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57章 我就是你爹
    也许是她感觉妖王陛下对她莫名亲和,就让她对他少了几分畏惧,多了几分放肆。

    说完之后,旁边的靳东傲直接石化了。

    谁知,跟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因为花貂话音落下之际,妖王陛下紧跟着便说了句,“从现在开始,本王就是你爹。”

    “啊?”花貂嘴巴微张,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她,她刚才肯定是幻听了……

    靳东傲两眼目瞪口呆的看着花貂,难不成妖王陛下喜欢她……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想要……

    突然他心头如同针扎,如果是和妖王陛下抢女人,他没有半点胜算。

    抢?

    意识到自己突然用这个字眼,他好像有点明白自己怎么了。

    明白之后,心思更加沉了。

    方才悸动和波澜全部在这一刻,被他压住了。

    “妖王陛下您是要收花貂做干女儿吗?”

    妖王陛下闻声,下巴微昂,冷冷的点头,“恩,本王想知道,靳圣者有何见解?”

    靳东傲心头一突,低着头眼神不停闪烁。

    他的地位,他的野心……

    如果为了一个女人来葬送了……会不会太……不值?

    他动摇了,或许说……从知道妖王陛下的“心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动摇了。

    “您是妖王陛下,想要收一个女儿,当然是名正言顺的。”

    他不知道,就是这一句话,就让他和花貂之间彻底画了句号。

    妖王陛下沉着脸,眼底升起藴怒。

    “恩,本王明白了。你回去吧。”

    靳东傲低着头,咬着下唇有点迟疑,“花貂她——”

    “不用你操心,她现在是我的大公主。”

    靳东傲心口一疼,看了花貂一眼,咬牙往大殿门外走去。

    “嗳?靳东傲——”花貂有点慌了,他怎么丢下她走了啊?“你等等我——”她迈脚就想要追上去。

    只是刚迈脚,手腕就被妖王陛下抓住了。

    “你,你想干嘛?”花貂防备的看着妖王陛下,心底快要抓狂了。

    妖王陛下轻叹了一口气,身上冷漠的气息也收了几分。

    “你叫花貂?”

    语气谈不上温柔,却绝对是在示好。

    这让花貂摸不着北,搞什么东东?

    他们很熟吗?

    “妖王陛下……我承认我来妖界是我不对。可是……我这不是找到解决办法了?只要我嫁给——”

    “绝对不可能。”妖王陛下冷冷的丢出五个字。

    “不是……为什么啊?”花貂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本王刚才说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王的女儿。”

    不是……

    这人有病吧?

    虽然长得挺出色,可是……可是怎么这么欠抽?

    花貂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你是妖王陛下,我是人类。我们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可能做你的女儿。”

    “本王说可以就可以。”他抬起花貂的手,抬起手掌轻轻掠过。

    一道光芒掠过之后,花貂受伤的伤口消失了。

    看见花貂的后背再次光洁无瑕,妖王陛下勾起了嘴角。

    “本王带你去你的行宫。”

    什么?什么鬼?

    “我的行宫?”花貂脑袋就跟浆糊一样,没有办法思考。

    这是什么情况?

    她,她她莫名其妙就成了妖界的公主?

    在她还是迷糊状态之际。

    整个妖界,上上下下早已得到通知。

    妖王陛下收了一位公主殿下,还是大公主的名号。

    要知道,妖王宫公主无数,从来没有一个公主能得到大公主的称号。

    就连最受宠的十八公主也不曾让妖王陛下垂爱。

    这到底是什么女子,居然能让妖王陛下如此赏识?

    某间酒家,众说纷纭,热闹非凡,无疑都是在讨论这件令人好奇的事情。

    “哈哈……我看这下十八公主要失宠了……”

    “噗……谁说不是呢?这是十八公主都没有得到大公主这个位置,没想到被人半路截了胡。”

    “哈哈哈……嗳?你们说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咦?那不是圣者大人吗?”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好奇看了过去。

    酒家的窗户边位置上,坐着一位男子,身穿黑色长袍,手里提着酒坛正在灌酒。

    他好像并没有听见他人的八卦,自顾自的借酒浇愁。

    慕若他们坐在外侧的第三个位置上,也顺着众人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就是靳东傲?”

    “没有什么特别的啊?”白夜挑着眉,手里攥着酒杯。

    慕若瞥了他一眼,伸手端起他手边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好酒!”

    “那是我的——”白夜委屈的说道。

    慕若直接把杯子丢了过去,“不能喝还装模作样。”

    “我,我这是引人耳目……”

    慕若翻了一个白眼,看向杀炼殇,“装也装的像一点,学着点。”

    白夜扭头看向杀炼殇,两眼直翻。

    只见杀炼殇胡茬边沾着酒渍,前襟衣衫湿了一片,面前还摆着一坛打开的酒。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喝了一坛,其实他只是将酒水故意从下巴浇下去而已!

    “我才不学他,邋遢!”他扭头顿了一下,继续道:“姐姐,你还是快点想办法,怎么接近靳东傲吧!”

    慕若揉了揉鼻尖,并没有动弹。

    “不用想,这进入妖王宫的必定是花貂无疑了,被封为大公主的……啧啧八九不离十,就是她。”

    说话间,目光再度落在靳东傲的身上。

    “罢了,我去调侃一下。”慕若嘴角噙着笑意,起身走去。

    可是白夜看见那笑,却无端端打了一个冷颤。

    “喂……你有没有觉得……姐姐的笑,有点阴森啊?”

    杀炼殇斜了他一眼,冷声回答:“是很阴森。”

    白夜闻声,立马竖起拇指,果然英雄所见略同!

    “一个人喝闷酒?不如本小爷陪你一起喝?”

    若是平常,靳东傲绝对不屑与不知名的小妖喝酒,可是今天没人敢接近他,也没人来接近他。

    他抬眸看了慕若一眼,“喝——”眯着眼睛拎起一坛酒,往碗中倒酒。

    慕若摇了摇头,收起手中的折扇搭在他的手背上,“本小爷自认有点酒量。”语毕,接过他手中的酒坛,竖起酒坛对着嘴便仰头喝了起来。

    靳东傲甩了甩头,直起身子,看向这个唇红齿白的少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