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38章 爱妻如命
    玉麒麟看着弹开的食梦兽,心底满是怒火。

    都是这个小东西坏事,不然慕若就算有想法,也没有能力做到悄然无声!

    一双翠绿色的瞳眸闪烁着幽光,看着满地的断枝迈脚往前走去。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了,既然已经是改不掉的事实。

    那就跟着她离开这里,等有机会,一定要解了这个破契约!

    树林外,要不是杀炼殇拦着,只怕所有人都闯进来了。

    走到树林入口,慕若扫视了一眼。

    看着地上打坐的几人,感觉到疑惑。

    “怎么了?”

    慕若的声音一出,杀炼殇便看了过去。

    慕容芸皱着眉,脸色阴沉,“还不是因为你突然消失在林子里,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莫名其妙就集体修炼了。”

    慕若淡淡扫了她一眼,没有回应。

    “我家若儿,什么时候轮到阿猫阿狗来训斥了?”

    人未到,声先到。

    爱妻如命冥御煌,瞬间就怒了。

    闪身来到慕若身侧,周身强大的威压时展开来,压得众人喘不过气。

    就连杀炼殇也是低着头,抓着树干的手指陷进树身。

    慕容芸就更不用说了,僵直着身子,额角冷汗直冒。

    恐惧在眼底蔓延开来……

    “刚才说的话人是你吧?”

    随着冥御煌的话出口,一股狂暴的压力袭来。

    扑通!

    慕容芸双脚发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不不不……我只是担心霸……主……”她伏在地上,全身抖如筛糠。

    慕若揉了揉鼻尖,也许冥御煌对她的保护,她潜意识早就习惯了。

    以至于连心底那一抹别扭劲也跟着消散了。

    这一个认知让慕若十分不爽,不爽自己心,自己不能支配!

    “到底怎么了?”她抬眸看向杀炼殇问道。

    杀炼殇?他怎么会在这里?

    冥御煌眼神陡然多了几分杀意,语气里带着敌意,“你怎么在这?”

    “我是跟着小少爷来的。”杀炼殇说罢,对着慕若低头,回答道:“他们可能知道自己实力不够,因而想要抓紧时间修炼吧。”

    他对冥御煌和对慕若的态度,虽然谈不上极端,却也分得清楚主次。

    冥御煌眼神暗了下去,突然想起三岁之前支支吾吾的样子了。

    这小王八蛋居然把杀炼殇给带来了!

    慕若瞥了他一眼,“大惊小怪。”

    虽然只是四个字,冥御煌的脸色顿时就好了。

    “若儿,你肯跟我说话了?”

    慕若却已经转眸看向了别处,目光落在地上打坐的四人身上。

    上次的话确实有点重,但是却很现实。

    不过,他们能放在心上,就说明还有救。

    也罢,就帮他们一回吧!

    思及此,迈脚往前,直接弹出四道白芒,纷纷飞进四人口中。

    入口即化,还带着淡淡的香甜。

    本在修炼中的四人,突然感觉到体内灵力翻腾。

    仅仅是刹那间。

    叮!叮!叮!叮!

    四人竟然齐齐升级了!

    部落里其他围观的众人都愣怔了!

    这丹药效果……最起码也是高级吧?

    风桦他们惊喜的睁开双眼,连忙站起身子,纷纷跪地。

    “多谢霸主成全!(多谢霸主成全!)”

    “多谢霸主成全!(多谢霸主成全!)”

    慕若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无碍,这些丹药在我身上就是浪费。”

    风桦和九遵鬼相视一眼,眼底都带着庆幸。

    他们没有跟错人!

    “若儿,他们是谁?”冥御煌不悦的问道,目光停留在九遵鬼,世无双还有离魄身上。

    慕若暗自翻了一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搞的好像全天下就她一个女人,所有男人都爱慕她似的!

    风桦凝视着冥御煌,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哇,慕……慕若……他,他是谁啊?太,这也太俊了吧?”

    慕若嘴角抽搐了一下,有这么夸张吗?

    “好好管管你家风桦。”

    九遵鬼闻声,不自觉的红了脸。

    “说什么呢!”风桦尴尬的别开视线。

    九遵鬼低着头,暗自偷笑。

    世无双看着冥御煌,又看了看杀炼殇,顿时就明白了。

    悄悄走到杀炼殇身侧,拽了他一下,“你输的不亏,你的条件和他比,差太多了。我终于理解慕若了……”

    杀炼殇额角狂跳,差点一巴掌甩过去。

    牙缝里蹦出两个字,“闭-嘴。”

    世无双撇了撇嘴,看向旁边的慕容芸,“她干嘛呢?怎么满头大汗的?”

    离魄也注意到了,连忙问道:“芸儿,你怎么了?”

    “我……轩哥哥……救救我……”慕容芸半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慕若这时也才注意,除了慕容芸之外的人都已经恢复了正常。

    只有慕容芸身上的压制一直没有撤走。

    不过,这怪谁呢?

    只能怪她活该喽!

    “哼,欺负女人算什么?有本跟我接着过招!”玉麒麟斜倚在树上,一脸别人欠他钱的表情。

    当他出来看见杀炼殇的时候,就差点没吐血!

    这个死女人,居然连跟杀炼殇翻脸的事情都是她设计好的。

    真是最毒妇人心!

    慕若转眸望去,凉凉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玉麒麟心头一突,居然有种被看穿心事的错觉。

    转念一想,既然是主仆契约,那也说不定,还是小心为妙!

    “咳咳……哎,我问你是不是男人啊?”玉麒麟的话是对着冥御煌说的,一副摆明找事的模样。

    冥御煌斜眼望去,狭长的双眸满是意味。

    玉麒麟见此,扬起下巴,挑衅道:“看什么看?我就是说你的,有种单挑啊!”

    冥御煌眼神闪了闪,看向慕若,“若儿~他跟我挑衅,我能对他出手吗?”

    慕若冷着脸,转过身子,不予理会。

    反正玉麒麟不敢下狠手,他们比划一下也不会少块肉。

    冥御煌低着头,目光闪烁不已。

    “嘁,那个女人没心的,不会管你死活的,快点出招吧!”玉麒麟站在旁边不停地叫嚣着。

    在他这句话落音之际,一道黑芒窜过。

    几乎没有一点前奏,冥御煌已经快速出击了。

    砰——

    一拳击中玉麒麟的右眼。

    “哎哟——你居然玩偷袭?!”玉麒麟咋呼的喊了起来,反手就一击。

    噗——

    冥御煌口吐鲜血,往后仰去。

    这一切都是刹那间的事情。

    “冥御煌——”慕若双目微睁,心脏差点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