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哎,我都低头了,你也不表示一下?”

    杀炼殇挑眉,轻轻“恩。”了一声。

    旋即伸手搂住世无双的腰,在他耳边低声道:“你的道歉我接受。”

    世无双后背一僵,有点不习惯杀炼殇这么热情。

    为了掩饰异样,梗着脖子吼道:“道歉?谁、谁跟你道歉了?”

    两人的声音也从院子里慢慢走近饭厅里。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两人的感情比之前好了。

    只不过,隐隐约约有点奇怪,却又让人说不上来。

    慕若坐在位子上,凑近冥御煌耳边低语了两声。

    冥御煌诧异挑眉,虽然慕若没有说明,但是他隐约已经猜出了些许。

    抬眸看向杀炼殇的目光,多了一丝调笑,少了几分敌意。

    杀炼殇瞧见冥御煌的眼神,还以为慕若将他的事情告诉他了,顿时不自在的别开视线。

    “那个……我,我们该走了……”隐花溪的声音传出。

    慕若转头看向身侧,“饭菜不合口吗?”

    “不不不,不是这个,是我们出来太久了。”隐祸水咬着唇,那脸色可真不想一点事都没有。

    恢复正常世无双,找到了嘲笑的对象。

    “哎哟,怕吃人肉就怕吃人肉,找什么借口啊?”说话间,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刻意怵她。

    这个举动,成功恶心到隐祸水和隐花溪了。

    两人脑海里幻想出人肉之前的部位,各种脑补,顿时转过身子,呕吐起来。

    世无双极其得意的扬起下巴,“啧啧,吐吧吐吧,说不定在这里你们还能变瘦点。”

    “你…闭嘴………呕——”隐花溪脸色惨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隐祸水两眼发晕,居然弱弱的问了句,“真的可以瘦吗……”

    众人:“……”

    这两人吐成这样,其他人也都吃不下去了,纷纷放下筷子。

    慕若斜眼睨着世无双,眼底带着警告。

    “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光是闻到味道就吐了好几天,半个月的时间,甚至把树林里所有活的猎物都吃了。”

    世无双嘴角一抽,当即噤声了。

    那段糗事,他可不想再回忆了!

    隐祸水和隐花溪吃进去的几乎都吐了出来,狼狈的坐在椅子上。

    唯一安慰的就是听见慕若的话,得到了安慰。

    原来连身为男人的世无双也都不敢吃人肉……

    那她们也不算什么了……

    慕若侧身看着两人惨白的脸色,满是歉意的说道,“两位妹妹,我们这里空间有限,食物也有限。最好的食物便是这人肉了。只是没想到会害两位妹妹……唉……都是我的错……”

    她低着头,脸上带着自责。

    除了冥御煌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慕若是真的把这两个丫头当成妹子对待了。

    隐祸水和隐花溪听见慕若这番自责,当然也很过意不去。

    对方拿她们当姐妹所以才拿出好东西,反倒是她们不识好歹浪费了。

    隐花溪:“姐姐,对不起,是我们胆子小。”

    隐祸水:“对对对,不是你的错。”

    慕若眉头微蹙,小心翼翼道:“真的吗?”

    “真的!”隐祸水忙抓住慕若的手。

    慕若脸上立马扬起了笑容,“那就好,你们——”她转头看了看菜色,脸色有点尴尬,“我去打猎,烤肉给你们吃吧?”

    隐祸水下意识捂住嘴,现在光是听见肉,也就反胃。

    “不,不用了。不过,姐姐刚才说这里空间有限,食物也有限,那你们怎么不出去呢?”

    慕若垂着头,嘴角勾起一弯弧度,声音却极其沮丧。

    “虽然我是这方空间里的霸主,可惜,这里到处都是结界,我们根本离不开。”

    “你们离不开这里?”隐花溪诧异问道。

    慕若适时打断这个话题,“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了,你们既然不想吃肉,那我去找点野菜,让人做点清淡的东西给你们。”说着就起身。

    隐花溪和隐祸水也赶紧起身,“我们也去吧?”

    “不用,你们多休息休息,来姐姐这里玩,我当然要给你们伺候的好好地。”慕若转眸看着冥御煌,“走,你留在这里我可不放心你欺负她们。”

    冥御煌撇了撇嘴,心底却是高兴极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整个期间,慕容芸都装成隐形人,完全不敢直视慕若。

    等到慕若离开之后,她才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个陌生男人。

    得知她们和慕若那么好,顿时心底就多了几分敌意!

    因为慕若的话,隐花溪和隐祸水都留在了部主府,而且还住在慕若所在的院子里。

    两人坐在房间里,对着四周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又不安。

    “祸水,你有没有觉得……这四周阵法的浮动和仙界的力量有点相似啊?”

    隐祸水昂头四下看了看,摇了摇头。

    “不知道耶,你想太多了吧?这里是神武大陆的范围,怎么可能会出现仙界的力量?”

    隐花溪坐在凳子上,总觉得坐在这里,就感觉到脑袋里缺了点什么东西,却又说不上来。

    “祸水你——”

    “哎呀,花溪你就别想了,我觉得小若姐姐挺好的,可是唯一不嫌弃我们的。虽然在仙界有二仙尊护着我们,可是,其他人都看不起我们。”隐祸水双手托着下巴,眼珠子转了转,提议道:“要不,要不我们帮小若结界打开唔——”她瞪着大眼,不满的看着隐花溪。

    隐花溪满脸都是警告,“不该说的话,别说。”语毕,这才松开捂住隐祸水的手。

    隐祸水揉了揉嘴巴,奇怪的看着她,“你干嘛这么敏感?我说的是实话,做人要知恩图报。小若姐姐没有计较我们偷拿磐石,就是大好人了。”

    隐花溪抬手扶额,额角一跳一跳的疼。

    “是你偷拿磐石,不是我们。还有,我们不是人,是仙。”

    “嘘!刚还说不该说的别说呢!”隐祸水跺脚,面色严谨,还真像那么回事。

    隐花溪一时之间无言以对,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拿她的话来堵她!

    ----部落外围的树林里。

    高松粗壮的大树上,两道身影一坐一卧。

    冥御煌靠在树干上,右腿给慕若当枕头。

    慕若眯着眼睛,感受周围的凉风,好生惬意,哪里是去找什么野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