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62章 教训!臭!
    冥御煌眨了眨眼,嘴角都变僵硬了。

    “什么事情?我好好地,哪里有事?”

    慕若突然抬头,一个措不及防,冥御煌嘴角来不及收起的僵硬落入她的眼中。

    “你来这里找我,是不是强行过来的?”她皱着眉,脸色也黑了。

    冥御煌呵呵一笑,自知狡辩不了,单膝跪在慕若的面前。

    伸手捧住她的脸,面色委屈,“当时那个情况,我要是不过来我不安心。你想想,如果是我的话,你能安心吗?”

    “能。”斩钉截铁的一个字,让冥御煌嘴角一抽。

    慕若见此,揉了揉鼻尖。

    “因为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四个大字。

    让冥御煌心脏遭到了冲击,抽搐的嘴角松缓,双眸的柔情快溢出水来。

    “若儿,你待我真好。”

    慕若下巴微昂,傲娇道:“那是,嘶——你干嘛!”伸手抓下脸上作恶的手指,怒瞪着冥御煌。

    冥御煌忍不住笑出声,“哈哈哈……我的若儿似乎也有喜怒哀乐了。”

    “废话!你给我捏一下,看你疼不疼?”慕若白了他一眼,有点莫名其妙。

    冥御煌抿唇,但笑不语。

    想当初,她可是油水不进。

    只要想到,眼前这样的神态,只有他一人拥有,他就感到非常幸福。

    “若儿~为夫打听到了龙纹神鼎的位置了,就在灵界。我是不是很厉害?”

    “你也知道八方神器?”慕若奇怪的看着冥御煌,转念一想,“小爹爹告诉你的?”

    冥御煌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虽然当时我神识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能安然无恙,你小爹爹也出了一份力。至于他们骗你的事情,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慕若摇了摇头,对于小爹爹,也许他要她这条命,她也不会皱一个眉头。

    “你们不能进去。”杀炼殇冷漠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慕若抬眸望去,是花丽人和花椰两人。

    “师姐,这个女人就是不想让我们离开这里。”

    “师姐,我们自己冲出去吧!”

    “师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花椰咬牙切齿的指着大殿里,字句言间愤怒不已。

    冥御煌眼底掠过寒意,周身衍起狂暴的杀意。

    慕若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眼底泛着亮光。

    “我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了。”

    冥御煌眉头微挑,周身杀意消失。

    慕若站起身子,往门口走去。

    “岛主。”杀炼殇恭敬低头,对于称呼改的倒是极快,没有半点不适应。

    慕若挠了挠额角,先前也有提过称呼的问题。

    说了两次杀炼殇都不改,她便也不再纠结了。

    “两位是要离开吗?”

    她问的很直接,让花丽人有点尴尬。

    毕竟人家好心是为了她们的安全着想,而她们却不领情。

    “没想到你还是泊渔岛的岛主。”如是回了句,便没有再出声。

    花椰可不像花丽人这般有进退,当下疾言厉色的看着慕若。

    “你什么意思?别以为你是岛主就能扣着人不放,等到我们驱魔师家来了,你们这些个妖物,都不得好死!”

    “放肆!”

    啪——

    花丽人一个巴掌甩向花椰的脸上。

    花椰嘴巴微张,惊愕的看着花丽人,完全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打她。

    花丽人阴沉着脸,深深呼了一口气。

    “抱歉,是我教导无方。”

    慕若眼底带着淡笑,对于花丽人又多了一分满意。

    “无碍,我从来不跟牲口计较。”

    牲口?

    花椰气得牙痒痒,捂着脸敢怒不敢言。

    把所有的愤怒和恨意,全部转移到了花丽人的身上。

    “对了,上次听说你的女儿在凤城,我刚好去凤城办事。不知,你想不想去看一眼?”

    花丽人心头微动,“我——”

    话未出口,便被花椰出口挡住。

    “我师姐没有女儿,她也不能有女儿。”

    一句话,犹如当头棒喝,让花丽人想起自己的身份。

    她是驱魔家族的族长,她不能让家族蒙羞。

    “多谢岛主的好意,只是我离开家族好几年,必须得先回去报平安。”

    她们驱魔家族,虽然常年在外驱魔,有的甚至去往别的界面。

    但是他们中间,也是有方式联系的。

    自从她和花椰误入地下城之后,她们手里的通讯石能量早已消耗殆尽。

    莫名消失几年,只怕家族里已经翻天覆地了。

    慕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也罢,我和我夫君也正要离开这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等我们将这泊渔岛安排好,再一起离去吗?”

    “当然可以。”客随主便,她自然没有意见。

    慕若见此,微微点头,迈脚朝着外面走去。

    杀炼殇见慕若离开,便迈脚跟了上去。

    随着两人的离开,门口只剩下花丽人和花椰两人。

    花丽人转身看向花椰,疾言厉色道:“不管他们是什么人,都对我们都有恩。如果我们都不知道感恩,那和妖物有什么区别?”

    “……”静默。

    花椰没有出声。

    花丽人眉头一跳,伸手抓住花椰的手臂,“花椰?”

    “师…………救……我……”几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

    花丽人立马就感觉到不对劲,当下心头一凌。

    大殿里,铺天盖地的寒意袭来。

    只是,所有的寒意皆不是针对她,而是她身边的花椰。

    咔——

    花丽人猛地缩回手,指甲盖已经被冰霜覆盖。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愣怔的看着大殿里的高大身影。

    “全身都臭。”

    冰冷的四个字一出。

    花椰瞳孔微缩,整个人结成冰,动弹不得。

    她甚至感觉到,就连体内的血液都被这寒气冻结成冰了。

    那是恐怖的感觉,她却好像亲眼看着鲜血冻结一般。

    冥御煌冷峻的脸庞,掠过一丝阴寒,迈脚往前一步。

    下一秒,身形消失。

    空间瞬移!

    虽然很短的距离,但是一只僵尸……

    花丽人吞了吞口水,额角的冷汗不自觉的流淌下来。

    这个男人比那个女人还要危险!

    飒——

    一道狂风从后背袭来。

    砰——

    “啊——”一声惨叫。

    花椰趴在地上,感觉到全身上下的皮肤,从里面被人扯开一样。

    痛的她尖叫不停,却不得动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