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39章 还好你没事
    “冥御煌——”慕若双目微睁,心脏差点停了。

    身形快速闪动,飞上半空将他接入怀里,“冥御煌……你怎么样了?”

    冥御煌就势靠在她的怀里,暗红的血渍异常刺眼。

    “若儿……”他虚弱的喊出声。

    慕若凝视着那血渍,精明居然在此刻消失了,抱着冥御煌,怒气直往头顶冲。

    “玉-麒-麟。”

    玉麒麟低头看着双手,一脸懵逼状态。

    天地可鉴啊!

    他压根都没有碰到他,他怎么就自己飞了?

    “你,你别装——”

    “死”都还没有出来,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慕若猛地抬眸,双眸猩红,额角青筋蹦起,一条条僵尸纹路骤然而起。

    哗——

    灵力夹杂着尸元,在她周身狂暴的衍了起来。

    那一瞬间,整个地下城的空气都凝结了。

    玉麒麟嘴巴微张,错愕的看着慕若的样子,脸色也变得惨白。

    “主……主人……我…我真的没有动手……”

    这一次,他虚了,第一次恭敬的称主人!

    他甚至有种错觉,面前的女人轻而易举就能把地下城给毁了。

    咕嘟——

    他吞了吞口水,冷汗顺着额角流了下来。

    “我,我真的没有动他……”玉麒麟脚步往后倒退,靠在了树干上。

    慕若搂着冥御煌,黑雾在她身上流窜。

    眼看着一切都要暴走。

    突然,一双冰凉的大手,将她搂住。

    冥御煌面色慌乱,双臂紧紧地将慕若搂入怀中,下巴搭在她的头顶,不停蠕动。

    一颗心揪在一起,比针扎的还疼。

    他只是想让她别这么冷淡,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他宁愿她不理他!

    感觉到怀里的人微颤的身子,他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了。

    “我没事……是我的错了,我错了……我没事,我好好地……乖,我没事了……”

    慕若僵硬的身体,力量不停涌动,手背的僵尸纹路不停蹿动。

    猩红的眼珠闪过一丝清明,“你-没-事……”她咬着牙,脸色青灰。

    冥御煌眉心纠在一起,将慕若搂的紧紧地,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血骨里。

    “对不起……若儿……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错……”

    然而,慕若却在听见他没事之后,深深出了一口气。

    她把脸埋在冥御煌的怀里,不停的深呼吸,压制体内暴走的力量。

    一方面暗恼冥御煌骗她,另一方面又暗幸,还好他没事!

    窝在他怀里,熟悉的味道,宽大的肩膀,都让她无比有安全感。

    “下次再骗我,我就把你废了。”

    慕若闷声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后怕。

    冥御煌听见慕若声音变正常,连忙松开她,双手捧住她的脸颊。

    “绝对不会有下次,不会的。”

    坚定的话和认真的语气,也让慕若知道他也被她吓到了。

    杀炼殇他们一行人,看着这样的状况,全部都愣住了。

    先惊讶慕若也有弱点,再惊讶这反转的情况。

    想到刚才从她体内涌出的力量,几人又不禁浑身冒冷汗。

    那样的力量真的能在人的体内共存吗?

    虽然不想相信,但他们却亲眼看见了。

    杀炼殇转过身子,对着旁边愣怔得众人,低声喝道:“都退下!以后没有命令不许擅闯!”

    众人闻声,彷如大赦,连忙转身离开。

    刚才那奇怪的力量他们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霸主不得了!

    万万惹不得啊!

    一行人跑得比兔子还快,顷刻间就消失在原地。

    待到众人离开之后,离魄才疑惑的问道:“冥御煌?刚才霸主是喊这个名字吗?他是谁啊?”

    冥御煌?!

    风桦和九遵鬼相依一眼,面色错愕。

    “没错,他是霸主的夫君,是小少爷的父亲。”杀炼殇的话很明显是对着风桦和九遵鬼说的。

    他们两人闻声之后,再次默勒!

    儿子冒充老子的名字,慌说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小子也太……

    两人感到极其丢脸!

    这么大的一个人,居然被一个孩子给骗了!

    世无双撇了撇嘴,暗道:对情敌的儿子都小少儿的称呼着……

    也许是他的表现太过明显了,导致杀炼殇不想发现都难。

    冷漠的视线扫向他,带着淡淡的警告,“世无双,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就咬断你的脖子。”

    “嘶,我好怕!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更何况,我刚才有说话吗?”世无双眨了眨眼,满脸无辜看向风桦,“哎,我有说话吗?”

    风桦额角抽搐,无奈的回了句,“对,你没说话。只是比说话更欠扁。”

    “……”世无双俊脸发黑,噤声了。

    “霸主好像没事了,可是……芸儿她……”离魄欲言又止。

    几人闻声,目光看向慕容芸。

    此刻,慕若已经和冥御煌站了起来。

    玉麒麟满脸指控的看着冥御煌,快步上前,终于能证明自己是被冤枉的了。

    “你看……你看,我就说我没有出手吧?”

    慕若斜眼望去,眼底带着冰冷。

    “你应该庆幸你没有出手。”

    冰冷无情的声音,他竟被噎住半响无法言语。

    冥御煌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伸手便要搂住慕若。

    啪!

    慕若反手拍下他的手,回眸冷冽的瞪着他。

    “我有原谅你吗?”

    冥御煌登时一脸懵逼,这女人怎么又端起来了!

    “呵呵……夫人要怎么惩罚为夫,为夫都接受,只要你不要不理为夫就行。”他忙点头哈腰,伸出手背,“夫人要去哪里?为夫引路。”

    慕若嘴角溢出一丝笑,却又很快掩饰住了。

    “少贫。”说罢,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慕若远去的背影,冥御煌嘴角勾起邪笑,眼角余光扫向玉麒麟,“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找我的茬。”意有所指的一句话,站直身子,掸了掸衣角的灰尘,迈开大长腿朝着慕若背影走去。

    玉麒麟满脸疑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有病。”挥手一甩,斜眼看向不远处的杀炼殇,“你过来,我们单挑!”

    杀炼殇抱着双手,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吐出两字,“有病。”

    “霸主!”离魄连忙拦住慕若,抱着慕容芸跪在她面前,“您饶了芸儿吧!不管她做了什么,她是无心的…她真的很善良……以前那些事情都是因为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