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荒山。

    花貂坐在树屋里,眼神四下闪烁,起身走到门外。

    抬眸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又看了看碧海蓝天。

    咧着嘴,差点哭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她伸出手,便要去拍打空气。

    啪!

    清脆的响声传出。

    “呃……靳东傲……”花貂嘴角抽搐,连退两步。

    掌心有点火辣辣,那不经意间的挥动她可一点也没有留情。

    这不关她的事情啊!

    是他自己凑上前的……才不小心撞上去的……

    靳东傲冷着脸,脸上五个巴掌印。

    看着花貂,额角狂跳,忍着不悦问道:“你干嘛?”

    花貂也就是当时有点错愕,很快安慰好自己后,就没有感觉了。

    “我能干嘛?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想把我关到什么时候?你要是真的惹急我……我……我就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说话间,对着树屋的门外指了指。

    靳东傲原本站在门中央,谁知听见她的话之后,礼貌的往旁边移了移,靠在门边。

    抬手示意,“请,绝不拦着。”

    “你!”花貂气绝,双拳紧攥遏制心中的怒火,转念间就自己找了台阶下,“凭什么你让我跳我就跳?我偏不跳!”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转身往里面的床榻走去。

    靳东傲:“……”这女人可真是脑子有坑?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要跳的,现在又说他叫她跳的。

    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花貂坐在床榻上,眼角余光却始终停留在靳东傲的身上。

    这只妖怪到底打什么如意算盘呢?

    她又没有宝贝!

    把她强行留在这里,能有什么好处?

    难道……

    “难道你喜欢我?要让我给你生孩子?”心里想着,她还惊讶的冲着靳东傲喊了出声。

    “我——”靳东傲脚下一滑,直接踩空,掉入悬崖。

    “啊!”花貂连忙起身,等她到树屋门边的时候,靳东傲的身影又回来了。

    靳东傲黑着脸,如虎一般瞪着她。

    “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呃……开玩笑嘛……发什么火……我就是好奇你干嘛把我困在这里?”花貂讪讪的摆了摆手,扭过头,脑袋里尽是一些不靠谱的想法。

    不是生孩子……难不成是看上她这张脸了?

    (某帅炎:脸?想太多!花貂:你走!)

    靳东傲低着头,眼底若有所思。

    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把她带走。

    方才如果他迟来一步,她要是伸出手去挥打,按照她稀奇古怪的想法……

    她说不定就发现其中的隐秘了……

    这几天他可是一直提防和观察,她的的确确什么都不知道。

    “你想离开这里?”靳东傲主动开口询问。

    花貂眼神一亮,立马转成笑脸。

    “呵呵……你要放我离开啊?”

    靳东傲挺直腰杆,昂起下巴,一副骄傲的样子。

    “你不想离开了?”

    “想想想……”花貂当然二话不说就点头了,她在这里也有三四天了,每天除了睡觉,不然就是对着这个臭妖怪,她做梦都想离开这里啊!

    靳东傲点了点头,对着示意。

    “过来。”

    花貂见他真像那么回事,立马喜出望外,快步走到他身边。

    刚走到靳东傲的身侧,花貂的腰间便一紧,紧接着就腾空而起。

    飞起之后,花貂竟然的“哇”了一声。

    荒山好像不复存在,而她正在饱览着各种美艳的风景。

    高山,云雾,不停的往后退。

    明明是那么快,可是却又好像在她眼前慢慢回放。

    “这……好漂亮啊……”花貂转过头,双手激动的搂住靳东傲的脖子。

    靳东傲僵着身子,差点撒手把她丢下去。

    可是看着一脸灿烂笑颜,正四下张望的小女人,他顿时就无声了。

    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脖颈环绕的小手,嘴角不自觉溢出笑容。

    只是,那一抹纯笑很快就被面上的冷漠掩盖住。

    花貂应接不暇的看着美的想山河水画的风景,突然目光停留在一座顶峰的高殿上。

    “那里……是什么地方啊?”她心头一梗,有点不舒服。

    靳东傲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嘴角勾起一丝嘲讽。

    “那是妖王宫,妖王居住的地方。”

    花貂点了点头,“哦……原来是妖王……”她忽然一个激灵,抱着靳东傲的脖子,使劲眨了眨眼睛,再度看向刚才的高殿,“不是……妖王……妖王宫是什么地方?”

    对于花貂的迟钝,靳东傲早已了然于心,他邪肆笑了笑。

    “妖王宫三个字的意思……难不成还要让我解释?”

    花貂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胆怯的吞了吞口水,额角渗出一层薄汗。

    她可是人类啊!

    人类来这妖界……岂不是……岂不是会被生吞活剥了?

    咕嘟——

    花貂咬着唇,除了吞口水已经没办法形容操蛋的心情了。

    靳东傲似乎觉得自己的话不够刺激,转而又加了一句。

    “对了,多年前妖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允许与人类打交道,更不允许人类进入妖界范围。否则,杀无赦。”

    杀……杀无赦?

    花貂张着嘴巴,面带惊恐。

    “你……你想杀我……你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花貂扭头看着靳东傲,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她得罪了这只妖怪,他要报复她!

    靳东傲面颊一僵,冷冽的横了她一眼。

    难道他在她眼里就这么小气?

    “放心,你还没有到让我如此费心对付的程度。”

    花貂紧咬下唇,撇着嘴,一副快哭的模样。

    “你……你到底想干嘛……我要回去……呜呜……我要回去……我要回人界……呜呜……”她突然撒开手,使劲敲打靳东傲的胸口。

    靳东傲身体一个趔趄,赶紧伸手抓住她的双手。

    “你想死也不用拖着我一起吧?”

    花貂抽出手,揉着鼻子,“那你说,你到底要干嘛?我得罪你我跟你道歉好不好?呜呜……我不想死呢……”

    她哭了,这次是真的哭了。

    她害怕了,因为心底莫名的恐慌……

    就好像这里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她。

    这陌生恐惧的感觉……

    就好像是她小时候被众人排斥,孤单的站在角落时,突然生出的阴森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