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40章 回到圣灵学院
    “这不是花貂是谁啊?”

    “就是,这分明就是花貂啊……”

    “咦……花貂一头黑发,怎么……怎么变灰白了?”突然有人指出明显的地方。

    慕若却已经不耐烦了,面色一沉,冷冽的问道:“花貂到底发生何事了?”

    嗡——

    上位者的威压袭来,众人身体一个晃悠。

    登时吓得噤声不言。

    女学生连忙低头,“她……她陷入荒山上了……”

    “荒山?”慕若一脸茫然,他对圣灵学院还真不是太过了解。

    就在慕若茫然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何人来此放肆!”

    这句话一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一道年迈的身影便缓缓落下。

    邪十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脸色阴沉的看着背对着他站立的慕若几人。

    慕若眉头轻挑,嘴角勾起一丝淡笑。

    突然,旁边的学生感觉到了熟悉。

    这张脸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

    但是由于慕若离开的时间不短,身上的气势也大变,导致众人愣是没有想起这是谁。

    直到慕若转身看向邪十的那一刻,邪十突然好想炸开一般跳了起来。

    “丫头你回来啦!!!”他身形一闪冲到了慕若面前。

    慕若轻飘飘的闪开,躲避了他的触碰。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邪十脸上压制不住的激动,这丫头实力又精进了。

    旋即两眼四下扫视,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慕若眼神一暗,眼底掠过一丝忧虑,却又很快消失。

    “三岁没有跟我一起回来。”

    “没一起?那是……难道是找到冥御煌了,他们俩在一起?”

    慕若抿着唇,皱起眉头。

    她不仅没有把三岁带回来,还把冥御煌弄丢了……

    “怎么了?”邪十一脸奇怪的看着沉默的慕若。

    慕若眼神一闪,岔开了话题。

    “荒山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花貂会陷进去?”

    邪十听见这话,顿时响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是回来拿宝贝,去找人搭关系的。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现在花貂很有可能——”邪十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他呆呆的看着旁边的花丽人,“你……你是花貂的姐姐?”

    这句话倒是比其他人误认为是花貂靠谱的多了。

    慕若看了花丽人一眼,坚定的说道:“花姨是花丽人的生母。”

    生母?

    旁边的人震惊了!

    生母还有跟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

    要不是这头发变得灰白了,还真是难以想象……

    “呃……这样啊……还有相貌如此相像的母女,真是少见。”邪十见多识广,并没有因为她年轻的容貌而生出疑问。

    在这样的界面,能永葆青春的办法还是很多的。

    慕若捏了捏眉心,无奈的提醒,“花貂她……”

    “呃……这件事情有点复杂,我们去后面说……”邪十的面色有点严肃。

    这让花丽人的心提了起来,她才刚刚得知有可能是她女儿的下落。

    如今,居然身陷险境了?

    邪十快步往前,带着慕若他们一行人快速朝着后面走去。

    等到慕若他们走出转角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一人拍着巴掌大喊!

    “啊!我想起来了……她是……她是邪十妹妹的女儿麟邪吗……”

    “什么?就是那个比院长辈分还要长的那个学生?”

    “叫……叫麟邪还是慕若那个少女吗?”

    “灵皇等级高手……”

    这句话一出,原本热火朝天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短短一年的时间,人家都到了灵皇等级了,而他们还在一年学班里瞎混!

    原本都是同期的新生!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邪十的院子里。

    慕若坐在桌前,默默地听着邪十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只是听着听着,眼神不经意间就瞥向了花丽人。

    不出所料,花丽人在邪十提到妖界的时候神色大变。

    “妖界?你们圣灵学院如此气派,您也是道骨仙风不同凡响,怎么能纵容导师们如此胡来?”花丽人控制不住自己,气急败坏的说道。

    慕若十分理解她的情绪,毕竟都是过去快二十年了,如今却又以这种方式牵连在一起。

    正常的母亲都会这般失去理智吧!

    而邪十倒是有些懵逼,他毕竟不知道这其中的渊源,便不悦的回了句。

    “虽然我这学院不是很好,却也没有差到没有分辨好坏的能力,这一次实属荒山突然生变,以往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突然生变?”花丽人面色变了又变,扭头看向窗外。

    难道……难道是妖王之位生变了?

    她抓着扶手的手指,骨节泛白。

    邪十撇了撇嘴,看向慕若。

    慕若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淡淡道:“您可有法子进去?”

    “妖界?”邪十抚了抚胡须,嘴角带着一丝丝得意,“法子当然是有一点喽,我回来就是因为这件事。”

    语毕,便开始一一道来。

    他之前在一座山上遇到一个老者和他也颇有交情。

    了解深了才知道,原来他是妖界的人。

    这么多年也未曾联系过,这不,一出事他就想到了那个人,找了好几天才找到。

    结果人家相中了他一件宝贝,他这不就回来取,好给人家送礼。

    花丽人转眸看向邪十,脸色有些尴尬,“老先生,刚才是我误会您了。”

    按理说花貂那只是一个学生,一个学生根本没有必要费时费力,还贴上自己的宝贝。

    邪十哪里真的会和花丽人计较,按年龄他也比她大多了。

    “得了,我去书房取,就是不知道还在不在那里,毕竟很多年了。”说罢,起身快速往藏东西的地方走去。

    花丽人低着头,神色变化多端。

    慕若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她身上,见她如此担忧,忍不住安抚了一句。

    “二十年又怎样?当初事情复杂,就算花姨冤枉了谁,那也是他当时没有解释清楚。”

    当然,她心底可不是这么想的。

    多傻的一个女人?

    不相信自己的男人,反而让族里一群不安好心的人给害了。

    花丽人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当初的愚蠢,知道慕若是安慰她,她也没有多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