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94章 闪过的戾气
    这个提议值得考虑,金家就算有所怀疑,也绝对不敢和其他大臣起冲突。

    毕竟,兴国的未来兴亡,金家可不敢拿金俏俏一个人去赌。

    “你真的很懂得布局。”

    慕若嗤笑了一声,“我更擅长杀人。”

    这句话说得很随性,几乎是脱口而出。

    刑天却对这句话,没有半点怀疑。

    “你离开是要去找异阁的总舵吗?不如我——”

    “不必。”慕若直接打断他的话。

    刑天轻叹了一口气,脸上挂起笑容,“那祝你好运。”

    慕若无声点了点头。

    此刻,坐在窗口的玉麒麟突然皱眉,身形一闪,来到慕若身侧。

    周身散发出强大的力量,将慕若护住。

    这一个突兀的举动,直接将刑天挡了开。

    慕若眉心微蹙,手肘一顶。

    “唔——”

    玉麒麟一个躬身,差点跪在地上。

    心底暗骂出声,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往后弹出去的刑天,突然感觉到后背有一股力量将他托了起来。

    他站直身子,缓了一口气,忙看向慕若。

    “发生何事了?”

    慕若冷着脸,低眉睨着弯着腰的玉麒麟。

    “做什么。”

    玉麒麟咬牙掩去眼底异样,捂着肚子站了起来,再度警惕的环顾四周。

    刚才他分明感觉到刺骨的冰寒,钻进他的身体里的戾气出现。

    方向明明就是奔着慕若来的,怎么转瞬间就消失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由低声呢喃道。

    慕若眼神一紧,很快又恢复正常。

    “你,快去看看杀炼殇他们好了没。立马启程离开。”

    而这时,杀炼殇他们一行人正好从后堂走了出来。

    “主人,怎么了?”小狐忙追问道。

    慕若没有回应,抬手一挥,将慕鸩和小蓉蓉收回空间里。

    小狐面色一紧,难道出事了。

    思及此,也不敢再多问。

    慕若看了看几人都在,也不再停留,转身朝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被护卫队拦住了。

    “都让开。”刑天低喝一声,走上前。

    围在客栈门外的护卫队,全部都闪开让出一条道。

    小狐率先一步走出去,走到街上之后,立马一跃而起。

    嗷的一声,变大数倍。

    “你们先上去。”

    慕若话音一落,杀炼殇,世无双还有离魄都纷纷跃至小狐背上。

    玉麒麟皱着眉,站在慕若身侧。

    双目余光,不停警惕的留意着四周。

    慕若瞥了一眼玉麒麟,没有多言,转眸看向刑天。

    “告辞。”

    “小若……”路绫咬着唇,看着慕若,依依不舍。

    慕若笑了笑,抬手扔出一瓶丹药。

    路绫紧攥着药瓶,一脸惊慌,“这,这太贵重了吧!”

    慕若笑了笑,意有所指道:“说不定哪天,它能救你的命。”

    路绫不以为意,毕竟慕若的年龄看上去也不大,就算是炼丹师也不会有太高的等级。

    而且,这丹药离得这么近,她一点药香味都没有闻到,说不定等级……

    呃……再怎么说这要是人家的心意。

    想到这,忙真诚的道谢,“谢谢你!”

    慕若看透不说透,毫不犹豫转身。

    脚尖点地,飞身跃起,落坐在小狐的后背上。

    “站住——不许走——驾——”

    哒哒哒。

    马蹄声骤响。

    以一名中年男人为首的一队人马,快速朝着这里赶来。

    慕若抚了抚小狐身上的毛发,嘴角微微一掀。

    “刑天,你可待记住我方才说的话。”

    声音刹那间变得神秘起来。

    之后,小狐四肢蹬起,飞身窜走。

    玉麒麟面色凝重,紧紧地跟在小狐身侧。

    空中的一行人,很快就消失了。

    “吁——”

    来人勒马停止,翻身下了马背。

    刑天昂头看着空中消失的人影,嘴角勾起一丝淡笑。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精明,连路都给他铺好了。

    “陛下,臣的女儿遭受如此奇耻大辱,你怎可将这等女子放走?”

    愤怒暴躁的声音传进刑天的耳中。

    这个声音刑天再熟悉不过了,是金俏俏的父亲,金围,也是兴国元老级的大臣。

    金围见刑天不出声,恼怒的冲着旁边的护卫队喝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出城将那个逆贼抓回来!”

    刑天眼睛突然眯了眯,这老东西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进退了。

    “看来,“金大人”似乎对现在的职位很不满意。”

    “金大人”三个字多么客气疏离,其中不明意味让金围吓得扑通一声跪地。

    “陛下饶命,陛下误会了,微臣绝没有半点不轨之心,实在是俏俏她……”一想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满脸是血的跑回去,他就满腔愤怒。

    刑天冷睨着金围,对着旁边的路展使了使眼神。

    路展和路绫虽然在外面,却都竖着耳朵偷听,经过都一清二楚。

    他接到刑天的指令后,便板着脸,冷声斥责。

    “金俏俏以下犯上,没有被尊者赐死已经是万幸,若不是陛下来的巧。只怕你那个只懂惹事的女儿,就给兴国带来无尽的灾难了!”

    金围先是一愣,而后反驳。

    “怎么可能!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怎么会给兴国带来灾难!”

    刑天转过身子,双手负背,一副憋着怒气的模样。

    路展则一字一句的说道:“当初提前收复凤城,后来又收复仙门,这两个事件,都有那位尊者的提携和帮忙。而您金家的大小姐,可真是不简单。在尊者来到帝王城的第一天就得罪了。原本尊者不打算追究,准备离开了。可在此之前,您的宝贝千金又带着一群手下来闹事。诚如您说见,刚才尊者离开之际说的话,示意我们绝对不可轻饶她。若不是陛下,金俏俏的命早就没了。”

    刑天额角微挑,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这倒是将王者的愤怒,拿捏得恰到好处。

    “你说……什……什什么?”金围大惊,脸色煞白。

    怎么会变成这样……

    “陛…陛下……陛下啊……这件事情肯定有隐情,绝对不会是真的,小女就算再无理取闹,也不会无缘无故找茬啊!”

    金围对着刑天的背影大汉,一脸被冤枉的样子,试图扭转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