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44章 默默观察花貂
    ——傍晚。

    花貂在房间里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缓了缓神,一个人走出了房门。

    刚刚走出房门,就吓了一大跳。

    门口一堆下人,见她开门,扑通扑通跪地。

    “参见夫人!(参见夫人!)”

    花貂吓得赶紧后退一步,一脸惊愕的看着他们。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啊?”

    夫人?什么夫人啊?

    下人们一脸严肃的抬起头,“夫人,圣者吩咐您醒来之后,便带您去饭厅用膳。”

    用膳?

    小妖怪说的跟王孙贵族似的。

    花貂不以为意,也将夫人那两个字给甩出脑后,估计是什么尊称吧?

    “确实有点饿了,带路吧!”

    数十名下人,恭敬的弯着腰,有请花貂上前。

    花貂暗想,说不定这是妖界的规矩,倒还挺礼貌的……

    一开始她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直到她来到饭厅之后,越发觉得不自在了。

    男的下人她到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婢女……

    那眼神,恨不得能把她吃了!

    嘶——

    她抬手挠了挠脖子,思索自己哪里得罪她们了?

    她睡了一下午,可是什么都没有干啊!

    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肯定想太多了。

    端起桌面的汤,喝了一口,刚喝进嘴里,还没有来得及咽。

    就听见旁边的婢女问道:“您就是圣者的夫人?长的……也没有多出色吧?”

    “噗——”花貂转过头喷了那婢女一脸,瞪大双眼,使劲揉了揉嘴角,“夫人?什么……什么夫人?”

    婢女长着一张娇媚的脸蛋,脸上却全是汤渍,她眼底全是愤怒和厌恶的神色。

    这个女人到底使了什么邪魅的妖法,居然把圣者大人给迷住了!

    如果她不是圣者大人带回来的,她一定要撕破她的脸!

    咬着牙深呼了一口气,阴腔怪调的说道。

    “你不知道吗?上午十八公主来宅子里的时候,圣者大人说你是他的夫人,这一次是回来成婚的!我就纳闷圣者大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回妖界,原来——”她摇了摇头,横了花貂一眼,扭头就往门口走。

    只是,当她走门口自己,脚步顿住了。

    紧张不安的吞了吞口水,连忙低头,“圣……圣者……”

    扑通!

    双脚一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靳东傲站在门口,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迈脚走进饭厅里,淡定的坐在椅子上。

    花貂攥了攥拳头,狠狠地瞪着坐在旁边的靳东傲。

    “你,没有解释吗?什么夫人?我什么时候嫁给你了?”

    靳东傲斜了她一眼,“什么时候,一个狗奴才的话,你也信了?”

    婢女听见靳东傲的话,更是直接伏在地上不敢动弹。

    旁边的下人们同样跪在地上,不敢言语。

    花貂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那他们怎么都叫我夫人?你最好我解释一下!”

    靳东傲拿起筷子,不耐烦的皱眉。

    “你要是不想吃饭就出去,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吧?还夫人……呵呵……妇人还差不多!”

    “……你……”

    一句话秒杀!

    花貂登时气得说不出话了,又在想之前的想法,难道真的是她自作多情想多了?

    “可是这明明是你的婢——”

    靳东傲冷漠的抬起双眸,目光停留在门口跪着的婢女身上。

    抬手一挥,冷芒闪过。

    刷的一声!

    嘶嘶~

    一阵蛇吐气的声音。

    咕嘟!

    花貂差点被口水给呛死,刚才高傲的婢女,已经变成了一条小花蛇。

    “你……你干嘛?”

    靳东傲冷着眼,环视一周。

    “不过是几百年修为的小妖,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脑子没有修炼好,本座只是帮她重新回去修炼。”

    几百年的小妖,这句话吓得旁边的小妖下人们更是抖如筛糠。

    没错,在圣者大人的眼中,他们不过才几百年的修为,捏死他们比捏死蚂蚁还要简单!

    花貂眨了眨眼,额角渗出一层薄汗。

    她虽然不是妖怪,但是对妖了解啊!

    五百年的修为它们才能幻为人形……

    靳东傲这一下就让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白费了,真是太狠了!

    她张口想要说理,脑袋突然嗡了一下。

    突然回想起刚才那个小蛇妖的态度,她便又默默的坐了回去。

    现在她没有必要为了小妖怪把自己搭进去。

    本来她就得罪了靳东傲,要是再给他借口。

    谁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眼下,她和牢中囚又有何区别?

    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靳东傲眼角余光掠过花貂脸上渐渐变得严谨的神色,突然眯了眯眼。

    这样的花貂似乎有点不一样……

    “都下去。”他摆了摆手,下人们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有了前车之鉴,婢女们再也不敢对这个陌生的夫人有恶毒的想法了。

    虽然圣者大人依然冷漠,但是对这个夫人还是特殊的。

    靳东傲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拿起筷子慢慢吃着桌上的饭菜。

    花貂忍不住吞口水,拿起筷子就要吃饭。

    啪——

    “你干嘛?”花貂横眉竖眼的瞪着打掉自己筷子的靳东傲。

    靳东傲漫不经心的看去,“干嘛?我好心让人准备饭菜给你,你还怀疑我的目的?你是不是对我心怀不轨,想着要嫁给我?所以才那么轻易相信别人的话?”

    “你,我——”花貂气结,竟无言以对。

    说不过,她不说还不行吗?

    她拿起筷子端着碗,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我不跟你说,我要吃饭。”

    靳东傲眼神闪烁,嘴角勾起一丝不明意味的笑。

    饭桌上很是安静,等到吃的差不多之后。

    始终安静的靳东傲又开口了。

    “你是驱魔世家的人?”

    花貂心头一紧,错愕的看向靳东傲,“你……你胡说……胡说八道什么?什么驱魔世家?”

    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就好像装了一个发电小马达,突突突的狂跳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心脏要跳出来了。

    那是为什么?那是心虚啊!

    老天爷啊!他怎么会猜出这个的?

    靳东傲忍着笑,挑眉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

    “谁,谁管你说不说……我又不是……”

    靳东傲点头,“哦……那我等下去找妖王。据说妖王和驱魔世家有恩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