头微寒,试图往后倒退。

    不过,他的身后是一堵墙,哪里又能退开。

    慕若裂开嘴角,站起身子。

    “勾搭上我确实不能磨灭什么,但是我可以带他装逼带他飞!”

    什……什么鬼?

    石桌康根本不知道慕若的话是什么意思,却打心底觉得害怕。

    嗡——

    青芒掠过。

    半人高的寒月鲛落在地面。

    极寒的寒月鲛一出,锋芒无阻。

    旁边的人都感受到寒月鲛传出的冷冽,纷纷惊诧不已。

    “寒月鲛!”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下。

    慕若也极为诧异,这个地方居然有人认识寒月鲛。

    倒是出乎意料……

    玉麒麟心头一突,警惕的看着慕若。

    这个小丫头居然有寒月鲛?

    慕若无视众人异样的神色,轻松的提起寒月鲛。

    咔擦——

    锋利的刀刃,几乎不怎么需要使劲,便将其斩断了。

    她挥起寒月鲛,转身指着石桌康。

    石桌康吞了吞口水,却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也只是想要杀了他,这么锋利又大,一刀而已。

    慕若瞧见石桌康变了又变的脸色,眼角寒芒乍现。

    甩起寒月鲛挥向石桌康。

    飒——

    风声掠过。

    “……”全场静默。

    众人全部呆愣的看着石桌康。

    石桌康目瞪口呆,坐在原地。

    只是,全身上下被冰块包裹。

    成为了冰人!

    众人极为不解。

    这是什么意思?

    部主要把他冻死吗?

    就在这时,慕若手中的寒月鲛再次变大。

    她将寒月鲛靠在墙边,轻轻一推,往旁边倒去,直直的砸向石桌康。

    砰!

    哗啦——

    寒气与鲜血的热度混合在一起,在地上流淌。

    寒月鲛的重量压下去,石桌康真是将粉身碎骨这几个字表达到极致了!

    众人见此,瞪大了双眼,眼珠子都差点凸了出来。

    那么快速的冻结,又被这么砸下去……

    全身被砸碎的痛楚,只怕他也全部体会到了吧?

    可是却偏偏连喊疼的资格都没有!

    这招真是够狠的……

    那一瞬间痛,只怕到了阎王殿也忘不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