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冥御煌猛地转身,“谁?”

    四下无人,只有黑洞洞的石壁。

    冥御煌皱着眉,使劲按了按太阳穴。

    奇怪,怎么来到这里之后,总是幻听。

    迈脚走到墙边,轻轻敲了两下。

    墙壁湿滑,根本没有着落点,而且还带着一股奇怪的力量。

    也许,他的尸元是被这个石壁压制住了……

    思及此,再度昂头看向空中。

    这样的情况下,他似乎根本走不出去。

    抬起手,指尖在黑玉上抚了抚,“白灼。”

    “主人。”

    一道年迈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又好像近在耳边。

    冥御煌皱着眉,询问道:“你可知道这里哪里?”

    “非实景。”

    三个字,让冥御煌楞了一下,“何解?”

    “心之所向,梦之所往。”

    冥御煌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梦之所往?他怎么可能会被困在梦里面?

    “别闹,我现在还得回去帮若儿离开神武大陆。”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

    唰!

    白芒闪烁,落在冥御煌的面前。

    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漂浮在半空中。

    “主人,这个梦是你建筑的。”

    冥御煌又是一愣,他分明记得他直接撕破空间,来到这里的,怎么可能是梦?

    “那,我要怎么才能出去?”

    白灼眼底带着深意,目光落他的颈部。

    “想。”

    丢下一个字,他便消失了。

    冥御煌双拳紧攥,脸色阴沉。

    这个该死的白灼,每次都帮不上忙!

    叫他出来就是一个失败的决定,还不如指望他自己。

    抬起双手,十指指甲增长。

    咯吱——

    指甲划在石壁上,传出刺耳的响声。

    只是,石壁根本没有损伤。

    反倒是他的指尖出现了一丝伤痕。

    “怎么……”

    “哈哈哈……真是蠢货~”

    阴鸷的嘲笑声传出。

    冥御煌心底一惊,速度抬眸望去。

    “嗜容,你怎么会在这里?”

    嗜容抬起邪魅的脸庞,眼底带着阴笑。

    “你难不成是怕了我?你的梦我来去自如,以前你是没有梦,我才没有机会出现。不要以为你能全方位的压制我。”

    冥御煌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嗜容却完全相反,招摇的转来转去,不停的说着话。

    他憋了好几年,都快让他差点忘记自己还能说话了。

    “咱们俩见面这天我早就想过,只是没想到是这样情况下。”

    “只要你这次醒不过来,我就能轻易的占领你的身体。”

    “冥御煌,等我占领你的身体,我还会占领若若的。”

    面无表情地冥御煌,脸色骤变。

    咯!

    快速准确的掐住了嗜容的脖子。

    “休想。”

    嗜容笑了笑,身形一闪,穿过他的手,走开了!

    “冥御煌,你这里是梦境,而你是我,我也是你。除非你能把我给彻底消灭,否则,我们俩是平等的。你奈何不了我的。”

    冥御煌放下手,额角绷起青筋。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会陷入梦境?”

    他声音变的有点沙哑,似乎之前的事情有点迷糊。

    嗜容得意的笑了笑,抱着双手,靠在石壁上。

    “我以为你有多厉害,不过是一个小喽啰的冲击,就让你短暂性失忆了?哎,你要是真失忆倒是好了,我还能堂而皇之占领你的意识。啧,可惜喽~”

    冥御煌拧着眉头,犀利的视线凝视着嗜容,思考着他话中的意思。

    他不确定嗜容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更加不确定他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忽然,脑袋闪过一道白芒。

    “仙尊——”

    记忆如泉涌,全部钻进了冥御煌的脑袋里。

    脑袋嗡的一声。

    他想起来了!

    在他撕开空间的那一刻,被一个白衣男人拽了过去。

    眼前恍然现出当时的画面。

    白衣男人背对着他,全身散发着仙气,用着上位者的语气对他说话。

    “你就是冥御煌?她的男人?”

    冥御煌笔直的站在虚空上,四下看了看。

    雾气腾腾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地方。

    “本座跟在跟你说话。”白衣男子转过身子,眼底带着藴怒。

    冥御煌收回视线,淡淡眼眸。

    光,很刺眼。

    以至于他看不清楚对方的相貌。

    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就是背后神秘的仙尊。

    而他嘴里的她,是若儿……

    “看你的神色,是猜出我的是谁?”白衣男子嘴角微扬,似乎是满意的神色。

    冥御煌抿着唇,攥了攥拳。

    这个细微的动作,落入白衣男人的眼中。

    他不屑的笑了笑,道:“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拓跋薄在哪里?”

    那确切肯定的语气,认定了冥御煌一定知道拓跋薄的下落。

    冥御煌额角跳了跳,身体猛然一晃,胸口气血翻腾。

    果然,仙就是仙!

    仅仅是一个眼神,传来的压迫就恨不得将他碾压死。

    他的实力在其他界面算是上乘,但是在他面前就如同一只蚂蚁!

    白衣男人看见冥御煌面不改色模样,眼底掠过诧异。

    他,似乎小瞧了这个男人。

    “没想到,拓跋薄倒是有点眼光,选的徒弟还真不错。”

    冥御煌昂首挺胸,淡淡的看着他,语气冷漠。

    “的确不错。”

    白衣男人闻声,身上的气息刹那间就变的凌厉了,奔着冥御煌面门而去。

    “本座没事见跟你耍嘴皮,说,拓跋薄的下落。”

    冥御煌脸色青灰,身上就好像被压着一座山,让他双膝忍不住想要打弯。

    为了表现出没有异样,他无所谓的笑了笑,“仙尊你想多了,本皇并不知道拓跋薄的下落。”

    白衣男人眼神阴森,身上锐利的气势,半分不收,有意警告冥御煌。

    冥御煌也不是凡角,他单手负背,调动尸毒来对抗他在他身上施加的威压。

    白衣男人的力量属于光之力,而尸毒则至阴至寒。

    两者相撞,就好像是天雷地火,不停相斥。

    白衣男人脸上掠过一丝异样,奇怪的看着冥御煌,“你居然还没有彻底消化他的尸毒,居然就如此厉害了?”

    如此说来,那拓跋薄岂不是更加厉害?

    冥御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吭一声。

    却明显的感觉到,身上的威压小了不少。

    他赶紧指尖微动,将尸毒渐渐逼回原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