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72章 为夫可不愿与你分开
    “花丽人你这么做对得起列位祖宗在天之灵吗?”

    “就是,没想到我们驱魔一族居然会出你这种不顾家族的族长出来。”

    “当真是瞎了眼了!”

    族人们的斥责声,不停的响起。

    在这种杂乱的时候,唯独大长老什么都没有说。

    他十分清楚,当年族长一位,花丽人自始至终都不同意。

    当年的事情……他也有私心……

    深知妖王并无过错,是他私心隐瞒……

    才会让花丽人伤心欲绝,甘愿接任族长一位。

    真是冤孽!

    冤孽啊!

    谁能想到平静了多年的今日,又再次发生这种事情……

    大长老突然眉头一拧,不对啊!

    如果只是因为花椰和花仁勾结,还有二长老和三长老的事情,她也不至于会气到连族长一职也不要了!

    “族长,您,您可是听到什么了?”

    这句话里,不自觉带了一点试探。

    咯-咯。

    花丽人手指紧攥,眼底掠过骇然。

    她忍着颤抖,转眸看向大长老。

    “你知道些什么?”

    大长老心头一窒,连忙噤声,完全没有想到刚才自己鲁莽的询问,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也了解事情真相。

    “呃……我是猜的,您突然这么不正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那不自在的且有别扭的表情,让花丽人确定了一件事情。

    当年的事情她太过决绝,从未调查过,也没有想过调查。

    先有花仁的话,后有大长老的无意透露。

    她还有什么不确定的。

    “花丽人,你现在是花家的罪人,我劝你不要不-知-死-活。”花仁似乎还没有嗅到事情的关键点,居然在这时刺激花丽人。

    果然,花丽人再听见花仁的话之后,当下大怒。

    啪!啪!

    甩手就是两个嘴巴子。

    这两巴掌的力道出人意料的重。

    花仁的脸颊,顷刻间便浮现出几根手指印。

    “啊——花丽人,我跟你拼了——”花仁抓狂的吼出声,伸出双手就要扯住花丽人。

    这个举动把其他人都吓得不轻。

    因为花仁似乎忘了,她的性命还捏在花丽人的手中。

    不过,这不打紧,因为花丽人很快就用行动告诉她了。

    掐着她脖子的手指,只是猛地收紧,便让她无法呼吸。

    “唔——救救命……”花仁双手连忙抠住花丽人的右手,惊恐的瞪大双眼,理智也都回归了。

    花丽人冷着脸,低声问道:“说,当年你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

    “我……我不知道……”花仁心底开始害怕了。

    二长老和三长老同时倒吸一口冷气,纷纷额角渗出冷汗。

    当年?她到底知道什么事了……

    相比而言,大长老却是叹了一口气。

    也罢,也罢……

    该知道的总会知道,只是时间的问题。

    抬眸扫视了一圈,看着万花谷现状,他心底生出了愧疚。

    族长不在的近些年来,有点成就的孩子,都已经离开家族,出去闯荡了。

    若是花丽人再离开,只怕这驱魔世家要陨落了。

    他愧对祖上啊!

    “唔……救-命……”

    细微的求救声,打断了几人的心思。

    二长老和三长老连忙喊道。

    “丽人,你千万别乱来,花仁什么都不知道。”

    “对对对,当年的事情都是意外,根本没有什么角色。”

    花丽人垂眸,睫毛颤了一下,嘴角勾起惨烈的笑容。

    “原来,你们都知道……”

    二长老和三长老登时无言。

    “丽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花仁是族长一脉最后的继承者了,你千万不能冲动啊!”大长老这话一出,虽然并无他意,只想让花丽人饶过她。

    可是,听在旁人耳中无疑是想让她当下一任族长了!

    花丽人冷漠的看着花仁,手指时松时紧,好似有意折磨花仁。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花丽人却没有再说话。

    紧张的现场,没有人敢出声,生怕惹到花丽人。

    空地一百米外,一颗枝繁叶茂的老槐树上。

    慕若懒洋洋的靠在冥御煌的怀里,手指敲打着树身。

    对于花丽人回到万花谷之后的举动,甚为诧异。

    毕竟,她不解释,也没有为花椰勾结人伤她一事生气,而是在追问以前的事情。

    看来,那什么妖王还够冤枉的。

    这都快二十年了,花丽人才惊觉事情不对。

    不过,她倒也为他庆幸。

    毕竟,人这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呢?

    冥御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说不出的复杂,“若儿,虽然我们有很多很多个二十年,但是为夫可不愿与你分开。”

    慕若挑眉,扭头看向旁边的男人,“我也是。”

    坚定地三个字,让冥御煌心脏疯狂跳动,眼底复杂的神色也消散了。

    搂着她肩膀的大掌,也缓缓收紧。

    垂眸凝视着她闪闪发亮了瞳眸,嘴角牵起弧度。

    她要寻找八方神器,他便陪她。

    她要唤回九仙帝尊,他亦陪她。

    “嘶……”慕若突然皱眉,对着台上努了努下巴,“情况不妙,那两老头准备偷袭。”

    只见,二长老和三长老正悄然的移动脚步,看似无奈的走动,却是有计划的调转偷袭位置。

    花丽人始终低着头,不说话。

    慕若不确定她有没有察觉到,又不方便提醒。

    “别担心。”冥御煌轻轻说道,看的却比慕若更要通透。“她已经发现了。”

    慕若眨了眨眼,再次扫视一眼,却瞧见花丽人嘴边急不可见的冷笑。

    “哟,我家男人就不同。”

    调侃的语气,却让冥御煌十分受用。

    “那是,你家男人,床上本事更不同。”说罢,挑眉邪笑。

    什么事情都能扯到那事上,也是能人一个!

    慕若收敛笑容,不理会旁边发春的男人,看向花丽人的方向。

    随着花丽人沉默的时间,族人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二长老和三长老相视一眼,眼底闪过狠毒。

    多年前她就是该死的,眼下他们只是让一切回归正常罢了。

    大长老正在为驱魔家族未来愁绪着,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人已经暗生杀机。

    二长老:“不管当年的事情为何,所有的决定都是你自己做的。你也当了这么多年的族长。你又有何不满?”

    这句话,对于花丽人那是是字字诛心!

    一滴血泪从她眼角滑落,双眸也渐渐猩红起来。

    二长老和三长老见此,纷纷震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