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32章 连续放屁
    靳东傲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居然被她血液灼受伤了。

    “怎么会……”

    他额角不禁狂跳了几下。

    看着花貂的眼神,瞬间变得警惕了。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人?

    她的血液居然能对他的身体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忽然,他鼻尖动了动,低眉凑到她唇边嗅了嗅。

    震惊在眼底散开。

    驱魔人后代?

    “这怎么可能!”他吓得倒退两步,满脸的不敢置信。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驱魔人的后代怎么可能会是半妖?

    她的体内流的分明是半妖的血液……

    怎么可能又同时是驱魔人的后代?

    这……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唔……疼…好疼……唔……”

    花貂嘤嘤的声音传出,惹得靳东傲多看了两眼。

    只是眼底的震惊还是无法抹去。

    他想,这一定是他的错觉。

    还有这血液的问题,肯定也是他弄错了……

    “啊……火烧我……烧我……”花貂突然坐起了身子,茫然的睁开双眼,“水……我要水……”

    话刚落音。

    扑通!

    人再度仰面倒下去。

    她昂着头,双眸紧闭,唇瓣微张。

    满头的汗渍,好似正在被烈火灼烧一般。

    靳东傲皱起眉头,忍不住探出手。

    在他手即将要触碰到花貂手背的时候,脑袋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及时制止了他的动作。

    那不过是一只小妖,难不成你想损耗你的妖力去救她?别忘了你的身份还计划……这些不该是你管的……

    靳东傲使劲甩了甩头,看了花貂一眼,转身离开床榻边。

    她的劫难,就由她自己去度过吧!

    心一横,跃身跳下树屋。

    扑通——

    哗啦的流水声。

    他一头扎进了峭壁吓得深水潭中,再无浮出。

    树屋中。

    花貂身上隐隐散发着蓝色光芒。

    那些光由一开始的散光,渐渐地聚集在一起。

    全部都朝着她的眉心聚集。

    血脉里的炙热,灼烧她骨头的疼痛感,随着光聚在一起,渐渐减轻。

    花貂双眼紧闭,完全没了意识。

    她感觉浑身飘飘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入眼皆是白色的云雾,她想要睁开双眼,可是她睁不开。

    好像有东西压着她,让她根本无法随心所欲。

    恐惧如同一张大网,从偷听洒落,将她网如其中。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白天又变成了黑夜。

    树屋中安静极了。

    花貂额头的光似乎正在雕刻什么,不停的转来转去。

    终于,在深夜的时候,那光芒从花貂的额头消失了。

    在光芒消失的刹那,花貂猛地睁开双眼。

    一抹犀利的蓝芒快速消失。

    花貂翻身坐起,大概停顿了十几秒,才僵直的扭头扫视。

    “唔……这里是哪?”她揉了揉鼻尖,翻身下床。

    鼻尖突然传来异味。

    抬手嗅了嗅身上的味道,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好臭啊……”她手撑着床榻,站了起来。

    忽然身体一晃,脑袋有点发晕,竟然站不稳。

    唰!

    一道黑影闪过,花貂便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扭头看去,可能是脑袋有点发懵,居然有一瞬间的茫然。

    直到耳边传来关心的声音。

    “你没事吧?”

    花貂一个激灵,立马回神,赶紧推开他。

    “没没没没事……你干嘛抱着我!”

    靳东傲嘴角抽搐,却没有多言。

    眼神落在花貂的身上,多了几分打量。

    眉心再度锁了起来,心底的疑虑更多了。

    嘶……奇怪!

    以她身上的妖力来看,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半妖!

    况且妖力明明觉醒了,她身上怎么可能会没有半点标记?

    “身体没事吧?”

    花貂扭了扭酸疼的脖子,又伸了伸懒腰。

    “唔……还算正常,就是我有点想……”

    靳东傲眼神转了转,低头凑近,“有点,有点什么?”

    花貂连忙捏住鼻子,当下耳边传来一道尴尬的放屁声。

    “……”静默。

    靳东傲鼻尖传来臭味,整张脸都黑了。

    花貂扭头看着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唔……我就是想说,我想放屁……我我没来得及说我唔……”

    耳边又传来一道声音。

    “我憋不住……”花貂脸颊通红,双腿并在一起,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靳东傲抬手扇了扇,一脸嫌弃的表情。

    “这是正常的情况,你是在排放体内的废气。”

    “我……”花貂话还没有说出,再度尴尬的放了一个屁。

    得了!

    树屋里一连放了三个又响又臭的屁。

    直接待不下去了。

    靳东傲捂着鼻子,说道:“你,随意。我出去一下。”

    身形一闪,纵身一跳,消失了。

    花貂双拳紧攥,恨不得去上吊。

    “啊!!!”她羞愤的直跺脚。

    这叫什么事啊?

    丢死人了!

    靳东傲浮在半空,听见树屋里懊恼的喊叫声,嘴角不禁勾起一弯弧度。

    这个女人,好像还有点意思……

    嗷呜——

    一道狼啸声传出。

    靳东傲面色一沉,身形快速朝着远方掠去。

    花貂坐在树屋里,等到平复心情之后,边小跑步朝着树屋门口跑来。

    她压根不知道这里是哪。

    再加上外面一片漆黑,她只以为这里是一间山上屋子。

    所以,她完全没有防备的冲了出去。

    脚下突然一空。

    “咦呀——”花貂一把抓住树杈,整张脸惨白。

    四下寒风袭来,这才让她发现自己的处境。

    不怕,不怕,我有灵力……

    她压制住心头的惧意,腾出一只手。

    身体却一个趔趄。

    “啊!娘啊!我还不想死呢……”花貂吞了吞口水,指尖微动,凝决便要调动灵力。

    嗡-嗡。

    灵力却好像被人塞子塞住了,根本不出现。

    呵呵……老天爷,不带这么玩人得……

    花貂吃力的抓着一根树杈,摇摇晃晃,风一吹过来,她就有一种要掉下去的错觉。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啊……靳东傲我快死了……救命啊——”

    --救命啊——

    回应她的只有那回音。

    花貂整个人都不好了。

    低头看着脚下深不见底,黑洞洞的地方,她两眼发晕。

    “靳东傲!你死哪去了,快救人啊……”

    忽然,花貂浑身一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