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67章 另类撩拨
    花椰面色微变,连忙回道:“师姐你别听她的话,季家可是四大世家!身为世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说疯就疯了?”

    花丽人冷着脸瞪着花椰,周身浮起淡淡的波动。

    “你能保证?”

    “师姐,我跟你困在地下城好几年了,我怎么可能保证?但是我真的是将人好好送到季家的。师姐。虽然是包间,但是当心隔墙有耳。况且这里离花家也近,万一被族里的人听见什么,这可怎么办?说不定……说不定会牵扯到无辜人身上啊!”花椰神色担忧看着花丽人,生怕她因为这件事收到非议。

    花丽人抿着唇,眯着眼睛坐回原位。

    花椰见此,松了一口气。

    谁知,不等她想好解释,便又听见花丽人说道。

    “去凤城。”

    “什么?”花椰错愕的看向旁边。

    花丽人冷着脸,再次说道:“我说,去凤城。”

    “师姐,花家现在很需要您,您不能一走了之啊!”

    花丽人眼角泛着冷芒,声音幽幽的渗人。

    “当年怎么把孩子送出去的你知道,现在我只想确认她是否安好。几年的时间都过来了,难不成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师姐——”

    “不必可是!”花丽人额角直跳,脸色阴沉的很。

    慕若睫毛颤了一下,笑道:“一个月的时间不需要,我的小兽很厉害。”

    花丽人无声看了慕若一眼,心底的天秤早已失衡。

    此时此刻,小狐正在空间里和小蓉蓉热聊呢!

    分别的这段时间,说长不长,却也不短。

    最大的变化就是小蓉蓉能幻化出人形了。

    “啧啧,你们俩有完没完?”慕鸩不满的喊出声。

    另一边玉麒麟也是一脸鄙夷。

    一方面为自己被困在这四方小空间感到悲哀。

    另一方面因为要面对这些低等的兽类而感到抓狂。

    小狐搂着小蓉蓉,双眸微抬,带着一丝嘲笑。

    “你们是嫉妒了,要不改天让主人给你们收一个媳妇?”

    慕鸩张嘴无言了,他这辈子就别想了,毕竟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鸟样都不知道。

    “哼,是吗?我看你这个挺不错的。”玉麒麟凉凉的说着,眼底泛着邪芒,看向小蓉蓉。

    小蓉蓉看着玉麒麟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狐哥哥……”

    小狐将她往怀里搂了搂,转眸瞪着玉麒麟,“告诉你,就算你很厉害,我也不怕你。如果你敢对小蓉蓉下手,我就让主人把你剁了。”

    “嘁,你算哪根葱?”玉麒麟满是不屑。

    旁边的慕鸩瞥了他一眼,冷不丁丢出一句话。

    “如果真的算起来,小狐可是第一个跟着主人的,算是咱们魂契兽的老大了。”

    玉麒麟嘴角一抽,斜眼看着小狐。

    “就,就这个妖艳的男人?”

    “小绿眼珠子,你说谁妖艳呢?我这是有男人味。”

    慕鸩鼻尖微动,往小狐方向凑了凑。

    “哟,好大的狐騒味~”

    “慕鸩!”小狐差点窜起来,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他还真以为他是帮他的呢!

    小蓉蓉拽着小狐的手臂,一脸纠结。

    “狐哥哥,慕鸩说话是不好听,但是他人很好。你不在的时候多亏他跟我聊天解闷呢!”

    “真的?他没有欺负你吗?”小狐一脸怀疑的看着慕鸩。

    慕鸩翻了一个白眼,转过身子走到角落。

    玉麒麟皱着眉,微微凝神,试图感知与自己链接的神识究竟有几个。

    只是,一切都不如他所愿!

    明明之前隐约有点感觉,而且眼前就有三个和他一样的,可是神识中他却只能感觉到慕若一人。

    就算是主仆契约,也不该是这样吧?

    “新来的,你是不是很好奇你现在只能感觉到主人一个人的神识了啊?”慕鸩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

    玉麒麟转眸望去,无声回问道,怎么回事?

    这时,小狐接过话茬,嘚瑟的说道:“呵,真是没有眼力劲!你之所以感觉不到,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有得到主人的信任。”

    玉麒麟神色扭曲,深深喘了两口气。

    他堂堂上古异兽,不但被人类给契了,还得不到信任?

    就算他之前抱有杀机,她也不能这么对待他吧?

    “慕若,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愤怒的吼声在空间里炸响。

    客栈房间里。

    慕若坐在桌前,听见玉麒麟愤怒的声音。

    却仿若未闻,转眸看向旁边的冥御煌。

    “所以,你是说,花椰说动了花丽人?晚上要先回花家?”

    “没错。”冥御煌端着杯子,拿出一竹筒兽血倒了进去,然后缓缓地品尝着。

    慕若嗅了嗅,眼神一亮,旋即好奇的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极品兽血?”

    而且每次都这么新鲜,这也太奇怪了吧?

    冥御煌眼底掠过坏笑,挑眉看向她。

    “你想知道?”

    慕若直觉这家伙有目的,便摇了摇头,“不想。”

    暗芒掠过,桌面多了一竹筒兽血。

    “啊?你不想啊,那着兽血……还是下次再给你吧?”

    嗒——

    竹筒滑落在地。

    咕噜一下,滚开了。

    鲜红色的血液顺着滚动的轨道洒了一地。

    浓郁的血腥味,带着深深的诱惑。

    慕若抬手抚上脖颈,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很快,手上,身上的僵尸纹路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你故意的!”慕若恼怒的瞪着冥御煌。

    冥御煌一脸无辜,“若儿,为夫真的是不小心的……早知道,早知道就给你食用了。”

    慕若咬牙,伸出手,“给我。”

    “呃……为夫就只有这一竹筒了,不如……这给你吧!”说着话,端起杯子里的兽血递到慕若的嘴边。

    另一只手却拿起竹筒自己饮用起来。

    慕若眯眼瞪着他,希望自己有点骨气拒绝!

    可是,她身体以及心理都非常渴-望。

    这该死的感觉让她抓狂。

    冥御煌抿唇带笑,将冰凉的杯壁靠在她的唇角。

    慕若抓住桌角,手背上的绷起黑色僵尸纹路,原本紧抿的唇瓣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算了,反正他又不是旁人!

    思及此,慕若张口便要饮下被子里的兽血。

    说时迟那时快,早已做好准备的冥御煌,快速倾身上前。

    擒住那两片唇,将口中微凉却又极度诱惑的兽血送入她的口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