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77章 爆成花猫脸
    可是,她分明准确的把人丢进了狼群里。

    却转身过程……看着孩子在狼群没了!

    地上没有鲜血,狼群还聚集在一起。

    就那么不见了。

    她一直安慰自己孩子是被狼给吃了。

    “她……我不知道……可能……可能是被狼吃了……”她攥着拳头,完全陷入当年诡异的场景。

    “狼吃——”花丽人直接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慕若始终漠然的坐在床边看着。

    等到花丽人晕过去之后,淡定将花丽人抱回床榻上。

    花椰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脖子,一个劲的摇头。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慕若将花丽人安置好之后,转身回到花椰身边,弯腰蹲下。

    伸手抬起花椰的下巴,嘴角噙着一丝浅笑。

    “我相信你不知道。”

    花椰惊喜抬眸,“你,你相信吧?我真没有撒谎……”她抽搐着,颤栗着。

    慕若却好像没看见一样,掐着她下巴的手紧了紧。

    低头凑近她的耳边,道:“神武大陆的驱魔世家已经散了,花丽人是自己不当族长,而非被人所逼。至于你抱着希望的花仁他们,早已经死在花丽人的手中了。”

    死,死了?

    “啊——不要,不要——”她昂头往后缩,惊恐极了。

    慕若的指尖却越来越劲,让花椰不得不停止动静。

    否则,她怕慕若真的会捏断她的下巴!

    “这就乖了,毕竟我的话还未说完。”

    花椰紧咬双唇,惊恐的看着慕若,眼圈积满了泪水。

    “其实,你疯不疯跟我都没关系。”

    慕若对着她笑了,却那么让人蚀骨心寒!

    转而又幽幽的丢出一句话,“因为,不过是一具会腐烂的尸体罢了。

    咔——

    清脆的响声。

    花椰瞪大双眼,脖子已断。

    临死的前一刻才明白,不管她真疯或是假疯,都难逃一死!

    “傻瓜,这种脏手的事情,为夫来做该多好?”冥御煌靠在门口,无奈的看着慕若。

    慕若拿出手帕擦了擦手,转而看向冥御煌,“要食用人血吗?”

    冥御煌深呼了一口气,没好气的丢出一一个字,“脏。”

    慕若噗嗤一声笑了,“你现在可不是尸皇喽~”

    “可你永远是我的僵后。”

    慕若闻声心跳加速,瞪了他一眼。

    这个妖孽要干嘛?

    故作冷静的掏出一瓶药粉,洒在花椰的尸体上。

    滋-滋-滋。

    地上的尸体,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干嘛浪费药粉?我把她丢去山野还能喂喂野狼。”冥御煌不甚满意。

    慕若斜了他一眼,甩手丢过去一把黑色粉末。

    飒——

    掌风飞逝,毒粉将至。

    冥御煌身形却早已消失在原地,一把揽住慕若的腰,拽进怀里。

    “你真是要谋杀亲夫吗?”

    他委屈的撇着嘴,大掌却一路而上。

    慕若嘴角抽搐,“你不是没事吗?”说着话,将手里的瓶子丢进空间里。

    “主子,药材买回来了——”离魄刚到门外就喊了起来。

    抬眸看向门内之际,却呆了一下。

    后背一凉,顿时哭丧着脸。

    这样的场景,不应该是世无双那家伙才做的出来的吗?

    苍天啊!

    他真的是无辜的!

    就在他暗自祷告的时候,慕若已经推开了冥御煌。

    “还不进来。”

    离魄僵着身子,无视冥御煌杀人的目光,走到桌边,将手里的药材都放在桌面上。

    “呃……你们继续,我,我先走了……”

    唰!

    逃跑的小步伐,那叫一个快!

    转眼间就消失了。

    慕若抬手扶额,恨不得一脚把冥御煌给踹出去。

    冥御煌还不自知,反而对着慕若挤眉弄眼,一阵勾引。

    直到慕若真的没忍住,身形掠动,一个偷袭。

    砰!

    “哎哟……真的谋杀亲夫啊!”冥御煌惨叫声从院外传来。

    慕若拍了拍手,才不相信他真的有事。

    甩袖关上房门,拿起桌面上药材看了看。

    轻轻呼了一口气,拿出自己的药鼎。

    这不是她第一次拿药鼎炼丹,但是却是第一次拿冥火来试验,实质意义来说,是真正的炼丹!

    拥有冥火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压制着。

    不停地补简单炼丹入门的书籍知识,将所有的步骤都牢牢记住。

    唔……

    这次就当是练习吧!

    拨出几株简单常见的丹药,先从补灵丹来练吧!

    说干就干,将药材至于台面,开始进行第一步。

    至于,花丽人就当她的绝对有名活着的白老鼠吧?

    如果花丽人知道慕若心中的想法,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喽~

    房间,登时陷入安静。

    慕若凝结精神力专心将药材压碎,提炼药材的精华,直到没有半点渣滓,才将精华放入药鼎中。

    伸出手掌,到了最重要的时刻。

    一股阴暗的冥火突兀而起。

    慕若忙将冥火至于药鼎下,根据精华的变化,依次加入其他的药材。

    嗡——

    药鼎中的精华粉末,顺着药鼎内壁转了起来。

    慕若微愕,低着头茫然的看着。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她想完。

    嘭——

    “噗!”慕若张着嘴巴,如出一股黑气。

    砰!

    “若儿?”房门被冥御煌一脚从门外踹开。

    只是,门开之后,他却一脚也迈不动了。

    慕若转眸看去,双眼闪烁着光芒。

    “冥御煌……”

    语气里难得带着委屈和依赖。

    冥御煌拧着眉头,迈脚上前。

    低眉凝视着小脸都是灰尘的慕若,加上那双白兔的眼睛。

    肩膀松动,忍着笑意抬起手帮她擦拭。

    啪!

    “你嘲笑我?”慕若撇嘴,不满道。

    “咳咳,没有,为夫怎么会嘲笑你呢?你爆丹也不是第一次了吧?”冥御煌面色严肃,仿佛在说你看我哪里像笑了?

    慕若眯眼瞪着冥御煌,伸手抓住冥御煌衣襟,往自己身上一带。

    把脸埋进他的怀里,使劲蹭了起来。

    直到将脸上的灰尘都蹭完,这才肯罢休!

    松开冥御煌之后,睨着他胸口一片黑色污渍,得意的扬起下巴。

    冥御煌哭笑不得,抬手抚上她的下巴,轻轻揉了揉。

    “就喜欢你对我撒娇。”

    慕若嘴角僵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幼稚。

    当下恼羞成怒,指着门口,“谁让你进来的?没瞧见我再炼丹吗?这门的钱我可不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