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76章 我的孩子在哪?
    杀炼殇眯着眼睛,再次逼问:“为什么?”

    世无双背对着杀炼殇吞了吞口水,“呃……啊!离魄……我,出去买东西,你有没有需要的?我帮你带?”

    离魄奇怪的看着世无双,怎么每次杀炼殇一出现,他就犯病了?

    “之前不是去买过了?”

    “对了!我想了想,之前那件衣服虽然价格贵,但是重在针线精致,我这就去把它买回来!”他自顾自的说完,转身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离魄斜眼看着杀炼殇,一头雾水。

    那身衣服他不是后来就买了吗?

    他挠了挠脖子,甚是不解。

    杀炼殇阴沉的视线扫过离魄,身形快速闪动,已然消失在原地。

    “嚯……这人在搞什么鬼?我又没有惹他……”离魄摇了摇头,表示不可理喻。

    这时,冥御煌迈脚走了出来。

    离魄刚要上前询问,结果被他一个冷眼甩了回去。

    “……”

    除了慕若之外,他都跟了一群什么人?

    “离魄,进来一下。”慕若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

    离魄闻声连忙快步走了进去,“主子有何吩咐?”

    慕若瞥了一眼房门外的冥御煌,额角抽搐了一下。

    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帮她传话,真是小气鬼!

    “去抓这些药过来。”说罢,递上一张药方。

    离魄接过药方看了看,诧异的问道:“这么多药?”

    “恩,速去抓回来。”语毕,掏出一张银票给他。

    离魄接过银票,转身快步离开。

    待到他离开之后,床榻上半昏迷的人有了动静。

    花丽人虚弱的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慕若,这才回想起昏迷前的事情。

    转眸感激的看着慕若,唇瓣微动,“谢谢你……”

    慕若闻声看向她,并未多言。

    抬手放在她的脉搏上又把了把。

    “已经稳定了,现在必须要有修复丹,才能将你损耗的补回来。”

    花丽人摇了摇头,神色哀愁。

    “我不在乎,可以麻烦你带我去凤城吗?”

    “你想找女儿?”

    花丽人轻叹了一口气,无声点头。

    她想要补偿那个可怜的女儿……

    知道真相之后,一想到那个孩子,眼角就湿润了。

    “你怎么确定她是你女儿?如果我说不是呢?”慕若问的轻声,注意力却全在她身上。

    花丽人闻声一愣,想到一件事。

    “花椰呢?她,她没死吧?”

    这话一出,证明了慕若的想法。

    原来,她的深信不疑还是来自花椰。

    想到这,她甩手一挥,将空间里的花椰丢了出来。

    啪嗒!

    昏睡中的花椰,直接被慕若一下给摔醒了。

    “咳咳……”她狼狈的趴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

    现在的她,身上的修为全毁,全是依仗着慕若给她的那粒丹药苟延残喘。

    只怕,就连三岁的孩子杀了她,也都是轻而易举。

    “花椰……”花丽人撑起身子,脸色苍白的看着她。

    头晕目眩的花椰,听见这道轻呼声,缓缓地抬起头。

    从床边的沾血棉花往上,看到花丽人虚弱的脸色,还有头上的几捋银丝。

    “呵呵呵……呵呵呵……”她突然笑了起来。

    花丽人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严肃的看着她,“我,我女儿她……”

    “她-死-了!”花椰狰狞的表情,瞪着花丽人,眼底带着快感,“别以为遇见贵人就能逃过一死,就算我当不了族长。等你回到族内,别说你的族长位置,就连这条命,你都保不住!”

    花丽人冷然一笑,语气凌厉。

    “你小时候,爹爹跟我说你为人阴毒,不是一个当族长的好料,但是我从来不偏不倚。你勾结花仁,我都没有动杀你的念头。”

    “你少往脸上贴金,告诉你,我就是厌恶你一副高清的模样!”花椰咧着嘴,满脸阴毒。

    花丽人眼梢微跳,冷目相视,“没想到你我多年来的情分,竟这么浅显。一个族长的位置,就能让你利欲熏心!”

    花椰听到这,眼底掠过疑惑。

    “你——”

    不用她问,花丽人也知道她想问什么。

    “不问了,我已经不是花家的族长了。”

    什么?

    花椰先是一愣,面色有些僵硬。

    仅仅只是几秒的时间,便又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哈哈……”她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表情却又痛苦。

    花丽人皱眉,淡淡的道:“我从来都不想当这个族长。”

    花椰的眼神,突然幽幽的闪着光芒,好似淬毒。

    “住口!你明明就当着驱魔一族的族长,却口口声声说你是无心的。如果真的是无心的,你的堂妹花仁不是可以替代你?少装模作样,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啪——

    “啊!”

    一记响亮的耳光将疯狂的花椰打醒了。

    慕若坐在床边,扭了扭手腕,冷冷的视线落在花椰脸上。

    “你某些话我也赞同,但这不是你骂人的理由。再敢侮辱一句,我让你命-丧-黄-泉。”

    花椰瞳孔一缩,当下噎住了。

    她一点也不怀疑这个女人的话!

    她和花丽人不同,她的杀伐果断她是见识过的!

    花丽人咬着唇,也不想反驳,只想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哪里。

    “我女儿在哪?”

    花椰听见她再次询问,眼神闪烁,突然就心虚了。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花丽人看着她言辞闪烁的模样,直接呆了,瞪大双眼看着花椰,“你,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不是说在凤城吗?不是说叫,叫季无思吗?”颤抖的声音,诉说着她恐惧的心理。

    本来得到报复快感的花椰,却嘲笑不出来了。

    “我,我真不知道……真的……”

    花丽人手抓着心口,猛地翻身。

    扑通一声掉落在地。

    她使劲爬了两下,抓住花椰的手。

    “你,花椰,你告诉,我的孩子在哪?”她眼底带着惊慌,理智完全消失了。

    花椰抬眸看着花丽人,居然有点苦涩。

    “我,我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在哪……”

    花丽人双眸陡然变厉,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说,我的孩子在哪?快说……不然,不然我会杀了你……”

    花丽人越问,她当年的记忆就越深。

    想着想着,便抖如筛糠,仿佛看见多年前的场景。

    她抱着孩子,往山野狼群走。

    原本她只是想把她丢进山野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