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55章 我是捡来的
    花貂却有些愣怔,眼眸呆呆的看着靳东傲,

    那棱角分明的下颚,双眸柔情似水,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如墨一般的双眉。

    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毫无预兆,狂跳了起来。

    靳东傲的唇瓣附在花貂耳边,嘴里的话却像一桶冷水,“发什么呆,还抬头。”

    语气里的紧张和不安,哗的一声就把花貂给浇醒了。

    将她心底所有的躁动全部平息了。

    该死!她刚才一定是疯了!

    心底暗骂自己一句,扭头看向别处。

    而这时的她,半点没有当初的惧意,一张脸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光线下。

    原本就在关注她的妖王陛下,倏地一下从桌椅上弹了起来。

    “你是何人?”

    语气带着旁人无法察觉的颤意。

    花貂闻声望去,嘴巴大张,差点丢了魂。

    不仅仅是花貂,包括十八公主在内。

    此刻,妖王陛下,坐直了身子,始终隐藏在阴影下的容颜全部都露了出来。

    这张脸,只有美艳能形容的了!

    站在他身旁,本想容貌出色的十八公主烈月,直接成了陪衬的绿叶。

    “你,究竟是何人?”探究,疑惑还有一丝挣扎。

    靳东傲善于窥探人的心思,当下就察觉到靳东傲情绪的变化,却无论如何没有猜出他为何这般,只当他是看出花貂有驱魔人血脉的事实。

    花貂也是一脸心虚,拽着靳东傲站立不安。

    完了完了……不是说不会穿帮吗?

    这下妖王陛下知道她不是半妖,她会不会死翘翘啊?

    靳东傲悄悄牵住花貂的手,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

    他深知对于妖王陛下,狡辩还不如认错来的实用。

    思及此,便想要下跪坦白。

    奈何,烈月察觉到了其中的奇怪,连忙扬声喝道:“大胆!”

    这一声,让原本准备跪下的靳东傲顿住了,若是他现在跪下,反倒让烈月讨便宜。

    花貂紧咬下唇,偷偷看着妖王陛下,“我……我就是我……我不是何人啊……”

    靳东傲听见这话,差点笑出声。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敢耍嘴皮子,真是不要命了。

    若是以前,他肯定会急得跳脚,可是现在,他却就是想笑……

    妖王陛下眉心微蹙,压下心底的震惊,缓缓坐下。

    旁边的烈月就好像捏到把柄似的,扭着头看向花貂,“少啰嗦,妖王陛下问话,你为何不做答?还装疯卖傻!”

    妖王陛下眉头蹙的更紧了,眼梢余光再度瞥了她一眼,却还是没有出声制止。

    烈月却好像会错意,更加肆无忌惮。迈脚往前走了几步。

    “长的也还不错,够清纯的。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妖界,接触圣者有何目的?”

    她听出妖王陛下语气里的质问,打定花貂不是好人的想法,气势咄咄逼人。

    靳东傲不悦了,他将花貂往后拉了一下,自己挺身站在前面。

    “是本圣者先接触她,而非她找上门。不知十八公主这般问话,是何用意?”

    语气中,维护意味十足。

    烈月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个该死的靳东傲,到底吃错什么药了?

    她堂堂十八公主,难不成还比不上一只半妖?

    深深呼了一口气,扭头看向妖王陛下,“妖王陛下,月儿只是担心圣者大人的安危……真的并未他意。”

    妖王陛下靠在椅子上,淡淡的凝视着十八公主。

    这一刻,从前来的怜爱目光,好像消失了。

    “滚出去。”

    烈月嘴角噙着笑,得意的扭过头,“听见没有,妖王陛下让她滚出去!不知名的半妖,有什么资格来我们妖界?圣者大人,月儿劝你还是不要招惹不明底细的人为妙。”

    妖王陛下额角跳了一下,再度冷漠的开口,“烈月,本王是让你,滚-出-去。”

    最后阴森的三个字,让烈月倏地转过头,全身僵直,“妖王陛下……我……我是……”

    “滚-出-去。”三个字再度炸开,却带着隐隐的戾气。

    烈月即便是再大的胆子,再任性。

    前提也是因为她得到妖王陛下的宠爱,否则,她什么都不是。

    眼下妖王陛下一发火,她心头恐慌,畏惧,半句话也不敢再说。

    赶紧逃一般,快速朝着大殿门口跑去。

    经过花貂旁边的时候,自然不免要恶狠狠地瞪上她一眼。

    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是她让她在靳东傲面前这么丢人!

    她暗自愤怒的想想,这个仇,结定了!

    大殿里,因为烈月的离开,再度陷入沉默。

    花貂局促不看的看着妖王陛下,“我……我……”

    扑通——

    她双脚一软,跪在地上了。

    靳东傲见此,也赶紧跪地,率先一步开口,“妖王陛下,她并无恶意。来妖界也是属下骗她进来的。”

    这句话一出,差点没把花貂给感动哭了。

    他这是在抗罪呢?

    虽然,虽然她本来就是被他骗进来的……可是现在听这话,咋就这么感动呢?

    妖王陛下冷眼睨着他,没有出声,深邃幽深的双眸,转移到花貂的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

    “啊?”花貂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连忙回答,“我……我叫花貂,不是花雕酒的雕,而是貂蝉的貂。”

    “花……”妖王陛下眼神微闪,有一瞬间的失神。

    花貂点了点头,“恩,我叫花貂……虽然我不是半妖,但是……我我没有坏心的……我只是突然迷失在荒山。还有,还有他……”转身揪住靳东傲的衣角,“他是看我可怜……对看我可怜没人要……就就把我领进来了……”

    靳东傲额角抽搐,一副朽木不可雕的眼神瞪着她。

    说那么多,那么诚实干嘛?

    真是笨死了!

    花貂也是非常懊恼,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把底都给揭了。

    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妖王陛下一问话,心底就有一道声音在驱使她,让她不自觉的就回答了。

    “家中还有何人?”妖王陛下垂着双眸,漫不经心的抚了抚微皱的衣摆。

    花貂眨了眨眼,摇了摇头,“没有了……我……我没有父母……是被捡回去的。”

    没有父母?捡回去的?

    一瞬间,寒流席卷整个大殿。

    妖王陛下面若冰寒,冷冷的看着花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