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68章 有惊无险
    咕嘟——

    慕若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兽血已经顺着她的喉咙滑了下去!

    在极品兽血滑入的瞬间,身体顿时传来满足感。

    就连冰冷的血脉也感觉到一丝温热,安分的尸元也顺着兽血的侵入开始缓缓调动。

    果然,极品兽血就是极品兽血!

    冥御煌双眸半眯,瞧见慕若心不在焉,恶意的唇齿袭击。

    “嘶……唔……”慕若回神,怒瞪双眸。

    冥御煌却乐不可支,搂住她的腰,便要继续深入。

    慕若的呼吸也跟着冥御煌的步调,渐渐失衡。

    当然,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很快她就想起了花丽人的事情,连忙及时制止这个头恶狼。

    “唔……别闹了……”

    冥御煌不舍的在她唇角轻啄两口,没有再继续。

    “知道你有计划。”食指在她鼻尖点了一下。

    慕若斜睨着他,掩去嘴角的笑容。

    “知道你还勾引我?快点跟我去救人。”说罢,伸手扯住他的大掌。

    冥御煌莞尔一笑,顺着她的力道依在她的肩膀上。

    慕若嘴角一抽,“别-闹。”

    “唔……回来补偿我。”

    话落之际,房间暗芒闪过,两道人影已经消失在原地。

    ——城西郊外。

    花丽人和花椰一前一后往花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花丽人都异常安静,目视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花椰暗自观察花丽人,手指轻轻在腰间按了一下。

    闪烁的光芒,被她掌心刻意遮住。

    安静继续持续,直到两人进入一片芦苇田里。

    花椰突然脚下一个仓促,喊道:“师姐救我——”

    花丽人倏地转身,瞧见花椰双腿好像被东西困住。

    “好像是家族布置的陷阱……”她呢喃了一声,便要上前帮忙。

    花椰跪在地上,面色紧张,“师姐,我腿疼……快点救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花丽人走到花椰面前,手指合拢对着她脚边一指。

    咔擦——

    硬物断裂的声音。

    伸手抓住她的肩膀,便要往上拉扯。

    欻-欻!

    芦苇丛突然传来细微的声响。

    花丽人暗觉不对劲,仅是顿了一下,便又再次拽花椰。

    突然,原本紧张害怕的花椰,翻转一拧,将花丽人的手死死地按住。

    那遏制她的手法,还是花丽人教她的!

    感觉到手被按住,花丽人大惊不已,“花椰!你在做什么?”

    花椰面色阴冷,嗤笑,“蠢货,看不出来我再杀你吗?”

    花丽人额角狂跳,之前的某些怀疑已然得到解释!

    “你这个孽障!”

    飒飒飒——

    远处,浓郁的杀气袭来,直奔花丽人。

    杀气中隐约带着一股熟悉的感觉。

    不容花丽人多想,她现在只能快点脱身。

    思及此,空出来的左手两指合拢,艰难对着后背一指。。

    刺啦——

    噗嗤!

    “啊——”花椰手腕一松,鲜血顺着她的手腕流淌下来。

    她惊愕的看着花丽人,慌乱的往后到退一步,“你……你的左手也能凝决……”

    花丽人冷冷一笑,“哼,等会再收拾你!”说罢,身形化成闪电,朝着刚才杀招来之地袭去。

    花椰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原以为这几年的时间她对她该有足够的信任了!

    没想到她对她还是留了一线。

    什么只能用右手凝决,根本就是放屁!

    愤怒,恼羞,随之而来的又是嫉妒。

    凭什么她和妖王厮混,最后族长之位还是她的?

    她就该去-死。

    眯眼看着花丽人快速掠动的身形,眼底杀机更浓。

    旋即脚尖点地,化为旋风,朝着花丽人追去。

    此刻,在暗中袭击的某人,察觉到计划有变,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逃跑。

    然而,在她转身之际,花丽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花仁?”

    错愕的声音,让逃跑的花仁顿住了脚步。

    她转过身子,骄傲的神态看着花丽人,“花丽人,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花丽人心头微寒,眯眼瞪着她。

    “是没想到,还是一切都是你安排的?既然敢动手,现在又何必装模作样!”

    花仁笑了笑,突然发现花丽人身后的人,眼底逐自闪过狠意。

    “是又怎么样?”

    花丽人面色难看,往前走了一步,“花仁,你我堂姐妹,你居然对我痛下杀手。我可是花家的族长,只要我想杀你,随时都可以。”

    “杀我?哼,当年你私通妖王,本来属于我的族长之位被你得去,你已经杀了我一次了。这一次,也该轮到我动手了。”花仁面色阴狠,语气激烈。

    妖王两字,直戳花丽人内心深处。

    “花仁,今日,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最好别留情,不然被你丢弃的女儿,会夜夜对你哭泣的。”花仁一字一句的刺激着,看着越来越近的花椰,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不妨跟你说,当年你和妖王的事情败露,也是我的杰-作。”

    “你,你找死!”花丽人大怒,双手挥动,凝决。

    滋滋——

    白芒飞窜,月光照射。

    光聚一体,化成法器。

    花丽人十指头合起,对着花仁的方向。

    花仁暗自吞了吞口水,这一招下来,她不死也残废。

    “你还不快动手!”

    花椰心头一惊,没想到花仁这个蠢货居然害她!

    不管她心底怎么想,还未准备好的招式,也以最快的速度发出。

    花丽人面色一凌,旋即转身,双手对着前面就是一推。

    砰——

    “啊——”

    咻的一声,花椰呈弧线飞了出去。

    噗嗤!

    “唔——”花丽人双目微睁,紧咬着牙关,低眉看着腹部被插进的剑刃。

    花仁面色阴寒,站在花丽人的背后。

    “堂姐,今日是花椰杀害你,被我发现处死。而我将名正言顺成为花家新一代的族长。”

    嘀嗒…嘀嗒…

    鲜血顺着花丽人的嘴角流下,疼痛让她蹙眉头,“你,你休想……”

    “去-死-吧!”花仁怒吼一声,攥紧剑柄,便要绞碎的她内脏。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寒气袭来。

    直击花仁面部。

    花仁一惊,拽出长剑,连忙撤身后退。

    她甚至连看都没看,便往花家里面逃去。

    冥御煌刚要飞身上前去追,却被慕若制止了。

    “你没事吧?”慕若低眉看着怀里的花丽人,快速在她腹部点了两个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