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895章 失忆的是谁?
    然而,路绫插进来的一句话,却让他面如死灰。

    “我们陆家向来支持贵千金成为帝后,可是她金俏俏目光短浅,蛮横无理。这些,你随便在帝王城拉了一个人问一问。至于您说的不会无故找茬,啧啧……前一天的事情我带领的小队刚好经过贵千金闹事的场地,倒是领略一二。还有今天帝王城也有不少人看见了经过,问一问便知。一个明明能成为凤凰的人,非要往野鸡窝里面钻。如果惹到尊者,兴国发生一丁点的战乱,绝对与你金家脱不了干系!”

    扑通一声。

    金围双脚发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

    ————兴国发生一丁点的战乱,绝对与你金家脱不了干系!

    这句话,太重了,重到他连听见都吓得瑟瑟发抖。

    金悄悄这个蠢东西,居然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这个帝后的位置,只怕再怎么也轮不到她了……

    思及此,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至于金俏俏,此次事件之后,帝后之位没了,就连普通的官宦之家听闻了这件事情也没人敢娶她。

    她则从一个娇蛮势力的大小姐,成为人人厌恶唾骂的弃子。

    ————

    鉴定师鱼白宅内。

    鱼白徒弟坐在院子里,昂头看着空中,突然瞧见一只庞然大物一闪飞逝。

    他面色一凌,便要跃身坠去。

    “徒儿!”鱼白及时出现,一把将他拽住。

    鱼白徒弟愣了一下,看着鱼白。

    “师父,我觉得那个东西好熟悉。”

    “熟悉,你想起什么了?”鱼白紧张的看着他徒弟。

    鱼白徒弟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不,不知道……嘶……头疼……”他使劲敲了敲头。

    明明有种画面即将闪现,却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困住,愣是不让那画面出现。

    这让他又急又气。

    “啊——”气得使劲砸自己的头。

    这不是第一次,鱼白却还是吓了一跳。

    “徒弟,你别着急……我肯定能很快治好你的……”鱼白着急的看着他徒弟。

    鱼白徒弟深呼了一口气,坐回凳子上。

    “不对,你治不好我。”

    他有一种感觉,他不是意外失忆,而是人为导致。

    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

    “徒弟……”鱼白满脸愧疚,“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开出去看看,那你就去看看,千万不能偷吃东西。”

    鱼白徒弟闻声诧异的看向他,“您同意我离开了?”

    “傻孩子。”鱼白敲了敲他的额头,“我不让你离开还不是怕你吃亏。”

    鱼白徒弟咬着唇,看着他,问道:“那……我现在可以离开吗?”

    鱼白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怎么尽是养一些个没良心的徒弟!

    “喏,这个给你。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锦囊。

    鱼白徒弟眨了眨眼,印象中自己对这个东西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唉……这个储物囊,跟你手上的空间戒指差不多……你怎么连这个也不记得了?”

    鱼白徒弟憨厚的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尴尬。

    “记住,千万不能吃东西。”鱼白再三交代起来,又道:“出门在外都有名字,我叫鱼白,你就叫鱼黑吧?不行不行……有点像兄弟……要不叫鱼……鱼肚子?”

    鱼白徒弟满脸黑线的看着他,闷闷的回了句。

    “夜,我喜欢黑夜。就叫夜吧。”

    “鱼夜?”

    “白夜。”

    鱼白挑眉看着他,“白夜,白夜……又白又黑……哈哈哈,这个好这个好!”

    白夜看着鱼白老顽童的样子,嘴角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谢谢师傅。”

    鱼白瞪了他一眼,“谢什么?只要你以后还记得来看我老人家一眼就行了。”说话间,转身朝着走廊走去,背过身子,眼圈红了。

    唉……人老了,就容易伤怀了。

    白夜看着鱼白离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渐渐地收起来了。

    刚才天上那个白影,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熟悉呢?

    困惑让他再度头脑发疼,使劲抓了抓头发,还是没有头绪。

    良久之后,脑袋的疼痛才减弱。

    他深呼了一口气,拿起桌面的锦囊装入怀中,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在此期间,他连头也没回。

    鱼白撇着嘴站在柱子后面,耸着肩膀,哭丧着脸,走出来。

    “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他也不……”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见桌面有一样闪闪发亮的东西。

    鱼白眼神一亮,快步走了上去。

    居然是一块非常细腻的羊脂玉。

    鱼白乐呵呵的笑了,这徒弟还不错嘛!

    还知道留个纪念……

    白夜躲在围墙后面,看着鱼白乐呵呵的样子,这才放心的离开。

    那块羊脂玉一直在他身上,他也没有用处。

    师父能喜欢,也是再好不过的。

    ————

    郊外,平地四川的高空上。

    慕若面无表情地坐在小狐后背上,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

    ——你究竟看见什么了?

    玉麒麟诧异的看了一眼仿若无事的慕若。

    要不是这脑海里的声音,都差点以为跟他对话的是别人!

    ——有一股很强劲的戾气。

    慕若颔首,指尖在小狐后背抚了抚,垂眸的眼底满是沉思。

    杀炼殇敏感的看向玉麒麟,心底暗自猜测他们是不是在说些什么。

    “我们现在去哪?”一直安静的世无双,突然问道。

    离魄白了他一眼,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大对劲,他还敢问话。

    “帝王城真的没有异阁的产业了吗?”

    离魄闻声,不确定的回答:“唔,应该没有。我上上下下都打听了一遍,异阁的隐匿度很强,我还在怀疑赌场的事情怎么会走漏消息……”

    “内奸。”杀炼殇淡定的接过话茬。

    慕若看了他一眼,点头,“恩,我从刑天那里也有听说,听该是内部问题。”

    东南西北四兄弟,能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办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内部战争什么的,就当是小小的教训吧!

    “小若,异阁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世无双敏感的问道。

    慕若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意有所指道:“异阁成立的成本是我出的。”

    “呃……”世无双嘴巴微张,半天收不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