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56章 你又不是我爹!
    “你,过来。”

    花貂浑身一震,觉得自己死多过活了。

    “我,我真的没有恶意……”她嘴巴一咧,要哭了。

    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没事说这些话做什么?

    靳东傲面色未变,连忙抓住花貂的手腕,“妖王陛下,她……她真的……”

    他想要求饶,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的他喘不了气。

    扑通!

    他直接双膝着地,面色发白。

    好强大的妖力,果然,他差远了!

    一丝奇怪的情绪在他眼底掠过。

    “靳东傲——”花貂惊呼出声,连忙弯腰去拉她。

    飒飒——

    风声袭来。

    刺啦一声响。

    “嘶……”花貂捂着手背,扭头看向身后,弯着腰,畏惧的往后退了一步。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妖王陛下,此刻正低眉凝视着指腹上的血迹。

    鲜红的血渍渐渐地腐蚀他的肌肤。

    这样的情况应该很痛,毕竟驱魔人的血是妖魔的克星。

    奈何,妖王陛下不但没有半点不舒服的表情,眼底反而升起笑意。

    如果那张脸让他震惊,愕然和心痛。

    那么她的身世,则让他开心,兴奋和激动。

    二十年了,呵呵……

    “哈哈啥——”妖王陛下扬声大笑,震耳欲聋的响声传遍整个妖王宫。

    这样的动静,让妖王宫所有人都震惊了。

    多久了,妖王陛下多久没有笑了?

    更何况还是这般张扬的笑声。

    就连跪在地上的靳东傲也愣怔了,到底哪里出错了?

    终于,妖王陛下停止了笑声,转过身子看向花貂,“你说你不是半妖?那你是谁?”

    靳东傲暗道不好,妖王陛下已经知道花貂的身份了,为何还要这般问话?

    “妖王陛——唔——”靳东傲喉间一甜,连忙抿唇压制气息。

    妖王陛下单手负背,站立在旁边,完全无视靳东傲。

    目光紧紧地盯着花貂,只有那背在身后紧攥的手指才能发现他内心的紧张。

    花貂看着靳东傲痛苦难受又隐忍的样子,突然一股怒意就冲了心头。

    “你到底在干嘛?就算我不是半妖是人类,那你杀了我好了?他是你的属下,是你们妖界的人。跟我又没有关系,你为难他干什么啊?”

    花貂气得浑身发抖,吼完之后在浑身颤栗。

    大殿里,静默无声。

    靳东傲错愕的看着花貂,内心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

    毕竟这个女人有多怕死,有多不想死,他比谁都清楚……

    可是这一刻,她……她居然说……

    妖王陛下眉心蹙了一下,眼角余光瞥向靳东傲。

    “你受伤了?”

    他一开口,靳东傲身上的威压,倏地便消失了。

    靳东傲低着头,眼神极为惊讶。

    “靳东傲,你没事吧?”花貂连忙蹲下去扶他。

    妖王陛下的眼神沉了两分,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

    靳东傲后背一僵,连忙摇头。

    “不……我,我没事。”语毕赶紧起身。

    天知道,他浑身就好像散架了一样。

    妖王陛下的目光再度扫向花貂,语气还是那般冷淡,却又多出一丝说不出的情绪。

    “他说,他没事。”

    花貂闻声眼珠子转了转,怎么回事?搞什么鬼啊?

    她怎么觉得……这个妖王陛下在看她的脸色说话啊?

    老天爷,你又在玩我了是不是?

    思及此,她扭头瞪了妖王陛下一眼,“哼,幸好他没事,不然——”

    妖王陛下薄唇紧抿,停顿两秒,好奇的问道:“不然怎样?”

    “不然……不然我就恨你一辈子!”花貂咬牙说道,其实心底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她本来就是人类来妖界就不对,更何况跟他又不认识,恨个屁哟!

    然而,她不知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妖王陛下的脸彻底黑了。

    我恨你,我恨你——

    这三个字就好像魔咒一般禁锢着他,折磨着他。

    阴森的气息,陡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花貂打了一个冷颤,低声询问,“你们妖王陛下……是不是脑袋不正常啊?”

    她说话的时候牙齿都打颤了,可见她内心是害怕的。

    靳东傲看了她一眼,连忙转过头。

    心头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为什么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抨击他的心脏……

    “你别乱说话。”

    花貂撇了撇嘴,觉得再这样下去,没有被他杀了,也被他冻死了。

    于是扬声道:“妖王陛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虽然不是半妖——”

    “你闭嘴!”靳东傲生怕她说错话,赶紧身后拽她。

    花貂剜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虽然我不是半妖……但是,我是靳东傲的夫人啊!以后我要是生了孩子,那就是半妖。所以……所以说我是半妖的母亲,是妖怪的夫人。也算是妖界的人,对吧?”

    靳东傲嘴巴微张,竟然无法反驳。

    好像还真是那么个理……

    不,不对……

    重要的是她说她是……夫人……

    额……为什么他有点窃喜?

    窃喜……

    靳东傲瞪大双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等他安抚好自己的情绪,耳边传来一道坚定如铁锤凿下的声音。

    “不可以!”

    妖王陛下面若冰霜,冷冷的睨着靳东傲。

    他刚刚寻回女儿,还未父女相认,更没有父女间欢快的时光。

    怎能让靳东傲这小子把她抢了去?

    这绝对不可以!

    花貂莫名其妙的看着妖王陛下。

    “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

    两道双重奏。

    靳东傲面色尴尬,两耳发红。

    他甚至不知自己为何这般激动……

    妖王陛下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他们两个是两情相悦?

    “你们,还未成婚。”

    淡淡的一句话,表明了他们还是不夫妻。

    “我……我随意可以啊……”花貂咬着下唇,低着头,声音小的跟蚊子叫差不多。

    靳东傲眼角余光看向花貂,嘴角不自觉溢出笑意。

    “本王说不可以,就不可以。”

    妖王陛下冷冽的声音传出,再次打断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息。

    花貂心头郁闷,昂头看着妖王陛下,语气发冲,“为什么不可以?你又不是我爹,你凭什么管我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