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本泊泊流淌的鲜血,随即止住。

    还好来得及!

    她转眸狠狠地瞪了冥御煌一眼。

    差点就坏事了!

    冥御煌撇了撇嘴,甚是委屈。

    花丽人手捂着腹部,转眸看向旁边的花椰。

    此刻,花椰已然没了意识。

    冥御煌弯腰查看了一番,眼稍一跳,看向慕若。

    “全身经脉尽断,还有一口气。”

    “不要……不要让她死……”花丽人艰难的说出一句话。

    慕若闻声,指尖略过白芒,弹出一粒丹药,打入花椰的口中。

    花椰胸口微动,一口气喘了上来,神识却还没有恢复。

    花丽人见此,错愕的看向慕若。

    原本她说不让她死,却未想过她还有这个能力。

    “谢谢就不用说了,你现在想怎么办?”

    花丽人垂眸,眼神非常复杂。

    刚才花仁跑了,指不定她回去会说什么……

    可是,倘若她现在不回去,只怕问题更复杂!

    她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的看着慕若,“谢谢。我想先回花家,我要这个孽障送回去,交给刑法堂处置。”

    慕若沉默的两秒,道:“我陪你一起进去。”

    “不必。”花丽人急忙阻止。

    如果她跟僵尸一起回去,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慕若眼底掠过暗芒,微微点头,“可是,你现在的状况似乎并不适合回去。”

    花丽人摇了摇头,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却连吭都没吭一声。

    “无碍,我是族长。他们不敢轻易拿我怎么样的。”

    慕若心头暗道,以前是不敢,现在就不知道了……

    她“恩”了一声,甩手唤出小狐。

    “让小狐送你回去,万一有个差池,它可以带你离开。”

    花丽人抿了抿唇,凝视着慕若的眼神带着一丝探究。

    “你,到底为什么对我这般好?”

    慕若耸了耸肩,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真正的心思。

    “还记得吗?我说过我有个朋友跟你十分相像,绝对不是骗你的。就当我们有缘,快去吧。”

    小狐前肢弯曲,恭敬的伏在地上,等待花丽人上来。

    花丽人斟酌再三,想慕若说的也不错。

    “谢谢。”

    慕若摆了摆手,“别客气,不过,你这个师妹怎么办?”

    花丽人拧着眉头,虽说她是花家的族长,这么多年过去,她是不是得留个心眼?

    “麻烦你们把她带着,等我回来再说。”

    慕若点头,也不再多说。

    花丽人也翻身跃至小狐的后背上。

    “嗷呜——”小狐低吼一声,便要飞起。

    “接住。”

    花丽人忙伸手,一粒丹药出现在掌心。

    “这是……修复丹?”

    “这可是最后一粒了,别让它浪费了效果。”

    花丽人心头感激,明白慕若话中的意思。

    不管回去的后果怎样,都让她定要出来。

    抬眸看向芦苇边缘处,眼底掠过一丝感伤。

    嗷呜——

    小狐再次低吼,飞跃而起。

    这一次,冲向高空,直奔花家的万花谷。

    “真的不去?”冥御煌诧异的问道。

    慕若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扫向花椰之际,随手一挥。

    花椰便消失在原地。

    “哟,都能装活人了?”冥御煌打趣的搂住慕若。

    慕若斜了他一眼,睨着他手腕上的黑玉。

    “只怕,你的比我的更早吧?”

    冥御煌但笑不语,凝视着花家的方向笑道:“亲爱的夫人,搂紧了~”

    慕若抿着唇,眼底却是忍不住的笑意。

    果然,他总是能猜到她的想法。

    虽然答应花丽人让她一个人去,她却还是不放心。

    毕竟,花家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让她不得不上心!

    两人消失在原地。

    月光下的芦苇丛被夜风刮起。

    若不是倒塌的几处芦苇,还真像什么都未发生过。

    黑夜中。

    万花谷点亮了夜灯,除了老人孩子以外,所有的人都起来了。

    在万花谷的中央,是一块空地,经常集中宣布族中大事。

    此刻,所有人都围在了一周。

    花仁狼狈的坐在椅子上,面对旁边家族里的长老,神色更是懊恼不已。

    “我……我对不起家族……”

    语毕,扑通一声跪地。

    三位长老见此,眉头紧蹙。

    “花仁,你半夜击鼓,究竟发生何事了?”

    花仁抬眸看向大长老,“大长老,堂姐她——”

    这句话刚刚一出,不等长老们说话。

    下面的众多族人便开始高兴欢呼。

    “族长?族长大人回来了?”

    “天啊!六年了,终于回来了!”

    “她可是驱魔世家的佼佼者,法力技巧和实践都特别厉害,她在哪里?我们要拜她为师!”

    花仁低着头,眼底满是阴霾。

    “花仁,到底怎么回事?族长在哪里?”大长老也有些激动。

    二长老和三长老倒是表现平静。

    花仁低着头,开始抽泣起来,“堂姐……堂姐她又和妖王勾结……如果不是我逃得快,只怕,已经没命了……呜呜……长老……你们一定要救救我……”

    啪!

    大长老一掌击在扶手上,愤怒的喝道。

    “你胡说什么!”

    “呜呜……大长老……我没有胡说……花椰……花椰已经死了……就是死在她的绝招下……如果不是我跑的快,差点就被跟她一起的两个高级僵尸打死了。”

    大长老抓着扶手,手背绷起青筋。

    犀利色双眸,紧盯着花仁。

    “一会族长要杀你,一会又是僵尸要杀你。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饱含怒意的质问声,让花仁心底一咯噔一下。

    抬眸瞬间,看向其他两位长老,眼底低着求救。

    “咳,老大,这件事情疑惑重重,失踪的族长怎么会突然出现?”

    “没错,我赞同老二的话。如果花丽人真的回来了,为何不先回族里?显然是居心不良。”

    大长老听见二长老和三长老的话,顿时怒不可喝。

    “放肆!都给我住嘴!”

    静默。

    两位长老噤声了。

    大长老环视一眼,冷冷的提醒,“她花丽人,一日坐在族长之位上,我们就一日要尊她为族长。除非,你不承认自己是族中人!”

    两位长老面色微变,同时看向大长老。

    “老大,我们只是说出疑问,并没有不认花丽人这个族长。”

    “就是,你想的太多了。”

    大长老冷冷哼了一声,“想没想,你们自己清楚!”

    二长老:“……”

    三长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