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54章 羞辱与无视
    看着近在咫尺的门槛,花貂直吞口水,胆怯的又问了一句。

    “我……真的不能离开吗?”

    这一次靳东傲没有再理会花貂的情绪,因为他自己也十分忐忑不安。

    抓着花貂的手腕的手指紧了紧,面色严肃的往里面走去。

    花貂后背一挺,意识到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必须得进去!

    咬着牙,一副赴刑场的模样,跟在靳东傲身后跨步走进大殿里。

    大殿里,安静极了。

    花貂低着头看着脚尖往前走,似乎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这里……这里怎么阴森森的?

    娘啊!

    那个妖王陛下,该不会是什么凶狠的妖怪吧?

    像靳东傲这么有人性的妖怪,应该没有了吧?

    越是想,她却越是觉得靳东傲是妖界出淤泥不染的莲花。

    心底也就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妖王陛下,更加畏惧了。

    终于,拉着她的靳东傲顿住了脚步。

    靳东傲拧着眉头看向站在妖王陛下座椅旁的女子。

    烈月?

    她怎么在这里?

    这个疑惑也只是一秒钟,他便回过神。

    想来她来这里也只是给他添堵的。

    思及此,他无视十八公主,面无表情看向妖王陛下。

    “参见妖王陛下。”说话间,单膝跪地。

    花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跟着靳东傲跪下。

    她缩着脖子,恨不得把都给塞进肚子里面去。

    “……”

    安静!

    妖王陛下没有出声。

    他们两人就那么跪在大殿中央。

    一切显得更加静谧。

    大殿上除了十八公主烈月之外,就只有妖王陛下一人斜倚在座椅上。

    烈月幸灾乐祸的站在旁边,似乎在看笑话。

    半响后。

    妖王陛下微微抬眸,手搭在扶手上,一张脸依然隐藏在阴影下,看不清他的容貌。

    “都起来吧。”薄唇轻启,冷的就好像一道寒风吹过。

    靳东傲赶紧拉着花貂起身,颇为镇定的问道:“这便是属下昨日与您提到的半妖。”

    即便花貂不是第一次听见半妖二字。

    她还是心惊肉跳!

    虽然靳东傲已经跟她说过半妖是掩饰她身份的说法。

    可是,眼下她听见这句话,不知为何竟生出了感觉。

    一层冷汗,很快就浸湿了后背。

    她怎么可能是半妖呢?

    瞎说八道什么……

    如果她是半妖,那花家的人早就把她宰了。

    哪里还会给她吃的把她养活这么大?

    花家人又不是普通人,更不是傻子!

    那可是驱魔家族啊!

    如此想着,心底的浮躁渐渐就平静了。

    不等妖王陛下说话,沉默的烈月却突然对着靳东傲道:“靳圣者,本公主听说,你擅自封山,从荒山回来了?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靳东傲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冷淡的点头,“恩,十八公主安好。”

    疏离淡漠的问候,让烈月气得牙痒痒!

    花貂听见十八公主几个字,突然“咦”了一声。

    十……十八公主?

    那不是那天回来就找上门的人吗?

    如果是的话,那她刚才友善问候,明显就是瞎扯淡啊!

    花貂垂眸看着脚尖,偷偷拽了拽靳东傲一下,“你刚回来的时候,不是有位十八公主找你?难道不是她……”

    她自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小,毕竟她是压着嗓子说的话。

    奈何,她的声音,就好像喇叭似的在其他三人耳中炸响。

    靳东傲倒是没有反应,仿若无事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是你听错了。”

    “嘶……我听说了……怎么可能……”花貂低着头,嘴里嘀嘀咕咕,“可是我觉——”

    正当她正要再度询问,肩膀突然一紧。

    花貂一愣,扭头看向肩膀上的大手,这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被他搂进怀里。

    她扭动挣脱,就被靳东傲的眼神制止了。

    那眼神似乎在说,你不想活了?

    花店立马器械投降,她好不容易活到这么大,她还没有活够呢!

    妖王陛下垂下的睫毛颤了一下,微微掀开眼皮,看了烈月一样。

    深邃的眼眸,掠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烈月并没有注意到妖王陛下的眼神,此刻正盯着花貂和靳东傲咬牙切齿。

    因为花貂和靳东傲两人无意间的小动作,看在她的眼中,就成了打情骂俏,挑衅和宣誓主权!

    气得烈月怒火攻心,脸色骤变。

    这个该死的贱丫头,才第一次见面,就故意给她下马威!

    如果花貂听见可就要喊冤了,天地良心,她只是好奇妖界是不是有两个十八公主……

    “呵,靳圣者,这就是你选中的夫人?”语气带着嘲讽。

    “夫人?”花貂心头一惊,猛地抬眸瞪向靳东傲,“什么夫人?”

    原本妖王陛下听见花貂错愕的语气,眼角余光只是瞥了一眼。

    但也就是这一眼,让他全身僵硬,脑袋嗡嗡直叫。

    本来平静无波澜的双眸,在阴影下,犀利的盯着花貂。

    只是花貂很快就低下头,只有一个脑门对着他。

    靳东傲低头看着花貂,额角抽搐了两下,千万不能在这时掉链子啊!

    “呵呵……夫人今天眼睛不是不-舒-服。”

    淡淡的一句话,无声在提醒她正在穿帮。

    花貂心头一梗,连忙噤声。

    这个该死的家伙!

    就是看准了他们现在在一条船上,她拿他没法子……

    就知道他图谋不轨,想要把她拐到妖界当媳妇,之前还不承认!

    “哟,你夫人难不成是丑八怪?本公主都没有来得及看清她的相貌,怎么不能见人啊?”烈月的语气渐渐变得尖锐起来,对花貂的嫉妒与不满也暴露了出来。

    花貂也是个暴脾气,尤其是对方在骂她。

    当下就要抬头还击,就在她抬头的时候,靳东傲连忙扳过她身子,低头在她眉心吻了一下。

    两片薄唇微凉贴在她的眉心,而后又转温热。

    花貂的脸,唰的一下通红。

    “我的夫人不需要多漂亮,我从来都不是肤浅的人,只要她爱我,我爱她。哪怕她是全世界嘴丑的女人,我也甘之如饴。”

    咯-咯-咯。

    烈月双拳紧攥,脸都气歪了,

    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分明就是在挑衅她,故意做出来的给她看!

    他明明知道她喜欢他,他还这么伤她的心……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嫉妒和怒火,就好像蛆虫啃食她的理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