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扑通!

    风桦往旁边一倒,摔得结实!

    “风桦!”九遵鬼连忙弯腰去拉她,却突然顿住了。

    只见,风桦脸色绯红,嘴角微扬,只是已经昏了过去。

    “邓华……”他连忙扶起她,一脸慌乱。

    旁边的世无双满脸嫌弃,随口吐槽。

    “你都把人给亲晕了,还不快点把她送回房间!”

    被世无双这么一提醒,九遵鬼连忙将她拦腰抱起,往后面的房间走去。

    世无双心虚的看着九遵鬼离开,连忙拍了拍胸脯。

    心底暗自庆幸。

    呼……

    还好风桦晕了!

    如果她好好地,九遵鬼发现他故意打断他俩亲密……

    他现在可不是泊渔岛的少岛主,这九遵鬼可一点面子都不会给他啊!

    “想什么呢?”

    杀炼殇的声音在他耳边突兀的响起,还带着一丝冷风。

    世无双当下蹦了起来,“啊——”喊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吓自己了,连忙对着杀炼殇发了一通牢骚。

    杀炼殇额角抽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转身坐下。

    “霸主还没有出来吗?”

    世无双深呼了一口气,没好气道:“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瞎操什么心?”

    “哦。外面那两人等了三天了。”杀炼殇默默的提醒,无辜的眨了眨眼。

    世无双当下一愣,下一秒转身快速消失在了院子里。

    等他跑到门外的时候,门外已经没人了。

    “那两人晚点会过来。”

    杀炼殇的声音再次传来。

    世无双的脸色变了又变,有种被耍的感觉。

    转眸狠狠的瞪着他,眯着眼半响没有出声。

    杀炼殇挠了挠下巴,感觉有点不自在,眼神也有些飘忽。

    “看我干嘛?”

    世无双揉了揉鼻尖,脸上挂着冷笑。

    “你是不是每天不戏弄我,心底就不踏实啊?”

    杀炼殇看着世无双气得涨红的脸,莫名感到好笑。

    “并没有。”

    这肯定得语气,仿佛真的没有一般。

    但是世无双知道,他就是故意耍他的!

    “我警告你,下次再找我茬,我就扁你!”世无双咬牙切齿,做出恐吓的表情。

    杀炼殇看着他,眼神竟有些恍惚。

    世无双冷哼一声,经过杀炼殇身边之际,刻意撞向他手肘。

    杀炼殇身体左侧,让了一步。

    世无双轻嗤一声,快步离开。

    他哪里知道,如果不是杀炼殇刻意让他,以他身体的强硬度,受伤的绝对是他自己!

    等到世无双离开之后,杀炼殇低着头陷入沉思。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有点不对劲。

    旋即又摇了摇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刚要转身回部主府,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画面,脚步变顿住了。

    他收回脚步,转身朝着外面快去掠去。

    许久之后,异月升起。

    慕若和冥御煌终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慕若黑着脸走在前面,碰都不给他碰。

    自从拥有了冥火之后,就算她不出门都能知道异月升了几次,时间过了多久。

    因为那轮异月本就是冥火的余光!

    这四天的时间,那个家伙恨不得把这段时间流逝的全部讨回去。

    一点休息时间都不给她!

    就算她这个强悍的僵尸身体,也差点承受不住他的热情。

    冥御煌嘴角噙着淡笑,满面春风,可见这四天补了不少。

    就连走起路来走轻盈了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出房,等到了前厅之后,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慕若诧异的挑起眉头,风桦和九遵鬼从来不睡懒觉的。

    难道……出事了?

    这个想法一出,她顿时皱眉了。

    “不可能。”冥御煌坚定地声音打断了慕若的猜测。

    慕若转念一想,也是,如果出事他们两个不可能没有一点感觉。

    “可能还没起床吧……”

    呢喃了一声,快步朝着风桦的房间走去。

    冥御煌并未跟上去,坐在院子里,抬手对着房间里的茶壶勾了勾手指。

    抓着茶壶,仰头饮了一口冰凉的茶水,浇灭心头骚动的火花。

    “我要是你,肯定不会让她一个人去后面。”杀炼殇坐在房顶上,冷漠的看着冥御煌。

    冥御煌眉心微蹙,抓着茶壶的手指紧了紧。

    什么意思?难道有危险?

    下一秒便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如果有危险他不会这么……淡定!

    杀炼殇面无表情,目光掠过房顶,看向走廊里的慕若。

    薄唇微动,默数起来。

    三、二、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呼声。

    啪嗒——

    茶壶已碎,人已不见。

    杀炼殇无奈的摇头,这两人都是对方的死穴。

    不过,他们这么厉害,又有谁能对这两人真正有威胁呢?

    他轻叹了一口气,暗嗤自己的杞人忧天。

    此刻,风桦房间门。

    九遵鬼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慌乱的往外面跑

    “九遵鬼你给我站住,我要杀了你——我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叫风桦!”风桦裹着被子,追着九遵鬼。

    慕若站在门口看了一愣一愣的。

    虽然早就看出两人矛头不对,只是这三四天的时间居然都滚上了。

    “啊!霸主救命啊……”九遵鬼光着膀子,一边系腰带,一边藏在慕若伸手。

    砰!

    一道闷响。

    方才还拽着慕若的人,已经飞出几米,撞在院墙上。

    哗啦——

    院墙倒塌,将九遵鬼直接埋在了里面。

    在此期间,九遵鬼几乎连叫都没有叫一声!

    “九遵鬼——”风桦双目微睁,愣愣的看着被埋起来的九遵鬼。

    冥御煌拍了拍双手,淡淡道:“不用谢。”

    “你,你干嘛!谁让你打他了……九遵鬼……”风桦气得跺脚,快步奔着院墙的地方跑去。

    慕若斜倚在门边,看着慌乱不已的风桦,满是趣味。

    “哎,下手不会太重吧?”

    冥御煌听见慕若的问话,转眸抛了一个媚眼,“还是我的媳妇儿懂我的用意~来亲一个!”说罢,低着头开始索吻了。

    慕若抬起手,看了看掌心。

    “嘶……手心有点痒。”对着旁边就是一挥。

    冥御煌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嘿嘿……为夫帮你挠挠?”说干就干,抓着手心就挠。

    慕若双唇紧抿,赶紧抽搐手掌。

    “别闹。”

    “九遵鬼——”风桦一手抓着裹身被子,一手去扒碎石,“九遵鬼,你不要出事……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呜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