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31章 妖力觉醒
    咕嘟——

    凌萧晗和萧逸同时吞了吞口水,冷汗顺着额角流下。

    如果刚才萧逸真的冲上去,那碎的可能就是他了。

    “这……这荒山真的是有人在控制吗?”凌萧晗愣怔的说道。

    与此同时天色已经缓缓地亮开了。

    荒山,却好像与世隔绝了。

    明明就在两米外,却根本不在一个空间里。

    飒飒——

    风声响起,

    几道身影落在了凌萧晗和萧逸的旁边。

    他们连忙回眸望去,是邪十,邪阳明,还有黑长老和两位导师。

    “老院长,院长,长老,导师。”

    两人恭敬的打完招呼。

    邪十摆了摆手,昂头看向荒山的方向。

    “恩?封山?怎可回事?”

    凌萧晗赶紧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

    邪十皱着眉,不明所以。

    对着荒山,他还真的没有了解。

    只知道有一天凭空而降。

    他一直都怀疑这里只是一个地方的入口。

    “你叫萧逸?你跟那么女学生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吗?比如遇到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萧逸挠了挠额头,急的脑门都是汗渍。

    “有,就是……一只魔兽,能幻化为人形的魔兽。”

    邪十闻声,摇了摇头,沉吟的说道:“能幻化为人形,只怕不是魔兽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邪阳明问道。

    邪十抚了抚胡子,昂头看着那“封山”两个字,眼底若有所思。

    “怕只怕,这里跟妖界有关系……”

    “妖界?”邪阳明面带惊讶。

    萧逸和凌萧晗的脸都白了。

    跟妖界有关系,那花貂她岂不是……

    扑通!

    萧逸双膝弯曲,跪在邪十的面前。

    “求求老院长救救花貂……”

    凌萧晗也赶紧跟着跪下。

    “求求老院——”

    邪十翻了一个白眼,“得了得了,起来吧!我今天能来这里,就说明有心救人。只是,如果和妖界有牵连,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他突然顿了一下,猛地看向醉轩霆,“你之前说,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醉轩霆忙看向萧逸,示意他回答。

    “回老院长的话,是……是花貂拿着我的手,放在石碑上,转而生出光,学生便出来了。”

    凌萧晗接着补充,“恩,还有我和醉导师也跟着被弹了出来。”

    邪十转过身子,再度看向荒山的上方。

    那个女学生怎么知道石碑能送他们出来?

    只是,她自己为何又没能出来?

    还有这封山两个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值得封山,暴露荒山不简单的后台。

    “也许,这是因为那个女学生触动了什么……”

    邪十的话十分不确定,但这却是他唯一能解释通的。

    其他几人,全部噤声。

    半响过后,黑长老忍不住提问,“那……那个叫花貂的女学生,应该不会出事吧?”

    邪十摇了摇头,“我只是猜测,并不是确定。”

    现场再度噤声。

    几人站在荒山的脚下,完全没有主意。

    实在是这荒山突然来此一招,根本没有头绪。

    一环石碑处。

    花貂瞪大双眼看着凭白出现在高空上的两个大字。

    “封……封山?”她的声音都变了,简直就是惊悚了。

    靳东傲却仿若无事,松开了拦在花貂腰间的手。

    “记住,在这里我就是你的老大。而你,顶多是这荒山的一草一木而已。”

    花貂僵直着身子,一股怒气渐渐往脑门上顶。

    顶的她脑门发疼,心头发堵!

    “你给我站住!”她转过身子,冲着靳东傲大叫。

    身上血液都似乎燃烧了起来,烧的她有点神志不清。

    靳东傲完全不畏惧花貂,懒懒的停下脚步,回眸看向花貂,“你想怎么——”

    啪——

    一道响亮的把掌声。

    花貂怒气冲冲,小脸气得发青。

    “你警告你,立马送我离开这里。不然,不然我掀了你这座山!”

    一瞬间,她的身上居然散发出强势的气势。

    靳东傲先是被一巴掌打懵,而后因为她身上莫名其妙的气势愣住。

    “送我……送我离开……”花貂的脸色突然煞白,手抓着心口,一丝痛苦在眼底闪过。

    有一股力量在袭击她的心脏,好疼……好疼……

    “唔……”她紧咬着下唇,小腿一软,单膝跪地,“啊……”

    她原本就是怕疼的人,这一下就跟杀猪没有区别。

    阵阵惨叫声,蔓延开来。

    吼吼——

    魔兽嘶吼的声音,越来越近。

    很明显冲着这道惨叫声赶来。

    靳东傲被花貂的样子惊醒了,连忙弯腰蹲下。

    “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啊——呜呜……好疼……”花貂痛苦的抬起头,唇瓣都被咬破,流出血渍。

    靳东傲一惊,抓住她的手腕,搭在她的脉搏上。

    震惊和愕然在眼底掠过。

    好……好纯粹的妖力……

    “你,你究竟是谁……”

    “啊——救我……我不想死……啊——呜呜……好痛……”花貂双眼通红,已经痛苦的盘旋在地上。

    除了哭天喊地,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四处除了哭,再也没有办法能减轻她的疼痛了。

    靳东傲吞了吞口水,压下心底的震惊。

    伸手拉起花貂,抱着她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离开之后,方才的地方便被各种兽类围堵。

    也因此展开了一场,魔兽,妖兽的大战。

    高山峭壁山,突兀的长出一颗大树。

    而树的中间确实空心的。

    靳东傲抱着花貂,将其放在树屋的床榻上。

    花貂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处于混沌状态。

    炙热席卷她的全身,就好像血液被岩浆替换。

    烧的她死去活来!

    靳东傲坐在床榻边,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妖力觉醒,一个不小心就会妖魂俱灭。

    这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还以为她是没有能耐的小半妖!

    没想到居然是妖力没有觉醒……

    看她的年纪应该也有二十岁了吧?

    一般妖力两岁便会觉醒,半妖最迟十岁觉醒。

    可是她都二十岁了,为何才觉醒?

    “疼……疼…好疼……”花貂奄奄一息,唇瓣发白还带着血迹。

    靳东傲拧着眉头,抬手去擦拭她唇边的血渍。

    滋-滋-滋。

    靳东傲瞳孔一缩,猛地收手。

    砰——

    凳子摔倒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