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20章 身体,拿去吧
    花丽人心底不相信,却还是没忍住幻想,更是笑出了声。

    “呵呵呵……你这丫头就会夸大,若是今晚就需走,我先买点东西。”

    慕若点了点头,凝视着花丽人离开的背影,眼底掠过沉思。

    如果花丽人真的是花貂的娘亲,那么花貂现在的身份又是怎么回事?

    她摇了摇头,觉得这件事情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吧。

    是福是祸,总是要到时候才知道的。

    就在慕若他们准备离开神武大陆的时候。

    冥御煌却在苦恼着如何离开这个诡异的梦境。

    那个不停出现在他意识中的少女,那个经常让他头痛欲裂,却又想不起来的画面。

    总之,不管是哪一个,都让他无法坦然。

    比起冥御煌的心底焦躁,嗜容倒是显得淡定多了。

    心里恶毒的想着,干脆你就这么睡着。

    他得不到身体,他也陪着他当活死人。

    转眸看着冥御煌冷硬的侧脸,忍不住出声问道:“我说,这里没有日夜交替,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你还不如放我离开,让我用你的身子去接若若。”

    咻的一道白芒穿过。

    噗嗤——

    嗜容掸了掸身上衣衫,满脸得意。

    “你怎么就是不死心呢?你虽然困得住我,却还是伤不到我啊!”

    冥御煌靠在石壁而坐,手搭在右腿的膝盖上。

    面若冰霜,薄唇紧抿。

    垂下的双眸,纤长浓密的睫毛眨了眨。

    凝视着地面,一言不发,身上隐隐散发出黑色光。

    “喂,我跟你说话呢!”嗜容有点不高兴。

    自从那个奇怪的少女出现之后,这小子越来越不正常了。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他的冷静和睿智呢?

    看着冥御煌沉默寡言的样子,他心底突然生气了一丝不悦。

    他可是他唯一称为对手,而且输掉的人。

    现在居然让一个梦给打败了!

    这样说来,那他岂不是还不如一个梦?

    如此一想,嗜容攥起了拳头,朝着冥御煌走了过去。

    冥御煌眼神一闪,眼角余光落在嗜容停留在他面前的双脚上。

    语气异常冷漠,“你知道没用,别烦我。”

    “你!”嗜容面色微黑,伸手揪住冥御煌的领口,“你给我起来——”

    欻——

    他的手直接穿过冥御煌的身体,根本无法拽住他。

    嗜容眼神一凝,伸手有抓了两下。

    欻-欻。

    只有手快速出击的声音。

    嗜容额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原来抓不到是这种感觉。

    怪不得这小子连手都懒得动了!

    “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没好气的瞪着冥御煌。

    冥御煌微微抬眸,双眸幽深晦暗,带着说不明的情绪。

    这让嗜容先是一愣,而后冷笑,“呵,你该不会想起前世什么东西了吧?这种眼神你吓唬谁呢?我会害怕吗?”语气里带着淡淡的不屑,转过了身子。

    冥御煌却收回视线,再度盯着地面,面色连变都没有变。

    嗜容眼角余光扫向冥御煌不理他的样子,这心底就跟猫爪的一样。

    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喂……你,你该不会真的有什么鬼前世记忆吧?”嗜容的语气渐渐地变了,虽然他不能得到若若,但是他也不想若若受到伤害啊!

    冥御煌的眉头因此紧了紧,眼神也更加神秘莫测。

    嗜容一见不对,一屁股坐在冥御煌的身边,歪着头看着他。

    “你开什么玩笑,你要是敢对不起若若。我就是拼命也会跟你抢身体的。”

    他的话音刚落,冥御煌突然道:“拿去吧。”

    哐当一声响。

    嗜容感觉自己脑袋被人狠狠砸了一下,脸颊也跟着抽搐起来。

    “你,你刚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冥御煌猛地抬头,深深呼了一口气,再次说道:“身体,拿去吧。”

    咕嘟——

    嗜容被冥御煌眼底的坚定吓到了。

    虽然他想要得到身体,但是绝对不是这种方式啊!

    恼怒渐渐蔓延开来,瞪了冥御煌一眼,起身朝着角落走去。

    因为,他怕他忍不住,真的会接受这个荒谬的退让!

    冥御煌身体一软,靠在石壁上,昂头看着头顶上照下来的光芒。

    安静,再次将两人笼罩起来。

    ------

    圣灵大陆,圣灵学院院长住处。

    此刻,站着一道身影,是五年以上资深班的新进导师张跃。

    他看着面色凝重的邪阳明,忍不住再度开口。

    “云离这个学生只怕是毁了,您觉得如何是好?”

    邪阳明拧着眉头,端着茶杯,没有吱声。

    默默饮了一口茶水,才问道:“云家这次疯了不成?”

    “这…好像是内部问题。”

    邪阳明摇了摇头,神色凝重。

    内部问题,舍弃一个前途一片光明的后生。

    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对了……还有……上官熠还在外面跪着。”

    邪阳明挑着眉,带着一丝好笑。

    指着门外的方向道:“他跪着,他跪着云离那丫头的伤就能好了?”

    “呃……”张跃面色尴尬,答不上来。

    邪阳明看了张跃一眼,淡淡道:“去,把他带回去,别好的不教,净教一些歪门邪道。”

    张跃面色涨红,连连点头,“院长教训的是,我这就去让他回去。”说罢,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他刚一离开,邪阳明就叹了一口气。

    甩了甩袖口,起身朝着黑白长老的住所走去。

    丹田被毁,灵力全消。

    这可不是小事……

    明明那么有天赋,却突然成了废人。

    这样从天上摔到地下的感觉,如是一般人早就一死了之了。

    可这丫头倒是有点血性,偏听偏不信!

    任谁劝阻都没有用!

    愣是让上官熠这小子带他离开了云家,回到了圣灵学院。

    不管怎么说,她云离圣灵学院的学生。

    他圣灵学院没有放弃学生这一说,尤其还是数一数二,却被家族连累的学生。

    只是……这伤……可能连黑白长老也没有办法……

    让他不得不为那个丫头感到不甘啊!

    不管怎样,他总要去询问一下。

    院门外。

    上官熠看着走出来的张跃,消瘦的脸颊带着一丝喜悦。

    “导师,怎么样了?”

    张跃看着上官熠,不禁摇了摇头。

    “我既然说了,院长肯定会管,至于对云离的恢复有没有用,那我就能保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